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大型制药公司偏爱给药系统而扼杀剂型创新?

2006/8/10/09:24 来源: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信息中心 作者:陈扬

    大型制药公司是否更喜欢低风险的给药系统而对新剂型持冷漠态度呢,或者他们是足智多谋的发明家而愿意把新技术推向市场呢?对此,在维也纳召开的控释药物协会年会上,持相反观点的两大制药界巨头展开一场论辩。 

    在维也纳奥地利中心高朋满座的大厅中,Bionet的常务董事William Dawson发言论认为大型制药公司正扼杀剂型创新,而葛兰素史克(GSK)的药物开发副总监Patrick Crowley为自己的公司做出辩护。 

    Dawson激动地声讨制药公司开发的新分子实体(NMEs)正在减少,而全球销售和R&D开销却增多。Dawson说:“大公司每年都赚到更多的钱,但这并未转化成更多的NMEs,去年只开发了28个NMEs。在新剂型和新给药系统的开发上也是一样,因此很明显,大制药公司在药物开发上一定存在某些误区。”Dawson认为误区就在于企业对待R&D的态度:大型制药公司已经失去了鼓励创新的环境而致力于将更多的药品推向市场。“但这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因为在10到15年时间里所开发的10000个NMEs中,只有1个能投入市场。” Dawson强调:“在过去的20年间,制药公司的新发现在减少,而同伴们的新发现在增多。”他说:“目前,高校和生物公司中涌现出许多新药,对于这一来源我没有质疑,但很明显,更多的制药公司却没有制出更多的药物。”Dawson还谴责了决策层排挤科学家的做法,认为他们只看到了短期经济利益而不是长期的科学发展。 

    “另外,对创新的重视已经从个人和小团体的努力转化成一股‘大潮’,在没有弄明白一个药品能成功的所有因素之前,这股大潮就推动促进了许多药物的产生。”因此,在药物开发的早期阶段,人们在毒理学、制剂和加工工艺上所做的工作太少,导致了后来的诸多失败。 

    但Dawson承认:“这个队伍现在变得过于庞大,虽然正如Patrick指出的那样,像GSK这样的企业也正努力构建智囊团来加强交流,但他们之间的交流仍很欠缺。” 
 
   “重要的不是科学家的背景,无论他们是化学家、生物学家还是药理学家,也不是他们所工作的国家,重要的是他们每个人都能够思考,但是目前公司里的环境并不鼓励他们这样做。” 

    注定要为制药公司作一番辩护,Crowley优雅自信地走上讲台。他首先描述了著名奥地利作曲家海顿的早年生涯,在出名之前,他在维也纳是个穷困潦倒的自由作曲者,甚至经常在公园的长椅上过夜。Crowley说:“就是在那样困难的时候,海顿也还是花时间来研究音乐和创作交响乐,正是这些努力使他从贫穷走向富有。”“贫穷不是一个好东西,但正是贫穷才激发的创新。事实上,往往是那些渴望壮大的学院和小公司产生了伟大的发现。” 

    “另一方面,大公司实力雄厚,他们创新的唯一压力来源于股票。这一压力并不小,事实上它大到使得管理层不得不快速决定,公司不得不变得缺少进取心。”Crowsley说:“可能你接到一个电话问你是否有时间看看他们的新蛋白给药系统时,你已经在手头有好几个其他的项目。”“因此对仅处于构想阶段的发现做出回应就变得越来越难。”“缺乏透明度也把事情变得更糟,制药公司的创新都进行严格保密,只有当公司之间有意愿合作时才拿出来分享。”因此,大型制药公司不是新技术的承办者,或许在限制创新上还要付一定责任,因为其往往利用专利将技术与产品进行捆绑,这对创新并无益处。 

    但是Crowley认为,尽管存在明显的缺点,但大型制药公司仍是新剂型开发的主要源头。“虽然我走出了死亡的阴影,我将不再害怕邪恶”Crowley呼吁到,只需计算一下,当他们努力使自己的创新走向最终成功时,又有多少学校和小公司能感觉到这其中的艰辛呢。他建议说:“将自己的创新卖给大公司并不容易,但是只要你认为它有价值就要坚守信念。” 

    作为一个自主研发给药系统的公司,Crowley拿GSK的重磅炸弹抗哮喘药Seretide举例子,Seretide的制剂是Serevent——一个长效β2受体激动剂,其与Flutide——一个皮质类固醇吸入剂联合使用形成干粉吸入剂,使得患者能够同时接受两种药物的治疗。阿斯利康在市场上也有类似的产品,同时SkyePharma、Kos Pharmaceuticals、先灵葆雅和诺华也都致力于开发这种产品。  

    另外,他也举了几个小公司的创新更繁荣一些的药物释放的例子。括Nektar和辉瑞的吸入型胰岛素Exubera,这是一个创新剂型,增加了有效药物Captisol的溶解性。还有制药公司与临机构合作开发的抗高血压药verapamil的几种新剂型。 

    Crowley认为许多发明家不得不经历艰难时期,例如海顿,但是如果他们的思想具有真正的价值,他们就能成功。 

    结论:通过举手表决,大多数代表认为大公司在扼杀创新方面并无过错。 

    欢迎免费注册成为慧聪网友,参与热点讨论!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