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青蒿收割机遇和风险并存 资源纷争再起(图)

2006/8/7/09:42 来源:中国医药报

    【慧聪制药工业网】“今年酉阳的蒿草种植面积大,青蒿素含量高,大面积收割还没有开始。”7月28日,重庆市华阳自然资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罗荣昌兴奋地对记者说。

2009青蒿收割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重庆,作为我国青蒿资源最好的区域之一,蒿草的长势、青蒿素的含量,对整个青蒿市场有着风向标的作用,继去年该地区出现蒿草早收,青蒿素含量下降,收购混乱的局面后,今年的蒿草收购分外引人注目。随着青蒿类药物走俏国际抗疟市场,处于产业链条最低端的蒿草市场也无法平静。

    去年,需求激增,给没有准备的中国青蒿种植业来了个措手不及

    在2004年之前,奎宁系列药物曾是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的全球治疗疟疾的首选药物,其衍生物氯喹是应用最广泛的抗疟药。但在长期的使用中,疟原虫对于奎宁类药物的耐药性逐渐增强,导致氯喹的治疗效果减弱,青蒿类药物开始走向抗疟一线。2004年5月,WHO正式推荐使用以青蒿类药物为基础的联合用药(简称ACT),艾滋病、抗击结核和疟疾全球基金正式同意可以使用该基金采购ACT药物。当年,WHO以提供预测的方式要求诺华提供600万人份的复方蒿甲醚。2005年,WHO给诺华的生产预测达到了3300万人份。

    正是WHO对青蒿类药物需求的激增,给没有准备的中国青蒿种植业和蒿草收购来了一个措手不及。

    “去年的蒿草争夺导致提前收割,青蒿素含量下降,甚至有在蒿草中掺假行为,有些蒿草因含量低于千分之三而失去了利用价值。”一位业内人士说。

    据重庆当地媒体报道,去年从6月开始,外地药企就纷纷进驻重庆各县,除了野生青蒿被提前收割,还有很多人工种植的蒿草被偷盗。在丰都县社坛镇的青蒿种植基地,一块标牌上醒目地写着:“严禁偷盗行为,违者罚款3000~5000元,并移送公安机关。”落款是丰都县人民政府。

    尽管地方政府为抑制过热的青蒿收购市场纷纷制定了相应措施,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下,蒿草收购仍高烧不退,不少企业也为不理智的收购行为付出了代价。

    去年初,重庆通和制药厂与诺华曾经签订了一份采购20吨青蒿素、价值1000万美元的合同。随后,通和制药在丰都投资1500万元建成了一条青蒿素提取生产线。然而,该生产线从投产之初就面临原料不够吃的窘境。为了规避原料抢购风险,通和制药不得不在青蒿基地提前收割,但因青蒿素含量大大降低,导致公司直接损失近千万元。

    青蒿类药物生产企业的竞争直接反映到蒿草市场上,正面的交锋在青蒿主产地重庆地区展开,各企业纷纷加入抢购大军,蒿草价格一路飙升,青蒿类药物生产大户诺华公司原料压力大增,曾于去年7月上旬紧急召开协调会,试图缓解青嵩提前收割、价格上扬的局面。随后业内传出国内企业与诺华在青蒿原料上博弈的消息。

    据了解,诺华为了实现青嵩类药物产量的增长,从去年开始,不仅分别扩大了其在中国北京和美国纽约Suffern的生产工厂的投资,还扩大了原材料和有效成分的供货合同。据知情人透露,诺华公司在北京昌平的生产工厂一直承受着原料供应不足的巨大压力。

    对于去年蒿草收购的异常情况,诺华有关人士认为,一方面由于国内企业放大了青蒿类药物的市场预期,认为有利可图,导致一哄而上;另一方面,面对WHO的大单,中国青蒿种植业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收购企业和农户之间的合作模式不成熟。而国内企业则认为,诺华方面给中国企业提供的信息模糊,令企业左右为难,导致了不理智收购行为。

    今年,吸取教训,规范青蒿种植采收行为

    “今年,相关企业都吸取了去年的教训,在与农户签订的合同中,严格规定了蒿草的收割时间。大范围收割将从8月份开始。从目前来看,采购价格比较稳定,含量在千分之五以上的蒿草价格一般在每公斤5~6元之间,含量每上升一个点,价格就上升0.5~1元。”罗荣昌说。

    事实上,各青蒿产区经过去年的采购风波,地方政府已经开始规范青蒿种植采收行为。例如,重庆垫江地区出台了四项措施推动青蒿生产:引导农民采取“公司+农户”的模式,实施青蒿订单种植,降低青蒿种植的市场风险;指导农民加强青蒿生产技术的管理,技术人员对青蒿种植技术、采收时间进行详细讲解;向农民宣传青蒿适时采收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并广泛动员农民将青蒿收割时间定在8月上旬,以保证青蒿素含量;驻村干部和村、支两委干部在交通要道设点,严禁商贩提前收购。

