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中医药受困现代化陷阱

2007/7/24/08:51 来源:南风窗 作者:阳敏

  《南风窗》专访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司司长骆诗文

  《南风窗》(以下简称《南》):为解放后我国中医药事业立下汗马功劳的吕炳奎老先生2002年曾经给温家宝总理写信,推荐您担任当时有可能成立的“中医药部”第一任部长。您了解这件事的前后经过吗?为什么“中医药部”后来没有成立呢?

  骆诗文(以下简称骆):据说,朱基任总理时,就提出来了,当时想成立一个专门管中药的部门,后来这个职工作设想因为种种原因被搁置了,就交到温家宝总理手中。温总理当时请吕炳奎老先生提名,老先生就推荐了我。这还是以后别人告诉我的。

  至于为什么这个“中医药部”没有成立,不太好讲。我想,有关部门领导意见不一致、有些部门抵制可能是主要原因。

  《南》:难道现在的中医药管理局不管中药吗?医、药分家对于中医药的发展会带来危害吗?

  骆:中医和中药当然应该分开。中医药管理局当初成立的时候,是中医和中药合在一起的,但实践证明,对中医和中药的管理不分家,对于中药发展十分不利。中药包括中药材的种植、流通和管理等一整套流程,不仅仅是按照老中医的方子制造中成药。后来,中医药管理局只管中医,不管中药,这是当年朱基总理坚持下来的。但现在的状况很混乱,中药这一块基本没人管。

  所以,今年年初国务院成立“中医药工作部际协调小组”(简称“工作小组”)的时候,我们中医药界的人对它都抱有很大期望。这个“工作小组”的级别很高,吴仪副总理任组长,原卫生部部长高强、国务院副秘书长徐绍史、卫生部副部长兼中医药局局长王国强任副组长,小组成员涉及18个部委 ……不过,很遗憾,这个“工作小组”下面没有设置具体的办事机构,所以目前作用有限。 

  中央对于挽救中医药的决心很大,但最近的情况不容乐观。有些人以“工作小组”的名义,到不同地方召开会议。比如说,在广州召开了会议,说是要投资200亿把广东省建成全国的中药强省。广州是中药销售大市,但该省的中药材并不多产,怎么搞中药大省?这样做的话,会违背中药发展的客观规律。类似的会议,湖南省也开了,说是要投资100亿,把湖南建成中药大省,发展3个中药材市场——实际上,湖南原来的两个中药材市场目前都奄奄一息了。

  《南》:中医药的管理,似乎涉及卫生部、药监局和中医药管理局3家,它们之间是如何分工协调的呢?

  骆:这3个部门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中医药管理局是卫生部的内管局,它的局长是由卫生部的副部长兼任的,连带它里面的处级干部都是由卫生部任命。像我开头讲的,连中医药方面的国际交流,都由卫生部出面。药监局看起来很独立,其实它里面很多人马都是由卫生部搬过来的,原药监局局长郑筱萸案发以后,药监局又从卫生部调过来一批官员——现在仅办公室就有8个主任和副主任。

  换句话讲,虽然药监局和卫生部从行政架构上讲没有附属关系,实际上,两个部门在人事关系上的纠缠是很深的。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无论药监局,还是中医药管理局出了问题,从根本上讲,都与卫生部有关系。

  中药领域乱象频仍

  《南》:您刚才提到中药材市场,现在市场这方面面临哪些问题?

  骆: 去年下半年,我曾经随有关部门走访了6个中药材专业市场,发现有的市场经营惨淡,并且鱼龙混杂——这与国家药监部门大力推行公司化改组有很大关系。一些地方官员说,过去中药材市场是政府牵头,由药监、工商、卫生和公安等部门共同管理,部门之间也有分工,现在只有药监局一家管,政府也不会拿钱去建市场。公司化管理,老板只想着赚钱,有钱就允许你进市场经营中药材。

  比如,江西樟树市场,有2/3的门店关门,1/3的门店不再缴纳租金。

  《南》:您近年来、包括退休后,不断深入各地调查、暗访,了解到许多表面现象之下的问题。在您看来,目前中药价格暴涨的根本原因在哪?

[1] [2] [3]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