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西医化”是中医堕落的罪魁祸首

2008/12/8/15:52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作者:张冉燃 王思海 李文

    有网友尖锐指出,中医走到今天是存还是废的处境,是由于卫生部在中医问题上采取了一系列不合理政策和措施的结果。概括地说就是用管理西医的方式来管理中医,用培养西医的方式培养中医,将中医“西医化”。

    《瞭望》文章:“取消中医”抖出中医沉疴

    在“韩国拟将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遗产”的时候,一些中国人却堂而皇之地亮出了“取消中医”的呼吁,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对卫生部发言人的言论并不满意,但我基本同意他对此的评价,一是无知,二是抹杀。”正在外地出差的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贾谦在电话中说。此话针对的是近日网络上流行的“告别中医中药”、“促使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等观点。

    广西中医学院经典中医临床研究所首席教授刘力红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他对此事略有耳闻,知道得并不详细。但“这种观点的提出不是简单的牢骚,而是以一些现象为依据。那么,在当前中医形势表面看来一派大好、非常热闹的背景下,这也促使大家思索、反思中医的问题。”刘力红是《思考中医》一书的作者,该书曾在2003年带动了一股中医文化热潮。

    长期研究中医药发展战略的贾谦,用“中医已经危在旦夕”表达自己对这类主张在网络上流传的感受。

    网上签名“告别中医”由来

    此事当从张功耀说起。《瞭望》新闻周刊从中南大学校办了解到,张功耀是该校政治学与行政管理学院教授。几经周折,本刊最终未能联系到他本人。

    综合张功耀在自己博客上贴出的文章,今年4月发表在《医学与哲学》杂志上的《告别中医中药》一文,可以被看作最初的导火索。在这篇文章中,张功耀称“以文化进步的名义、以科学的名义、以维护生物多样性的名义、以人道的名义,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告别中医中药。”

    该文一出,旋即在中医圈内引发争议。此后,张功耀陆续在博客上发表文章《告别中医中药比破除迷信更容易》《中医诸“优势”辨析》《向中医的护医使者们提八个问题》等文章,并在6月10日的《给全国网络读者的公开信》中说:“这篇近乎宣言书式的檄文(指《告别中医中药》),最大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它终于打破了‘中医神圣不可侵犯’的神话!经过热心而勇敢的读者转帖,和与中医护医派人士之间的短兵相接的舌战,这篇文章就像‘共产主义的幽灵’那样在中华大地上徘徊。”他又断言,“不出20年,中医中药就将退出科学的殿堂,回到它原来的起点。”

    其后他又撰写了《“中医科学化”失败的原因分析》《“中医内部改良”何以失败?》《再论告别中医中药》《从实践的角度看中医中药》《中医药“国际化热”的冷思考》等文章,大多被“医学捌号楼”等专业网站转载。

    同时,中医界内的反击也不时出现。在“中国中医药论坛”上,多篇“倒张”文章被红色标注,引人阅读;一些“挺张”言论则遭到屏蔽。即便是在张功耀博客的留言板上,也大多为否定言辞,还有人指责反击文章被张功耀删除。

    值得一提的是,反驳言论多为情绪化语言。这也促使张功耀在其《横眉冷对千夫指,昂首迈向百里程》的文章中说:“从我国‘护医派’人士的近期作为看,他们保守中医中药的能力,远不如1929年进京请愿的‘护医六杰’。”他由此感慨:“也许,中医中药连‘百里程’的未来都没有了。”

    《瞭望》新闻周刊就此询问贾谦、刘力红时,他们认为张功耀的言论不值得辩论。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张超中博士坦言,《告别中医中药》等文章没有理论体系,而“没有系统理论的‘流行’只是一种‘情绪’泡沫”。

    10月10日,这一基本局限在网络和医药圈内的事件,开始在大众媒体上传播。起因为三天前张功耀和一位署名“美国康复科医生王澄”的人,起草并发布“关于征集促使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签名的公告”。

    联系两天前媒体披露韩国继成功将“端午祭”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后,拟将“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遗产的消息,人们对传统复兴和民族自尊的热议使该话题升温。

    更多人看好中国“薪火相传”

    对此,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明确表示,这样的签名行为,是对历史的无知,也是对现实生活里中医药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的无知与抹煞,卫生部将坚决反对这样的言论和做法。

    从网上言论看,发表意见的各界人士对此问题形成三足鼎立的态势。

    “取消中医方”以有着“学术打假第一人”之称的方舟子为首,认为中医是一个包含了哲学、玄学、迷信、民间医术和巫术的大杂烩。如果有人非要说这种东西是科学,那就是伪科学。中医没有什么科学价值,但是有文化价值。

    坚持“中西医结合是正解”的中立方提出,中医药要抓住国际化发展的大机遇,制定好中医药发展规划。

    但更多网友则坚持“中医应该受到保护和发扬,它是我们民族的国粹,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这些人强烈痛斥取消中医的说法,并称取消中医纯属无稽之谈。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发起这种网络签名活动,是对历史的无知,也是对中医药历史功勋、现实作用和科学内涵的肆意否定和抹煞。中医药经历了几千年的实践验证,深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和信赖。实践和历史也将证明,这次签名活动和历史上否定中医药的事件一样,只是一场不得人心的闹剧。

    取消中医的说法激怒了众多的中医从业者。从事中医工作近30年的北京中医医院于大夫怒不可遏:“这些人的言行实在太滑稽、太可笑了。对于这个幼稚的举动,中医界人士是不屑同他们进行理论的。”他认为,高喊“取消中医”口号的人,心态上或多或少带有一些偏执因素,当然,不排除近年来一些跟中医风马牛不相及的保健品或是健身方式打着中医旗号到处忽悠消费者的事实,为本来不是很兴旺的中医在民间平添了一些不好的传闻,但是这口黑锅不能直接就扣到中医的头上来。

    于大夫说,在历史上,一些学西医的人对中医有偏见,有看法,这不奇怪,但中医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已经采用现代的研究方法开始规范化、量化。他说:“中医有几千年的历史,伴随着华夏文明的产生,对老百姓的医疗健康起到了重大的作用,而西医才两三百年,怎么能相比呢?应该说西医和中医各有优点,不能取消任何一个。”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