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华源问题药品事件凸现克林霉素监管缺失

2006/8/8/09:0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谢丁

    由于呼吸循环衰竭、多脏器损伤,哈尔滨6岁的小女孩刘思辰在对寒冷的恐惧中,死在了抢救台上。在死亡证明书上,医院的诊断是“输液反应”。在输液的前一天,刘思辰刚刚高兴地办完小学一年级入学手续。 

  她死于一瓶100毫升的注射液——进入她身体的仅仅只有半瓶。这瓶致命的液体,在安徽华源药厂生产,一路畅通无阻来到哈尔滨,然后发往黑龙江各个县市的诊所、药店。只要10块钱甚至更低价钱,它就属于你。 

  它随身携带的只有一张证明,由厂商质检科开出的“合格”质检单。凭借这张单据,它成功越过了安徽省、黑龙江省的药监局,安全抵达病人手中。同时抵达的,还有死亡。 

  8月3日,刘思辰死后第七天,国家药监局宣,这种液体——欣弗——引起了严重的不良事件。6日公布的最新报告数为81例,涉及10个省份,其中三例死亡。而8月1日过世的咸阳市秦都区63岁的孙雪英,成为了最新披露的案例——她因感冒身体不适,在社区服务点静脉点滴注射欣弗后出现不良反应死亡。 

  分布在全国各地9个批号的药品,与流入市场时一样,在匆忙中被遣返回安徽。但死亡留了下来。郭萍想要的说法至今仍未出现——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督中心(SFDA)强调,目前死亡病例的死亡原因与药品之间的关联性尚未确定,关联性评价工作正在进行中。 

  “女儿死了,赔偿也无济于事。如果连说法都不给一个,我们也许会考虑起诉。”但这一切,刘思辰已不能知晓。 

  女孩刘思辰的噩运 

  7月23日,刘勇带着女儿去办理哈师大附小的入学手续。天很冷,但他心情不错,女儿因多才多艺被师大附小录取,两口子都已下岗,女儿是他们生活的希望。 

  但第二天一早,刘思辰就精神不振,有些发烧。刘勇说,肯定是昨天出门受冷感冒了,随后他喂了女儿一些退烧药。中午,烧并没退。刘勇急了,像往常一样,他想到了姜玉兰,一个已经退休的老医生。在刘勇眼中,她值得信任。姜玉兰拥有11年护士、22年医生的经验,是他们单位卫生所的前任所长。 

  女儿每次生病,几乎都由姜玉兰治疗。今年上半年一次严重的感冒,姜玉兰连续给刘思辰打了五天的点滴,注射液就是欣弗。几年前一次皮试过敏后,刘思辰再也没使用过青霉素。在王岗镇,人们选择克林霉素替而代之。医生们说,这种药不用做皮试,疗效也非常好。 

  因此,这一次姜玉兰让刘勇去药店买同样的药。这天,刘勇从王岗大药房带了3瓶欣弗注射液回家。刘勇并不知道,欣弗是处方药。没有医生的正规处方,药店不能出售。但当地人最信赖的王岗大药房还是轻易的将药给了他。 

  下午1点,姜玉兰来到刘勇家中。在十天后拟写的证词上,她说,“进屋之后,我先检查了药品,常规消毒。”第一滴欣弗,随着针管进入了刘思辰的体内。前半个小时,一切都很平静。当注射液剩下一半时,刘思辰突然开始打寒战,嘴唇也已发紫。姜玉兰眼看不对劲了,赶紧拔下针管说,“快!去医院!” 

  离家最近的农垦总医院,就在小区隔壁。在妈妈郭萍的怀里,刘思辰重复着,“妈妈,我冷。”下午3点45分,刘思辰躺在了农垦总医院的急诊台上。医生的诊断是,“输液反应,惊厥”。当医生进行施救时,郭萍听见女儿模糊地叫道,“医生,慢点扎,我疼。”这是郭萍最后一次听到女儿的声音。随后,刘思辰昏迷过去,之后再也没醒过来。 

  医生建议立即转至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二院。急救车将刘思辰直接送到了哈医大二院的儿科,主治医生是任志民。专家们频频会诊得出的结论,依然是“输液反应,药物过敏”。 

[1] [2] [3]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