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新医改:卖药人的退出是历史必然(图)

2009/4/10/14:38 来源:生活新报

    【慧聪制药工业网】今年26岁的迟杰(化名)目前经营着一家自己的小店,享受着当老板的乐趣,他曾经是以向医院推销药品为生的医药代表,也是靠卖药发家的……提起那段经历,迟杰感慨地说:灯红酒绿,是别人的;酸甜苦辣,是自己的。

医改创新点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被轰走不放弃终获对方好感

    8年前,昆明人迟杰高中毕业后,在一场招聘会上,总部设在湖北的潜江制药厂西南片区经理姚先生相中了他。一星期后,迟杰跟着对方来到了红河州。

    在个旧的2天里,姚经理带着迟杰走访了当地几家大医院,约见了主管进药的人物。席间,姚经理只谈对方感兴趣的话题,只在分手时留下了一份产品资料:步长脑心通,药厂给代理公司的价格是17元,医院进货价20元,售价28元。

    一周后,迟杰开始了他第一次“攻关”:“您好,我是上周和您见过面的小迟。”讲完这通电话,迟杰的心还“扑通扑通”狂跳了好一阵。个旧市某医院药剂科科长也爽快地答应了他的邀请,两人吃过晚饭后,去了当地一家夜总会,对方挑了位小姐进入包房,迟杰在大厅独自等候。

    虽然有些忐忑,迟杰总算顺利地谈下了他第一笔订单,4天后,迟杰得知该医院已经向医药公司要了两件货。姚经理给了他5千元“开发费”,刨去各种花销,迟杰还剩下1千元,这也是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从红河到昆明,迟杰的业务范围很快扩大,业务技能也日益娴熟。这时,迟杰遇到了卖药生涯中的第一次打击:当时,安宁县某医院的药剂科科长,一位中年女性,面对他的“攻关”丝毫不为所动。他打电话过去,对方甚至一看号码就挂掉。

    迟杰并不罢休,继续每天按时拜访。然而这位女科长一见他就如临大敌,不理不睬。有一次,迟杰刚跨进药剂科的门,科长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说:“你出去,以后都别来了!”迟杰只好悻悻离开。

    回到栖身的小旅店,想起刚才的一幕,迟杰不断地问自己:这是为了什么呀?为了钱吗?花同样的时间在另一个人身上,早就有结果了。从小到大,迟杰没有受过如此委屈。工作后,他每次出差,顿顿吃炒饭,住的是条件很差的小旅馆。想到这些,迟杰哭了。

    第二天醒来,前一天的不愉快已经淡去。“我享受靠个人魅力将产品推销出去的过程。”迟杰再次向那家医院进发。通过自己的努力,他最终获得了对方的好感,医院也向公司订购了产品。然而从始至终,女科长没有收过他一分钱好处。

    医院竞标购药收入一下锐减

    医院进了药,产品能不能成功卖到消费者手上产生利润,主治医生的作用也很关键。工作期间,迟杰接触了各家医院内科、神经科的主任医师,告诉他们每开出一盒产品,就能从中提成10%,而他自己也能从中提成1%。从业两年,他积攒了约10万元。

    关于“金盆洗手”,迟杰说,2001年至2003年,随着医院竞标购药等政策的实施,药厂不得不自降身价,能够给医生的利润也大幅缩水。2003年,迟杰的客户进货量锐减7成,他每月收入还不到两千元。“政府希望通过降低药价来解决看病贵的问题,但实际效果不是很理想。因为门诊费、住院费上涨了,最后的结果就是饿坏了我们,穷坏了病人。”迟杰说:“卖药人”的退出应该是历史必然。

    “我大概了解了新医改的政策措施,相信我和我的家人都会是它的受益者。”迟杰高兴地说。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