    “今年企业收购青蒿非常理智,绝大多数企业把有效成分含量检测作为保证青蒿收购质量的重要方法。同时规定,将按青蒿素含量的高低来定收购价格,含量越高,价格也越高。这将有效保证收购产品的质量。如果有效含量低于千分之四,厂家将不予收购。”酉阳富民青蒿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美胜说。

    据王美胜介绍,除了严把质量关外,今年的青蒿市场还呈现几个特点:一是原料需求继续增长。据有关部门统计,全国青蒿素提取物厂已经达到七八十家,除了新建厂外,不少企业还扩大了生产规模,预计今年的原料需求将比去年增加30%以上。二是今年收购的青蒿大部分为家种。去年企业收购的蒿草大部分为野生,因野生青蒿被采割时大多处于绿叶期,根本没有留下种子,导致今年野生青蒿大大减少。三是企业理性收购会拉开收购价格,市场走向规范成熟。四是今年青蒿种植收购呈现多元化格局。主要生产企业都建立了自己的生产基地,同时还采取租地种植、与农户签订收购协议等方式。在收购环节,厂家坐收和代理收购、市场收购与基地收购、集中收购与零散收购等形式并存。

    机遇和风险并存,资源争夺仍在继续

    与去年相比,今年的青蒿市场明显平静了。7月下旬,收购大户华立、三奇和通和(二者为诺华的供应商)、复星南药(主要收购区域为广西、湖南、四川、贵州)都还没有动作。因此,在各大药品市场的网站上,蒿农担忧的情绪开始弥漫,蒿草销售信息比比皆是,不少帖子感叹今年青蒿生意难做。

    对此,王美胜表示,蒿农不必担心收购的问题。“从我了解的情况来看,各地种植面积的统计数据存在虚高情况。比如,重庆地区青蒿种植的统计面积是80万亩,实际种植面积只有这50%左右,其他地方也大致如此。另外,今年重庆、四川、贵州等地严重干旱,青蒿亩产量都不高,所以,真正含量高的蒿草仍然是抢手货。”

    酉阳县龙潭镇梅树村农业开发基地的喻先生正在为寻找青蒿购买厂家而奔波。“年初,我们就跟华立按照农庄的模式签订了青蒿收购合约,按照亩产110公斤计算,每亩的收购总价是550元。当时我们考虑,种植管理好的青蒿亩产能够达到150公斤左右,可以赚取超产部分的利润,因此就签订了合同。可是现在看来,履行合同蒿农就要亏本。”喻先生算了一笔成本账:种植青蒿每亩租地费是300元,育苗、管理等成本共计120元左右。今年酉阳蒿草中青蒿素的含量普遍在千分之七以上,现在的市场价是含量千分之六的每公斤6元钱,最高为7.5元。这样比较下来,蒿农做的是亏本买卖。不仅如此,该企业还没有兑现最初约定的含量每提高一个点,每公斤价格上涨1元的承诺,而且对于超产部分的收购价每公斤只有3元钱。“与企业签订合约的酉阳种植基地都不准备履行合约,交违约金也不能干,我们准备自己找企业收购。”喻先生说。

    据了解,酉阳目前人工种植青蒿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华立在该区域掌控了大部分资源,优质种子也控制在华立手中。诺华则是通过酉阳富民青蒿科技有限公司掌握优良种子,在酉阳投入种源,通过三奇、通和等提取物企业收购蒿草,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原料采购链条。

    喻先生透露,各青蒿类制药企业都是通过重庆市华阳自然资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来实现蒿草采购的,华阳是当地最大的蒿草收购公司,库存吞吐量达到7000吨,整个酉阳的青蒿全部入库才能吃得饱。

    据复星医药公关部经理周依亭介绍,青蒿种植业的发展归功于退耕还草政策,大多由当地政府组织农民种植。因此,青蒿收购首先要与地方政府协商。

    “华立在收购合约中曾明确规定,种植基地的青蒿不准外流。但是,由于农民反应强烈,目前酉阳政府已经网开一面,规定外地的青蒿不准流入酉阳,以保护酉阳品牌,酉阳的青蒿可以外流,由基地自己联系企业。”喻先生强调,贯彻三农政策,保护农民利益是当地政府的基调。他表示,蒿农没有过高的奢望,只盼望相关企业能按照市场的实际价格来收购。“现在有的企业千分之六含量的青蒿最高出价已经达到了每公斤7.5元,但是采购量不大。”

    三奇制药董事长陈奇也显得很无奈,去年至今,诺华与三奇约定的青蒿素价格是每公斤5300元。“今年蒿草收购后,青蒿素价格可能还会跌,由于去年蒿草含量低,三奇的青蒿素一直在亏本经营,今年则是机遇和风险并存。”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