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人大代表:官员腐败是药价虚高源头

2006/3/8/10:41 来源:搜狐
  访谈动机

  截至目前,药价已经17次降价,但老百姓并未感到实惠。为什么药品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药价虚高的源头在哪里?现在推行的药品招标制度,能否从根本上解决或缓解这一现状?昨日,记者带着以上问题,采访了7家全国知名医院的负责人,他们对医药分家、药品招标、社区医疗等医疗改革中的热点问题发表看法,并为降低药价出谋划策。

  许爱娥:官员腐败是药价虚高总源头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

  记者:现在普遍反映看病难看病贵,您怎么看?

  许爱娥:卫生部公布看病贵有6大原因,我认为药价虚高是突出问题,而药价虚高总源头是官员腐败。比如,按照正常程序,一、二类新药审批总费用是4.8万元,批文评审通过至少需要5年。但目前,一些新药批文的速度从一个星期到几个月不等,批文价格低则数百万元,高则上千万元。我认为,药品主管部门少数官员腐败正是药品价格虚高的总源头。

  记者:药品流通环节是不是也会对药价造成影响?

  许爱娥:是的。目前,药品流通要经过很多环节,层层加码,最后都会加到病人身上。一种药品从生产到拿到老百姓手里,价格可能会几十倍、甚至几百倍地翻。

  记者:国家已多次对药品实行降价,收效如何?

  许爱娥:截至目前,药价已经17次降价,但老百姓并未感到实惠。为什么?因为一旦限定价格,厂家就对该药停产,然后老药翻新,做成新药。因此,当务之急就是建立产品鉴定体系,制止老药翻新行为;同时严禁行政干预和审批过程中的腐败行为。

  记者:如何达到预定目标呢?

  许爱娥:我觉得政府可以建立药品集中配送中心,药品从工厂出来后,直接进入配送中心,然后再进入医院,这样不但更透明,也减少了很多环节。

  记者:这样能解决医生拿回扣问题吗?

  许爱娥:能解决。因为药品一旦挤掉水分,合理定价,就没有多少送回扣的空间了,因为没人愿意亏本。 

  肖红

  社区医院短时间难成品牌

  全国政协委员、武汉市药监局副局长

  记者:为什么社区医院难以吸引患者就诊?

  肖红:社区医院资源有限,受医生数量和素质局限,短时间内难以形成品牌效应

  记者:您曾做过武汉市第三医院原副院长,您觉得对医生的监督力度够吗?

  肖红:关于医疗费用问题,医院作为医疗的终端环节,成了矛盾的最后集中点。

  对医生的监管肯定是要加强的,括医德、素质等,患者也是医生的监督力量。

  记者:但患者的监督往往存在信息不对称问题。

  肖红:现在从主管部门到医院领导再到普通医生,层层监管已经很严了。现在有一套厚厚的“医院管理评价体制”,可查病历,查诊断是否准确,用药是否合理等。

  记者:一些医院给科室下达经济指标,您怎么看?

  肖红:医院给科室分经济指标是绝对不允许的,尤其是公立医院,毕竟不是完全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一些医院确实存在这个问题,我们只能保证自己不做,对其他医院就不好多说了。

  栾文民

  大医院淘汰设备可配给社区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医院原副院长

  记者:您认为发展社区卫生发展的关键是什么?

  栾文民:关键是社区医院不能再用目前的大医院这样的运行体制,不能政府只是投钱建,实际运行中却让社区医院自负盈亏。这样社区医疗无法发展,更难履行政府要做的公共卫生职能。

  记者:这可能是一笔巨大的投入,如果政府投入短期内无法到位怎么办?

  栾文民:也有节约投入的办法。我想,能不能把二、三级医院使用过,但因为技术更新而淘汰的医疗设备,配置到社区医院去。当然,这些设备必须能保证正常的检查、治疗。

  陈仲强

  医生信誉可在网上公布

  全国政协委员、北医三院院长

  记者:卫生部要求大医院要设立助困病房,您怎么看?

[1] [2] [3]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