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甲型H1N1流感疫情引发的全球连锁效应/图

2009/6/5/14:36 来源:观察与思考

    【慧聪制药工业网】 2009的确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年份,金融危机笼罩下的阴影还未散去,一种新型的流感病毒又再次掀起了全球恐慌。

猪流感 防疫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5月27日9时,全球确诊的甲型H1N1流感感染病例已经超过万例,达到12954例,涉及47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死亡病例92例。

    甲型H1N1流感,这种可能集合了人流感病毒、禽流感以及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新型变异病毒,在人类还未来得及对其进行深度了解的状况下,却正以高达7%的死亡率快速传染全球。

    墨西哥的“沦陷”

    谁也没想到这个素有“雄鹰之国”称号的拉丁美洲国家,成为了一场全球疫情的起点。

    4月23日,送走来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后,墨西哥渐渐恢复了平静,而首都墨西哥城的体育界正在为迎接世界跳水系列赛做最后的准备。

    然而夜晚的一声“警报”打破了墨西哥城原有的宁静,墨西哥卫生部部长突然通过电视紧急向全国宣布,人感染“猪流感”疫情暴发,怀疑已经引致60多人死亡,近千人受到感染。

    相比于已经过于庞大的感染人数,墨西哥政府的“警报”显然“拉”得晚了一些,在此之前,民众已经陷入了恐慌。

    35岁的墨西哥人路易斯·恩里克·埃尔埃雷拉是一名汽车修理工,他每天都骑着自行车上下班,路程长达20公里,然而如此“健壮”的他,却突然倒下了。

    在墨西哥国立呼吸道疾病医院,路易斯一直发着120华氏度的高烧,全身骨骼酸痛,呼吸困难。现在已经卧床不起的他被医院隔离起来,只能依靠氧气管才能呼吸。医生还没有最终确诊是什么病毒使阳光的路易斯遭受如此打击,但家人们却担心:是不是让2000万墨西哥市民人心惶惶的猪流感降临到了路易斯头上?

    “他的情况正变得越来越糟糕。”路易斯的弟弟加布里一脸沮丧,他无法安心做其他事情。“他现在真的很严重,我能做些什么?”

    12天过去了,路易斯仍然在和病魔做着抗争,但在可怕的现实面前,谁也不能保证他能活多久。

    根据墨西哥卫生部的猪流感疫情报告,4月25日墨西哥有8名猪流感疑似患者死亡,全国猪流感疑似患者死亡人数升至81人,而自4月13日发现首例人感染猪流感病例至4月25日,墨西哥各大医院已接待疑似病例总共已达1324人。

    而同一时间,一墙之隔的美国也传来了疫情,发现十多例疑似病例,世界卫生组织随即召开专家会议研究疫情。

    4月24日凌晨,墨西哥卫生部等来了美国疾控中心的电话:两国的病毒属同一类型,也就是H1N1甲型“猪流感”病毒,是一种全新的毒株,不排除人传人的可能性。

    当日,世界卫生组织(WHO)首次向外界证实墨西哥和美国暴发“猪流感”疫情,这时世人才得知了这一全新的流感病毒。

    因为缺少有效地治疗方法,新病毒在墨西哥城肆虐开来,为了控制疫情蔓延,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于4月25日发布总统令,宣布全国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墨西哥城“封城”十日。

    熙熙攘攘的墨西哥城突然“安静”了下来,根据指令,墨西哥城及墨西哥州的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停课,公园、博物馆、图书馆、影院等公共场所全部关闭。从5月1日起至5月5日全国所有部门都放假,在家里休息,用卡尔德龙总统的话来说就是:“现在墨西哥没有一个地方更保险了。”

    墨西哥华人梁乐的家正位于墨西哥城边境的蒂华纳,她经常可以在街头看到墨西哥警察,戴着口罩,手持枪械在巡逻。

    在一些重灾区,墨西哥政府出动了大量警力和士兵,严阵以待。从4月26日“封城”指令下达起,在墨西哥城街头,随处可见大批戴口罩的警察进行巡逻,在一些公共场所门口,比如教堂等地,拦住试图进入的人群。

    走在大街上,豪华的双层巴士上几乎没有乘客,人们可以骑着自行车随意横穿马路,公交司机对这种情况并没有惊讶,“人们不敢乘坐公交车了,每个人都躲在家里面,躲在蓝色的口罩里面,公园也关闭了,人们不想出来。墨西哥是个社会性很强的城市,人们愿意出来聚会,但流感让一切都变得不可能。”

    曾经在马路边兴盛的大排档如今也不见了踪影。“墨西哥人喜欢吃肉,这些大排档曾经是他们的最爱,但面对可怕的病毒,大部分墨西哥人还是宁可选择躲在家里,尽量少出门。”

    墨西哥人的肢体语言也因这次流感而改变。和其它拉美国家一样,墨西哥人喜欢通过亲吻脸颊和拥抱来表达对亲人和朋友的热情。但墨西哥政府关于防治病毒传播的建议暂停了这个传统。“如果你生病了,请避免和人握手或亲吻。”市场、地铁和超市等公共场所到处都能看到这则官方声明。

