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江苏政协委员:“医药分家”可借鉴南京经验

2009/2/5/10:33 来源:《现代快报》

  百姓看病到底难不难,药价到底高不高,医生收入究竟低不低?昨天的政协小组讨论上,年前获国务院原则通过的“医改方案”成为焦点话题,农工党江苏省委的政协委员们纷纷发表意见。作为多次受国务院有关部门及卫生部邀请参加方案讨论的专家,省政协委员、南京市第一医院副院长陈绍良在接受快报采访时透露,医改方案里有关“医药分家”的部分做法,正是借鉴了南京的经验。

  要解决的问题太多,8500亿“不够”

  “对医改方案,老百姓更重视看病负担能减轻多少,政府更重视怎样解决这一社会问题。”陈绍良委员说,“国家将在3年内投入8500亿用于推进医改,但是要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多了,远非这笔投入所能解决。”他举例说,患者总觉得医院比较“黑”,而医生又觉得患者比较“难缠”,实际上,红包和处方提成绝不是发一两个文件就能解决的,必须从医护人员的工资制度、保障制度去改革,“有一个数据显示,南京共有13家三甲医院,除了军区总院外,医生人均月收入3200元,这样的收入并不高,尤其是一些基层医疗机构和农村的医护人员,收入更低些。”

  再比如,根据欧洲国家的通行标准,一个全科医生应该覆盖5000居民,而南京的社区医院中全科医生只有200多位,“这样的配比,很难让‘小病去社区’的倡导得到落实。”陈绍良委员说,医改方案涉及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公立医院改革等多方面问题,如果没有具体而微的实施细则,效果无疑将会打折。

  “南京经验”有条件推广


  1月中旬,国家卫生部等部门召集国内118位专家参与医改方案讨论,陈绍良作为江苏代表赴会。此前,他已数次参与类似性质的讨论,对方案的制定及一次次修改过程有一定的了解。

  “有关‘医药分家’的部分做法,是借鉴了南京的经验。”陈绍良委员说,卫生部有关官员及专家曾就此专门来南京进行调研。鼓楼医院和他所在的南京市第一医院,都采取了“药房托管”的模式,80%的药品是统一配送,20%是自采。“统一配送的好处,就是药品的成本下来了,虽然医院的利润减少,但病人的支付比例也减少了。”他举例说,一种头孢霉素,三甲医院能拿到的价格是32元,卖到患者手里大约40元;实行统一配送后只有20元左右,卖到患者手里不到26元,降幅约30%,一些“普药”降得更多。

  “南京的这一经验如果推向全国,完全具备条件。”陈绍良委员认为这种做法值得借鉴,但同时他也提出,类似举措在“小范围内”或许可行,往往到了全国,就未必能行得通了,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财政补贴是否跟得上。

  医院收入平均40%以上来自药品,药房托管后势必造成总收入锐减。“江苏的医疗检查费比较低,邻省有些患者情愿赶到南京来拍片子、做CT,最后加上交通费,还是比在当地做划算。在这样的情况下,药品收入就是支撑医院运营的‘大头’。”陈绍良委员说,如果补贴不足,相应的改革举措也就很难推行了。

  “药事费”会增加负担吗?


  政协无锡市委会副主席曹锡荣是无锡市卫生局局长,他同样关注着刚通过的医改方案。作为一名医疗系统的官员,曹锡荣坦言,医改方案说到底是为了解决百姓关注的就医问题,不能因为部门利益的博弈,使得方案改出来之后成了一个滑溜溜的“鹅卵石”。

  对当前备受关注的医患关系,曹锡荣认为有赖于整个医疗机制的改善,“这次地震灾区来了不少伤员,救治费用由政府负担,各大医院不但尽心救治,有的后来还将没有用完的钱又退还给了政府。就此来看,只要机制合理,医护群体是可以恢复在患者眼中的‘天使’形象的。”

  对医改方案中所提的“药事费”,有人质疑有“换汤不换药”之嫌,更担心一方面药品加成的问题没取消,又因“药事费”而加重了负担。曹锡荣则认为,关键是要看相关措施的落实情况,如果国家建立并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将一部分基本必需药品制定企业生产、简单包装,降低生产和流通成本,患者就能够得到实惠。相比这部分的减负,“药事费”的比例要小得多。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