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基因改造的运动员?兴奋剂界定面临困扰

2007/11/28/09:34 来源:体育画报

    贾斯汀·加特林曾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男人——可是和很多短跑名将一样,他未能通过一项药检,被判禁赛。可在他之后,也许会有很多服用新型兴奋剂的运动员难以被发现。

    李·斯温尼正坐在宾州大学生物系的办公室里,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给他打来电话的是一个运动员,他看到了斯温尼撰写的一篇论文,斯温尼制造了一种力大无穷的老鼠——媒体称之为施瓦辛格老鼠。

    斯温尼的实验很简单,但结果却极具戏剧性。他分离出了一种负责制造名为IGF-1蛋白质的基因。对于哺乳动物来说,IGF-1可以加速肌肉生长,帮助肌肉进行修复。当我们剧烈运动后,我们的身体会自然产生出这种物质。可随着我们年岁渐长,这种蛋白质的生成也日渐减少,肌肉随之变得虚弱不堪。斯温尼希望可以找到一种方法,帮助那些年老或发生肌肉萎缩的患者。

    于是他将自己的基因植入一种病毒中,注射到老鼠体内,结果每只老鼠的细胞中都携带上了这种基因。接着试验老鼠全都开始大量生成IGF-1,它们长出了强健的二头肌和股肌,这些肌肉比普通老鼠强健了50%。就这样,斯温尼通过修正基因,制造出了一种超级老鼠。

    这也正是打电话者的用意,这位短跑运动员想知道,他是否也可以接受同样的实验。不可能,斯温尼介绍,这种制造出施瓦辛格老鼠的技术,还不可以使用在人类身上。我们复杂的免疫系统会阻挡住这种载入他人基因的病毒,也不会自然地生成IGF-1蛋白质。在技术成熟前,还要经过大量实验。

    斯温尼对我说:“我觉得自己已经解释得够清楚的了,也跟他详细说明了这种基因疗法如果使用在人体身上,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可那家伙完全听不进去,说完了这么一通后,他回答说好吧,可是能不能把他当成第一个人类实验品,在他身上尽快开始试验?”说到这时,斯温尼耸了耸肩。

    在发表论文的那一个星期,斯温尼接到了十几通这样的电话。接下来,几位教练开始对他轮番轰炸,他们想要的显然更多。

    “一个美国大学橄榄球队教练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希望我为球队里每个球员都注射这种基因。不过说句公允的话,在我跟他解释清楚,说明这种技术还未在人体身上进行实验后,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但不是所有教练都像他这么理智,有些教练还是坚持认为,哪怕只有微乎其微的机会,他们还是希望能让自己手下的所有运动员都能接受这种完全不成熟的基因实验。”

    对于斯温尼和其他很多基因科学家来说,这个问题已经成为一大日益急迫的困境。越来越多的短跑运动员、橄榄球手甚至是赛艇运动员,都开始求助于生物医学,以期提高自己的运动水平。

    在过去,运动员通常服用合成代谢类固醇,使得自己变得更强健。

    可这类药物很容易被人抓住马脚。所以他们还得搭配着服用诸如利尿剂这种药物来帮助掩饰,但利尿剂本身也可以被检出。2003年,澳洲的板球名将肖恩·沃恩就因检出两种利尿剂而被禁赛1年。基因疗法就不同了,基因可以迅速融入人体的肌肉或骨骼细胞,不可能被检测出来。斯温尼说:“我做这些实验时,有意不让IGF-1流入主动脉,因为我不想让这种东西在病人的血液中循环

[1] [2] [3] [4]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