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医药分离是否为“根治”药价虚高的良方

2006/2/10/08:01 来源:经济参考报
  前不久的“哈尔滨550万元天价医药费”事件,使“医药分离根治药价虚高”的观点再次成为呼吁和追捧的热点。有关统计数据显示:一般医院总收入中,药品收入约占48%,医疗服务收入约占47%,财政拨款等约占5%。许多专家认为医药不分、以药养医是目前医院普遍存在多开药、开贵药和拿回扣等不良现象的根本原因,也直接导致药价的居高不下。

  实际上,重庆、贵州、上海和湖北等地部分医院都曾经或正在探索医药分离之路,然而其“坎坷”的命运却使得这条改革之路显得愈发扑朔迷离。

  以医养医,昙花一现还是势在必行

  2005年8月中旬,重庆合川市人民医院率先在重庆市进行医药分离试点改革,公开征召社会托管药房。合川市人民医院征召条件为:注册资本金最低5000万元、有良好声誉的大型国有医药企业及控股企业。按照试点计划,医院将委托评选通过的企业成立托管药房,全面负责医院药房和药品采购职能,并对外统一采购由医院开出计划的临床用药,预计托管过渡期为两年,如果顺利将彻底实行医药分离。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曾引起广泛关注的试点如今已经暂停,有关方面向记者表示试点“还不成熟”,而对其他内容也保持缄默不语。

  然而,就在那些先“吃螃蟹”的医院终成“昙花一现”的同时,其他不少医院仍在继续探索医药分离改革的道路。贵州省一家民营医院——神奇普济医院近日就决定尝试进行医药分离,将药房交给一家药品连锁销售企业。

  “我们认为医药分离势在必行,不如早一些进行探索积累经验。尽管药品利润是医院目前主要的经济收入来源,但也是患者与医院矛盾的焦点,而且药品的进货、销售以及各种检查程序也都十分烦琐,我们试行医药分离的目的就是为了要专注于对患者的诊断治疗以及提高医院的医疗水平。”神奇普济医院负责人杨孔舜说。

  根据协议,企业将根据商议的分成比例,把每个月患者凭处方购买药品的利润中的一部分付给医院,但患者是否在这家企业买药全凭自愿。杨孔舜介绍,经过测算,医药分离后“以医养医”只能基本保证盈亏平衡。

  “我们是做好了企业破产的心理准备的。但因为我们的医生都是贵州省三甲医院退休的主任或副主任医师,有退休工资,所以对此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杨孔舜说。

  试点改革,破蛹成蝶还是难逃宿命

  然而,像贵州神奇普济这样条件特殊的医院毕竟是少数,而重庆合川市人民医院的状况却是诸多试水医药分离医院的缩影。

  上海海江医院早在2003年就引进平价药店,关闭医院药房专事诊疗。最初,医院与药店效益都很明显,合作双方对发展前景都感到非常乐观。但一年后,双方却因对药品销售提成无法达成共识而宣告合作结束。对于海江医院提出的20%的药品销售提成比例,药店认为太高不合理;医院也有苦衷,指出如果完全将药品利润从医院剥离,那医院将无法生存下去,因此医药分离应该只是药品流通和医院的分离。

  因难以为继,湖北省妇幼保健医院涂家岭门诊部在进行医药分离一个多月后恢复原来医药一家的旧体制;江西鹰潭一家医院准备推行医药分离的消息传出后,遭到其他医院和医药公司的强烈反对;早就准备进行医药分离的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医院至今没有实质性突破……

  一方面,有胆有识的医院纷纷试水;另一方面,进行试点的医院却难以善始善终。尽管模式方法不尽相同,江苏、北京、上海和武汉等地尝试过或者正在探索进行医药分离的医院似乎都难以逃脱其“夭折”的宿命,更多的大医院则继续保持着观望的态度。在卫生部确定的全国8个省(市、区)的医药分家试点中,目前也尚未出现成功的案例和模式。

  有关专家指出,目前进行医药分离试点的医院绝大多数是规模较小的民营医院,而占我国医药销售市场80%份额的公立医院却多数“按兵不动”,因此目前的改革即使能够继续,对于解决药价虚高也无异于杯水车薪。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