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华润基本放弃增持想法 上药重组生变局

2007/10/24/14:07 来源:医药经济报 作者:王海洋
    三九债务重组顺利收官后,华润方对于增持上药集团的想法亦在悄然发生变化。

  日前,有消息称,华润方与上海国资委及上药债权人方面的沟通未果,华润方已经基本放弃增持上药的想法,上药集团拟独立进行整体上市运作,其停滞两年之久的资本运作进展重新开锣。  
  
  “这可能是华润拿下上药无望之后的无奈抉择。”有分析人士向者透露。

  名义上的大股东

  事实上,自华润宣布接手华源后,其实际上一直未能成为上药的真正控制人。对于华润来说,只有进一步增持上药的股份到绝对控股,才能争取到对上药重组的控制权。

  作为华源旗下最重要的两块医药资产之一,上药集团在“华源系”中的地位独特。正因为上药的独特资产优势和产业地位,华润入主华源后,一直酝酿增持上药集团股份,以达到绝对控股。

  然而,事实上,自华润宣布接手华源后,其实际上一直未能成为上药的真正控制人。目前,华源集团所持有的上药40%股权被上海市几家银行冻结,而其余60%的股权仍掌握在上海国资委直属的两家企业手中,上海方面对上药有明显的控制力。对于华润来说,只有进一步增持上药的股份到绝对控股,才能争取到对上药重组的控制权。

  去年6月,华润集团董事长陈新华一行来到上海,会见了上海市相关领导。经过沟通,双方达成共识:上海市政府在南汇划一块地给华润,华润集团再投入100个亿,将上海市的医药企业都迁入该医药产业园,将上药打造为华润医药产业的平台。在这个前提之下,华润增持上药到绝对控股。打造上海的医药产业园,这也符合上海将生物医药产业视为上海支柱产业的宗旨,双方各得其所。但一年多来,华润的投资并没有落实,而上海方面也在静观其变。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去年下半年,华润曾向上药其他股东提出召开上药董事会,审议有关包括周玉成在内的上药集团董事和高管的重新任免问题,但是该提议因未获上药集团其他股东的回应而不了了之。在周玉成隐退后,上药集团董事长一直空缺,党委书记则由总裁钱琾暂时兼任,华润方面一直希望能够委派董事长和党委书记,改变其只在名义上是上药第一大股东的窘境。

  今年8月初,华润集团董事、华源集团总裁阎飚再次拜访了上海市国资委负责人,就上药的问题明确提出三点要求:第一,要求通过高院司法谈判,将上药股权解冻,并将这部分股权定向拍卖给华润集团;第二,要求由华润派遣上药的董事长和党委书记;第三,希望进一步增持上药。然而,对于上述要求,上海国资委方面显然有不同的意见。“特别是对增持上药这一点,表示不太可能。”该人士透露说。

  同时,在另一方面,华润要求将上药股权解冻并定向拍卖给华润的要求,也触发了债权银行的不满。目前,华源集团所持有的上药40%股权被上海市几家银行冻结。2005年9月,由于华源集团贷款到期未还本付息,上海数家银行联手提起诉讼,要求冻结华源集团所持三家上市公司股权以保全其债权。当月16日,上海二中院裁定冻结华源集团及担保单位中纺机集团银行存款1.14亿元,并查封冻结了华源集团持有的上海医药集团40%的股权及相关权益。

  为了成为上药的绝对控股股东,华润曾试图做各方面的协调工作,希望由最高人民法院致函上海二中院,把这部分股权定向拍卖给华润集团,但遭到了债权银行的反弹。

  谁是赢家

  在上药重组的持续博弈中,上药债权银行的一致反对及上海市国资委一再否决华润的重组方案,使得上药集团整体上市的可能性不断变大。

  有接近上海国资委的知情人事表示,其实上海国资委方面一直不愿放弃上药集团,这亦是华润方增持希望破灭的主要原因。“上海国资委方面其实一直希望上药集团能够整体上市。”该人士说。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