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同仁堂化妆品:一个人的实验室

2008/12/26/10:43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2000年杜喜平到同仁堂研究院报到的时候,是个异类。他在一大群学中药的同事中是唯一学西医和生物技术的人。他以为能做最酷的生物技术研究,比如干细胞培养,结果得知要为同仁堂开发化妆品。这个项目虽然被称为“同仁堂进军生物领域的战略重点”,可实际上就是一人实验室,从零开始,他感到很是失落。

    虽然现在的主要工作仍然是躲在一大堆试管和仪器的后面,开发更好的中药化妆品,但再要和他提起化妆品,他脸上是掩藏不住的兴奋,“我得好好说说。”

    这家中药企业在努力寻找能带来突破的新产品。同仁堂金字招牌下,六味地黄丸年销售额近4亿元、乌鸡白凤丸2亿元、安宫牛黄丸1亿元。令人尴尬的是,这些传统的核心产品销售额增长几乎停滞。

    同仁堂曾经把乌鸡白凤丸改成小丸剂型,增加了部分市场,但增长很快再度趋于平缓。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剂型改造是对手非常容易复制的策略。

    同仁堂的新冒险是化妆品。国际上不乏成功的药妆品牌,而化妆品的利润率同样让这个传统中药企业跃跃欲试。

    传统老店同仁堂当然不缺少神秘配方,包括美容配方。但是要让传统配方进入现代化生产销售流程,则是一个新生意。突破从一个一人实验室开始。同仁堂很早就开始引进技术人才,同仁堂集团总工程师田瑞华留日8年,是其中的领军人物。杜喜平这样拥有西医和生物学背景的,却是头一人。

    既然要做化妆品,杜喜平首先要找出中草药化妆品相比兰蔻、欧莱雅的独到之处。以美白为例,西方产品常用的化学成分包括维生素C、熊果苷等,但这些成分缺乏稳定性,而且原料每公斤几百到几千元不等。

    找寻更稳定的美白原料,同仁堂集团内部倒是有大把资源。从集团总工程师田瑞华到同仁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总工程师,还有同仁堂研究院里,大量中医资料和中医人才可供杜喜平请教。在他们的帮助下,杜喜平找到同仁堂的几个传统配方,当归、柿子叶等都能美白,但未能证实。

    这也是中药学常被诟病的—很难确切说明一组物质的作用机理。生物技术的知识背景让杜喜平清楚美白的作用机理—络氨酸经过络氨酸酶转化为黑色素,抑制络氨酸酶的活性,便可抑制黑色素的生成。这意味着,只要在当归和柿子叶中,找出能抑制络氨酸酶活性的物质,再考察这些物质组合在一起的效果即可。

    杜喜平很快有了收获。实验室提取出和维生素C结构类似,但比维生素C更为稳定的物质。不仅如此,这种物质来源于同仁堂的原材料储备。同仁堂是中草药材的大宗购买商,有自己的种植基地。这意味着自己控制产业链,可大幅降低成本。

    进展不总那么顺利,接下来,杜喜平遇到了麻烦。

    人的皮肤是一个天然屏障,外面的角质层让养分的吸收率非常低,这些养分如果被脂质体包裹,则能让吸收率高几十倍。迪奥、雅诗兰黛等大品牌都有了成熟的脂质体技术。但它们的脂质体技术往往包裹的是单一化合物。而同仁堂的中草药化妆品,其有效成分多是几种物质一起作用,同仁堂没有这项技术。

    杜喜平决定借助外援。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