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哌舒专利争议三年 8000万转让竟判无效

2006/4/14/08:56 来源:人民网 作者:李宗品
  “哌舒”药专利纠纷始末 

  争议三年,8000万元高价转让后传出“无效决定”


哌舒专利争议三年8000万元转让后传出无效决定

                                 资料图片


  目前已有威尔曼等多家药企获得哌舒国家药监局生产批号,而其相关专利信息依然停留在国家专利局网站上。

  这两年,国内外药企间的专利战一直未断,而历时3年多的抗生素复合剂“哌舒”专利之战,更像一场情节波澜起伏的戏剧。今年3月19日,广州威尔曼药业将其“官司缠身”的哌舒专利,以8000万元的价格部分许可给上药集团旗下的上海新先锋药业,被称为国内药品市场最大专利交易。

  而正当威尔曼想着把哌舒(4:1)专利以同样方式许可给第二家药企时,有消息传出,专利复审委对哌舒药品专利做出了全部无效的决定。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虽然2002年提起无效请求的双鹤药业收到决定时间为今年3月10日,但该决定发出的时间为2003年8月27日。但截止到发稿时,关于该“无效决定”发出的准确时间,记者未能得到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核实。

  威尔曼:无效决定若被压三年荒谬

  4月11日,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搜索“哌舒”专利号,结果显示仍为“专利有效”。“到目前为止,我们仍没有收到专利复审委的无效决定原件。”广州威尔曼制药公司董事长孙明杰称,不过从别人发来的传真件上,他看到决定发出日期是“2003年8月27日”。“如果是2006年作出的决定,我们认为是依法行政。”孙说,但若是2003年8月作出的“无效决定”,他觉得其中“必定有鬼”。孙表示,今年1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向威尔曼出具了专利有效证明,新先锋方面还特意去专利局咨询了专利情况,今年2月10日,威尔曼就哌舒专利许可一事在专利局做了备案。

  “无效决定发出日期是2003年8月27日,将近3年后才送达当事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曾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工作多年的徐国文律师认为,即使是因为权属纠纷等原因中止无效审理,无效决定也应该是今年重新做出,而不会是标注3年前的决定日期,这样的低级错误相信专利复审委不会犯。“专利复审委的无效决定目前并未生效,起诉有效期为3个月,最终专利是否有效须等法院裁决。”孙明杰称,一旦接到专利复审委发来专利无效宣告函,威尔曼就会立即向北京市一中院提起诉讼,要求专利复审委撤回这个决定。

  白云山:威尔曼恶意拖延专利审理

  对于无效决定迟发三年之事,与威尔曼专利缠斗多年的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有完全不同看法。白云山科技有关负责人对外表示,早在2002年12月3日,北京双鹤药业曾向专利复审委提出威尔曼哌舒专利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于2003年8月11日进行了口头审理,2003年8月27日即作出专利权全部无效的决定。据了解,2003年8月27日当天,广州威尔曼和湘北威尔曼两家公司因存在专利权属纠纷,向常德市知识产权局请求调解,并于2003年9月1日向专利复审委提出中止审理的请求,要求复审委中止无效程序并得到同意,期限至2004年8月31日。而2004年8月13日,广州威尔曼又以同样的理由提出延长中止期限请求。由此,已经作出的无效决定因权属纠纷而被封存达近3年。

  日前,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白云山制药总厂厂长陈矛曾对外表示,广州威尔曼与湘北威尔曼法人代表都是“孙明杰”,哌舒专利根本不存在任何权属纠纷,这是专利权人利用虚假权属纠纷,长时间恶意中止专利权无效程序、钻法律漏洞的行为。2005年5月18日,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专利不侵权”诉讼。今年3月16日,此案正式开庭审理,至今没有结果。

  上海新先锋:倒戈后面临新尴尬

  目前,处于最尴尬境地的当属刚刚“倒戈”的上海新先锋药业。这家企业去年还与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站在一起,成为向威尔曼药品专利“发难”的11家药企联盟成员之一。可新先锋才跳出11家药企阵营,与威尔曼签下8000万元专利许可协议不到半月,即传来专利复审委对该专利的无效宣告。虽然该专利最终是否有效,只取决于司法机关的终审裁定,但新先锋要经历漫长等待在所难免。

  按照协议,这8000万元专利费上药集团将分10年、每年800万元分期交付威尔曼。之后,上药集团将单独享有“哌舒(4:1)”的生产权,将使用上药集团自己的品牌销售,而威尔曼则只能生产和销售“哌舒(2:1)”。“由于威尔曼方面没有告知,我们很晚才从相关企业那里知道了专利复审委的无效决定。”上药集团抗生素事业部总裁助理叶葳涛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来看,这个药品专利仍然是有效的,威尔曼方面已答应与国家知识产权局沟通,尽快给新先锋一个明确答复,一旦确定哌舒专利无效,双方将协商解决此事。

  专利战背后:诱人的百亿元市场蛋糕

  众所周知,每一个产品专利纠纷的背后,都只有一个主题:市场利益。有分析称,按目前定价和产销量计算,抗生素复合剂哌舒每年有10亿元市场,从现在起到2016年到期之日就至少有100亿元市场容量。为争食这每年10亿元的市场,10多家药企耗了3年多时间。

  2000年9月2日,威尔曼获得抗生素复合制剂哌舒的“发明专利”授权(专利号ZL97108942.6)。2003年6月,以缺乏新颖性和创造性为由,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山东瑞阳制药有限公司、上药集团上海新先锋药业有限公司等11家药企结成同盟,其中一些企业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对该专利宣告无效的请求”。因无效宣告程序漫长,部分企业开始拿起另一套武器向法院提起“专利不侵权”诉讼。目前,白云山科技、北京双鹤、哈药集团、海南康力园药业、上海新先锋药业等国内6家企业,先后拿到了哌舒药品生产批件,并有几家已上市销售。威尔曼向SFDA提出了行政复议,要求撤销其中一些未经授权的生产批准文号。2003年年底,威尔曼与双鹤药业签订了授权生产协议。日前,双鹤药业有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双鹤药业已拿到了哌舒同成分药品“一君”的生产批件,并有少量生产。

  既然已经手握哌舒独家“发明专利”,威尔曼为何还策划组建“3个联合体”来共享专利权益?这多少有些令人费解。对此,孙明杰解释,“以前大家都不太重视专利问题,各家都投入上千万元的研发资金,显然都不肯轻易退让,纠纷就会没完没了,不如大家建立一个利益共同体把市场做大”。孙明杰称,现在威尔曼注册生产两个规格哌舒产品,每年产量约100万支,销售额为3000万元-4000万元。

  同期声

  缘何药品专利官司频发?

  “其实,药企报批新药提交专利不侵权声明并非新鲜事,一直以来就有这个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曹津燕告诉记者,药品专利出现纠纷的原因,首先是当事人对专利法规不了解,其次是专利问题相关的利益冲突不可避免。曹津燕表示,这和两部委之间的沟通没有什么关系,两个部委各自都是依法行政,SFDA依照的是《药品管理法》,国家知识产权局执行的是《专利法》。“SFDA审批药品关注的是药品是否安全、有效,既无义务也无权利去审查专利情况,只须药企出具不侵权声明即可。”曹津燕如是说。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