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医改是个常规话题 邓国胜:我推荐日本模式

2009/6/3/08:45 来源:财经文摘

    【慧聪制药工业网】 “无常迅速,生死事大。”佛家言人生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及五取蕴苦(《法苑珠林·八苦部》),前四项都离不开一个医字。事实上,从古到今,病有所医的健康问题是人全面发展的基础,关系千家万户的福祉。

    在科技昌明的今天,一个个疾病被攻克,为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利益,2008年5月18日,第60届世界卫生大会公布了《2007年世界卫生统计报告》。《报告》指出,中国人平均寿命为男71岁,女74岁。提高寿命的关键因素除了膳食结构以外,医疗科技进步在抗击疾病延长寿命方面也功不可没。

    不过,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不付出代价,人们在寻医问药中也不可能不付出成本。正如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在给本刊的专文中所指出的:“生死由命,富贵在天,21世纪初期,我们完全可以说,一个人的生死不是由天决定的,而是由钱决定的。这正是社会的大变化。现代医疗能提供的产品如此之多,能不能买得起就成为社会公正最敏感的问题。”

    《敦煌变文集·八相变》:“生老病死相煎逼,积财千万总成空。”尽管这句话的原意是告诫人们不要痴迷一时的欲念,贪图一时的钱财,但将其放在当今的社会条件下,却又可以有一番新的解释——疾病不仅可能夺走生命,也能耗尽钱财。现代社会,个人在寻求医疗服务中究竟应该付出多少,这正是让全世界都摇摆不定的大问题,医疗卫生话题,也成为民主国家最常规的话题。

    在中国,看不起病越来越成为普通百姓关注的焦点,医疗与住房、教育被人们并列为新的“三座大山”。在民众的要求和社会各界的呼吁下,国务院于2009年4月6日发布新医改意见,决定从今年起,中国逐步向城乡居民统一提供疾病预防控制、妇幼保健、健康教育等基本卫生服务。

    从表面上看,这个方案似乎是深得人心的,但如果我们扩大视野,进行国际比较和权衡之后,也有理由对方案表示谨慎。正如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副所长邓国胜所言:新医改方案出台后,很容易走上加大公立医院的投入,忽视对私立非营利医疗机构的鼓励和发展的道路上去,结果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还会浪费资源,危及效率,导致新医改再一次彻底失败。

    这不是危言耸听。“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通过对不同的医疗模式,如欧美、港台和日本模式的梳理,我们期待读者能对中国的医改得出自己的判断。当然,指望一次改革就能解决问题是不现实的,中国的医改还需在不断的社会磨合中才能找到一条共赢的路径,这也是本刊期待的。

    国际视野下的中国医改

    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

    如果一个社会法治程度不高,媒体制约不是十分有利,政党竞争缺乏常规性的选举,出现扭曲、操纵甚至绑架公共政策的危险性就比较大,这是我对中国医疗改革最担忧的地方。

    2007年年初,中央对医改确实有比较开放的心态,要借鉴先进国家和地区的公共医疗卫生经验,为中国设计一种既有国际先进经验,又比较符合中国实际情况的医疗卫生体制。当时,高层将眼光放到海外,这是因为中国的医疗卫生系统和发达国家相比差距太远,自己的经验相当有限。据我所知,当时在国际上,以北美为主,包括欧洲在内,有五家跨国智库在给中国做医改方面的研究。

    落脚点是dievery

    要搞好医疗改革的前提是要找到一个非常关键的介入口,否则就会出现重复研究的情况,不具有操作性。当时有一家智库将介入口选在了dievery上,这个单词的中文意思是:物品递送到接受人手中的最后一个环节,简单说就是落脚点,而不是链条的上游和中游。

    西方智库在给本国和其他国家,比如中欧、拉丁美洲所做的研究中,发现最薄弱的环节,也就是老百姓的抱怨和反弹的大部分问题都集中在这个落脚点上。

    举例说,中央政府或联邦政府决定在5年内每年对公共卫生系统注资多少,这个大方案出来后,最后的服务对象,也就是医疗产品的最终消费者究竟获得了多少数量、多少效率和多少成本的服务产品,这才是最容易扭曲出问题的地方。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

> 网络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