    “与朋友的交往形成了一些新的默契。”一位墨西哥人说,“我会和朋友互相约定别再串门,而是用电话和网络来联络彼此的感情。”

    在墨西哥城,口罩俨然成为了稀缺物资。口罩的价格从1比索涨到了10比索,甚至有些地方涨到了50倍,至少要跑4至5家商店才能买到一个。

    而水和食物的价格也像火箭般飞升着。由于大家都听从政府的建议不外出,水和一些基本食物,例如米饭和三文鱼罐头的价格都上涨了。在墨西哥东部的小镇基玛华坎,瓶装水的价格都翻倍了。

    “三文鱼罐头以前是13比索,现在都20比索了。商店里还藏着肥皂,只有你多买点东西,他们才肯卖给你。”。一位墨西哥人抱怨道。

    无止境的蔓延

    一开始,甲型H1N1流感就穿越了国界,蔓延到了美国。

    4月26日,一条新闻登上美国CNN网站头条,随着猪流感疫情暴发,美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事态。紧邻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亚州,政府采取的对策包括监察出现类似流感症状的病人,向美国疾控中心要求调派更多流感专家到加州。世界卫生组织4月27日表示,美国目前已经确诊了40名患者感染猪流感病毒,不过都没有生命危险。

    甚至美国新晋总统奥巴马也没逃脱它的阴影。4月16日,一位墨西哥人类学家,陪同到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参观了墨西哥城的人类学博物馆。一周后,该学者突然死亡,医疗人员认为他“可能是流感致死”。

    为了缓解公众的恐慌情绪,美国宣布进入公众健康紧急状态时,总统奥巴马也特意在如茵的绿草坪上悠闲地打着高尔夫球。

    “我们应该担心,但不应该紧张。”奥巴马4月27日首次就疫情对外发表了看法,与此相呼应的数字是,同一天,美国确诊病例已经上升至44人。

    相比于墨西哥人的谈“流感”色变,美国民众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恐慌情绪。到疫情蔓延开来后的两周时间里,即便在最为严重的纽约市,街上、地铁里都罕有人佩戴口罩。不论是繁华的五大道还是拥挤的唐人街,照例人流熙攘。只是许多靠游客吃饭的商户抱怨,流感疫情令国外游客大幅减少,影响了他们的生意。

    美国官员也表示,流感扩散速度似乎比原先估计的“温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代理主任理查德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看到令人鼓舞的迹象”,但他同时承认,流感病毒仍在美国境内蔓延,并预期很快将扩散到全美所有五十个州。

    但是乐观情绪显然阻止不了疫情的蔓延。5月5日开始,美国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数量突然开始激增:5月5日为403例,5月6日攀升至642例,5月7日则增至896例,5月8日则突然井喷到了1639人。而截至5月7日晚,墨西哥全国确认甲型H1N1流感致45人死亡,确诊患者人数为1319人。这意味着美国已经超过墨西哥成为世界上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最多的国家。

    与此同时,疫情以北美洲为圆心,正向其他国家乃至其它大洲扩散。

    4月27日,西班牙卫生部确认发现欧洲第一例甲型H1N1流感病毒患者。同一天,韩国政府也宣布发现了一名新近从墨西哥回国的疑似病例,这是亚洲的第一例疑似患者。

    4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宣布,将全球流感大流行警告级别从4级提高到5级。这意味着大规模流感疫情“正在逼近”。世卫组织的流感大流行警告共分6个级别,第5级意味着同一类型流感病毒已在同一地区至少两个国家人际间传播,并造成持续性疫情。

    疫情蔓延全球似乎只是时间问题,截至5月7日,除了非洲,世界其它大洲均出现流感疫情。5月11日,在香港特区首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被确诊后的第10天,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也被确诊,患者来自四川,几天前从美国归来,这意味着千里之外的流感病毒真切地来到了我们身边。

    由于有着6年前成功应对SARS的宝贵经验,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普通百姓,面对这次来势凶猛的甲型H1N1流感都表现地十分冷静。一个老百姓自信地说:“当年的非典和禽流感那么凶猛,我们都扛过来了,有我们的政府操心,对于甲型H1N1流感,我们老百姓不恐慌!”非典之后,中国的卫生防疫制度得以健全,我们的确不用怀疑甲型H1N1流感的到来,强大有效的政府运作体制足以应对疫情蔓延。

    然而就在各国有条不紊的应对甲型H1N1流感的时候,日本突然出现的“患病”高峰让人又忍不住捏了一把汗。5月19日,日本国内包括输入型甲型H1N1流感在内的确诊病例达到了173例,其中兵库县103例,大阪府70例。日本的感染人数立即升至世界第四位,排在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之后。

    日本的甲型H1N1流感情况颇为特殊,与别的地方以输入型病例为主不同。日本厚生劳动省于5月16日宣布,兵库县神户市一名17岁的高三男生感染了甲型H1N1流感病毒,这是日本首个国内感染病例。

