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药品回扣每年侵吞国家资产达7.72亿元

2009/2/18/10:13 来源:医药新闻网

在很多医院,医生开方获取回扣几乎涉及到所有临床医生和科室主任,收受药品回扣已成为一种公开的潜规则。

    有些医院一科室集体收受回扣,如果依法予以严惩,则整个科室将陷入瘫痪状态。

    近年来,医疗卫生系统职务犯罪呈现出高发态势,据商务部的资料表明,作为商业贿赂的药品回扣,每年侵吞国家资产达7.72亿元,约占全国医药行业全年税收收入的16%。日前,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联合南京大学犯罪预防与控制研究所对医疗卫生系统职务犯罪现象进行了一次专题调研。

    “为深入剖析药品、医疗设备、医用耗材采购过程中的腐败原因,我们以随机抽样的方法,选取南京市检察机关近3年侦办的11起案件,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检察长田跃初告诉记者说。

    发案不易,处理更难

    行贿受贿形成利益共同体,共生关系难打破。“从我们调查的11起案件来说,拿回扣在某些医院已成集体无意识,潜规则难打破。”鼓楼区检察院副检察长葛冰介绍说。如,某医院临床检验中心副主任曾某说,在试剂采购过程中,他们科室先是压价,然后再私下抬价12%,抬价12%中的5%返还给本科室,药品供货商得7%,这种利益共同体关系很难打破。同时,一名受贿人涉及的行贿人可能会有10余人,而一名行贿人则也有可能向医院多人行贿,由于每个药商都以行贿医院有关人员作为促进销售的主要手段,各种药品的回扣在各医院普遍存在。医生开方获取回扣几乎涉及到所有临床医生和科室主任,并且往往是上下交织。所以在医疗系统,收受药品回扣已成为一种公开的潜规则。正如一位医院院长在被抓后还理直气壮地说:“大家都是这么做的,所以供货商跟我讲妥要给我钱时,我也没当回事,就答应了。”

    涉案人员多为业务能手,处理难度大。一些收受回扣的医务人员大多是所在医院或科室的业务方面的专家能手,他们是医院或科室的顶梁柱,处理难度大。在所调查的个案中,有3起个案的所在医院请求司法机关能给予减轻或者从轻处罚,甚至能给予免予刑事处罚,如某医院院长犯案后,医院28名医务人员联名上书请求对其减轻、从轻或者免予处罚。

    医疗职务犯罪具有群发性特点,串案窝案多,增加了打击的难度。如某医院一科室集体收受回扣,人数多达10人,如果依法予以严惩,则整个科室将陷入瘫痪状态,所以涉及面广也难以处理;所调查的11起案件中,依靠群众匿名或者以真实姓名举报而发现线索的有8起,占72.7%。由于行贿和受贿是私下里进行的,外人很难发现他们的犯罪行为,加之他们存在利益共同体关系,本身不会去举报,这就增添了破案的难度。

    体制不顺和自制能力差是腐败发生的关键

    “医疗系统所掌握的毕竟不是典型的公共权力,因此,相对于其他公共权力部门,腐败之风在医疗系统刮起时间较晚,但来势十分凶猛。”南京大学犯罪预防与控制研究所所长狄小华说。他认为,产生这种现象有患者和供应商的原因,但医疗体制不顺和医院自制能力差是关键。

    对于患者来说,送红包给医生似乎成为一种“习惯”。据一位医生介绍,患者送红包主要发生在住院治疗,特别是开刀、用麻醉药等环节,患者为了降低开刀时的风险,总希望能请经验丰富的医生主刀,在医院没有公开让病人选医生的情况下,患者与医生私下交易也就不可避免。送红包行贿之风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患者家属在开刀前主动行贿,但多数医生拒收;第二阶段是开刀前不收,但有的开刀后不再拒绝患者家属的答谢;第三阶段越来越多的人送,越来越多的人收,收红包成了医院内部的潜规则。普遍的收红包又让患者觉得不送不放心,而普遍的送红包又让更多的医生难抵诱惑。于是送与收,要与送愈演愈烈,越来越普遍。

    对于药材、医疗器材、耗材供应商来说,医院始终是最大的用户,而医院对药品、医疗器材、耗材的选择和使用量又主要取决于医生,于是精明的供应商们将推销的重点放到了科室主要医生身上。起初只是送些挂历、电话卡、购物券等小礼品,接着根据实际使用量拿回扣,后来又发展到赞助出国考察、出席研讨会、支付会诊费等。供销商一点一点地摧毁医务工作者思想道德防线,并最终俘获他们,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自己发财致富出力。如,某医院医生姜某透露,医院药房里的药品70%有回扣,其中抗生素类的药品回扣率较高,如“忆复新”回扣每支2.5元,“布复读”回扣每支7元,“特福猛”回扣每支高达15元等,这些回扣率都在15%以上,结果医生为了获取高额利益,几元钱就能看好的感冒,病人要花成百上千元才治好。而有的医生却每月拿着少则几百元,多则近万元的回扣钱。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

> 网络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