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糖丸”致病患儿治疗遇难题 要治疗还是补偿

2008/12/12/10:09 来源:东方网

    前天,唐瑞春再次来到北京市卫生局,为孩子的治疗寻求帮助。今年8月,在丰台卢沟桥乡一社区卫生所,他的女儿小美兰服下一粒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疫苗(俗称糖丸)后下肢麻痹瘫痪,高额医药费让他无力支撑。除了两年之后的补偿,相关部门对孩子的治疗不能提供帮助。但他们最需要的是治疗。

    服“糖丸”致病

    为了防止右腿变形,刚6个月大的小美兰睡觉前,都要戴上冰冷的支具。

    唐瑞春从河北来京打工。今年8月12日,小美兰在丰台卢沟桥乡万泉寺村社区卫生所服糖丸,一星期后,孩子开始发烧、腹泻,在儿童医院治疗后,孩子发烧腹泻的症状虽有所减轻,但右腿却不能动了。

    夫妇俩带着孩子来到北京博爱医院,检查发现孩子患上了小儿麻痹症。这让夫妇俩大吃一惊,“孩子已经吃了糖丸,怎么还会得这个病呢?”唐瑞春说,他们随后咨询才知道,吃糖丸会出现一定比例的异常反应,会导致孩子患上小儿麻痹症。他的孩子不幸成为其中之一。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河北来京打工的刁瑞东身上。去年10月,他的儿子小志盺出生在北京,今年1月15日,小志盺在卢沟桥乡服用糖丸,之后发热、腹泻,到2月4日,小志盺双下肢均出现急性弛缓性麻痹,经检查得了小儿麻痹症。

    在儿童医院给孩子治疗时,两名家长碰面。后来丰台区卫生局给孩子做鉴定。由北京市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诊断小组出具的鉴定显示,两个孩子“诊断为服苗者疫苗相关麻痹型脊髓灰质炎疑似病例,鉴定为预防接种异常反应。”

    巨额医疗费

    唐瑞春一家租住在丰台区卢沟桥乡鹅凤营村,一家四口挤在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平房内,睡床用木板架在砖头上搭成。

    唐瑞春说,他还有一个大女儿,目前在东管头小学就读,妻子无业,一家四口只靠他在汽修厂每月1500多元的工资过活。此前,一家人日子虽过得清贫,但很快乐。大女儿学习成绩很好,经常带回来奖状。晚上,一家人会围在一起哄着小美兰。

    但一切都改变了。自从小美兰得了病,每天他和妻子都要带着孩子,奔波于儿童医院和博爱医院之间,针灸、水疗、打针。唐瑞春说,孩子每天治疗费就要300多元,家里的积蓄很快花光,目前只能靠借钱维持孩子的治疗。

    同样因为没钱,刁瑞东已经无法继续给孩子治疗,他将孩子放在了河北老家。刁瑞东说,一天朋友告诉他,映山红的根泡水,能有效缓解孩子的麻痹症。从那天开始,他几乎天天上山挖映山红的根。他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了这些根上。

    唐瑞春说,今年7月份,对于糖丸致病患儿,北京市卫生局出台了补偿试行政策,像他们这种情况,可以在两年后进行伤残鉴定,再申请补偿,听说最高可拿到24万元的补偿。

    但唐瑞春说,他宁可不要补偿,也想由政府部门现在给孩子治疗,因为越早治疗,效果越好。如果不治,孩子可能永远都站不起来了。“我再也拿不出钱了,我只能等着孩子残疾,然后拿孩子的残疾去换钱。”唐瑞春说。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