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吉药董事长劣迹现底 举报人被恐吓

2008/12/22/08:42 来源:大众证券报 作者:陶 炜

    对于身上吉林制药的重重疑点,《大众证券报》一直在追踪。本周四,本报报道了知情人老张亲至证监会举报吉林制药违规信息披露及内幕交易一事;到周五,又有新的知情人Z先生与记者取得联系,揭发了吉林制药董事长张守斌往日的手段。随着线索的增多,张守斌的形象逐渐清晰。

    05年吉药职工就曾举报

    “我是原来吉林制药的职工。”Z先生说,“其实早在2005年,我们厂的职工就曾经组织过一次集体上访,当时就去证监会联名举报过张守斌。”

    Z先生回忆,他们去证监会举报张守斌是2005年8月的事情,当时是原吉林制药职工王有林、王立坤、张洪岩等七人赴北京,300多名吉林制药职工在举报材料上联了名,举报张守斌侵占公司资产。“我们向证监会举报之后,吉林证监局的确来查过一次,但之后就不了了之,张守斌到底有没有问题也没人给我们个回复。”

    关于05年是否有人至证监会举报吉林制药一事,记者致电证监会进行求证。一位接电话的女士称,这事她不清楚,也不知道哪个部门清楚。

    张守斌被指侵占资产

    Z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在2005年主要举报了张守斌以下几项:

    1、2004及2005年初,公司以充实化学原料药流动资金为名,用吉林制药房产抵押从省工商银行贷款1800万元,只有少部分充实生产,大部分被其个人企业挪用或占用。

    2、2004年至2005年,企业GMP改造占用了大量生产资金,导致化药车间全面停产,制剂车间半停产。职工们怀疑,约2000万的生产资金系被个人占用。

    3、吉林制药的许多生产设备、办公车辆被无偿调往个人企业使用或变卖。

    4、原属吉林制药所有的40多个药品批准文号被非法转移到其个人企业进行生产。转出去的文号中很多是吉林制药的独家品种。

    “我们只是吉林制药的职工,挪用资金的事是听几个副总说的。你要说银行转帐单据这些东西,我们的确拿不出来。”Z先生说。“但我们以前一直在吉林制药上班,几百双眼睛一直盯着。说贷款补充进货资金,但车间里没见到进货;说GMP改造,我们光看见车间没钱开工;单位的办公车辆、生产设备都不见了,我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公司的药品批准文号,都到了他自己手里。”Z先生还给记者传真了举报材料的职工签名,仅其中一张纸上就有74个签名。

    药品文号进了张守斌口袋

    张守斌是否像Z先生所说挪走了吉林制药的资金和资产有待核查,但原属吉林制药的药品批准文号突然到了张守斌手里基本得到证实。

    《药品管理法》规定,生产药品须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并发给药品批准文号方可生产,未经批准生产的药品以假药论处。也就是说,当某药品的药品批准文号从吉林制药拿走后,吉林制药就不允许再生产此类药品,而获得该药品文号的企业可以生产此药品。

    2002年11月18日,吉林恒和制药(张守斌2003年接手前的公司名称)获得了“蚁黄通络胶囊”的药品批准文号“国药准字B20020779”,但这一文号在2005年8月1日突然被注销。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

> 网络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