    据介绍,这名高三男生5月11日出现感冒症状,并于第二天轻度发烧。经过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最终检查,确认其感染甲型H1N1流感。然而这名男生及其家人最近并没有过出国经历,其家人也没有健康问题。对此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主任袁国勇分析道:“日本已开始有一些个案找不到清楚的源头,表示病毒已在日本地区落地生根,若日本也发生,我相信别的地方一定也会发生。”

    有日本专家认为,大阪府和兵库县发现的患者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甲型H1N1流感在日本全国流行可能只是时间问题。目前兵库县和大阪府两地已经决定停课的幼儿园、小学、初高中和大学等教育单位已经超过4000家,超过144万学生和儿童待课在家。

    鉴于甲型H1N1传播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变异从而加重疫情,世界卫生组织严阵以待,其驻华代表处新闻官原博雍表示:“流感传播警告级别有提升至最高级别6级的可能。”按照世卫组织的标准,6级警告意味着全球性疫情正在蔓延,是警告等级中级别最高的一级。

    如此看来,在看似温和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面前,谁都不应盲目产生安全感,因为最糟的状况可能并未过去却反而正在来临。

    病毒的连环影响

    在全球经济危机寒潮的袭击下,甲型H1N1流感的暴发令墨西哥本已脆弱不堪的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墨西哥《金融家报》4月27日援引墨西哥经济部公布的数据称,受蔓延全国的猪流感疫情影响,最近一周以来,墨西哥全国餐饮行业的35000家中有20000家暂停营业或者很少有人光顾。

    一个在墨西哥城街头卖奶酪和水果的商贩说,自从学校关闭后,生意降了将近五成。“人们非常害怕,只剩我们这些买卖人孤零零地在大街上。”

    劳尔·桑切斯是一名的士司机,他说自从4月24日以来,生意额缩水将近一半。“人们不愿离开自己的家,本身经济环境就已经够恶化的了,现在更糟糕了。”

    旅游业在墨西哥经济的比重中占到约8%。去年该国旅游收入高达130多亿美元。而近段时间以来墨西哥甲型H1N1流感疫情已经吓走了不少外国游客,国内各大酒店纷纷报告预订被取消,墨西哥经济一大支柱—旅游业遭受严重冲击。

    甲型H1N1流感疫情发生后,已经有一些国家提醒本国居民尽量避免或减少前往疫情出现国或者所在地。即使没有政府提醒,许多旅客也已经自发取消航班或者行程。而墨西哥出港航班已被订满,“人们急着离开这里,”32岁的德国汉莎航空乘务员亚历山大·盖勒说。

    4月26日,墨西哥财政部长阿古斯丁·卡斯滕斯说,猪流感暴发将给墨西哥经济带来严重冲击。墨西哥国内某些经济部门,如零售业、餐饮业和娱乐业,营业额降幅达到了80%。这对一个服务业产值接近GDP七成的经济体来说无疑是个噩耗。

    北美甲型H1N1流感蔓延趋势也引发了全球担忧,曾几何时,随着一季度经济指标的公布,金融危机见底的言论开始出现,但甲型H1N1流感的突然出现,发出了悲观的信号。如果疫情大范围扩散,世界经济将遭受重大打击,经济衰退也将加速。

    美联社4月27日播发文章指出,猪流感疫情的全面暴发将重创旅游、食品和交通运输业,加深美国经济的衰退程度。

    流感疫情造成了股市剧烈动荡。4月27日,中国沪、深两市酒店旅游、交通运输板块出现暴跌,数只疫苗类题材股则受益甲型H1N1流感,甫一开盘便冲击涨停。而台湾这天股市一开盘后一路下杀200多点,几乎全盘皆墨,只有生物科技概念股拉出红盘。

    世界银行在2008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中预测,如果全球范围内暴发一次流感疫情,那么整个世界将为此“埋单”3万亿美元,随之而来的是所有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之和近5%的萎缩。这对眼下正在衰退中艰难恢复的全球经济是个打击。

    我们不能忘记,2003年的非典疫情曾严重影响了人员出行、贸易和正常办公,并使亚太地区蒙受约4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而当前的流感疫情也冲淡了人们的乐观情绪,即全球衰退可能已经因各国政府进行的干预和推行的经济刺激计划而开始减缓。

    总部位于美国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的苏格兰皇家银行格林尼治资本公司的首席国际战略师艾伦·拉斯金说:“我们得继续观察这种流感的致命性,而不一定是它的传染性。”他说,“如果致死病例持续上升,那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每个层面上都会有根本性的提升,不管是从人员安全的角度和还是从经济的角度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悲观的表示,无论甲型H1N1流感对全球经济造成何种影响,他都不认为全球经济会在2010年前复苏。

    全球联防下的困境

    广东省疾控中心流行病学专家许锐恒教授对流感未来走向并不乐观,他表示,回顾历史上数次出现的流感全球大流行均取决于三大条件,而这次甲型H1N1流感的疫情可以说已经满足了这三个条件。

    “不过,这次即将出现的流感大流行是人类准备最充分的一次。”许锐恒表示。

    在遭遇过多次全球流行性疾病的骚扰后,目前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已经制定了应对流感暴发的正式计划。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成员国之内,一种新的疫病预案—分享疾病遗传学样本及其他的全球性合作也在这5年内进展顺利。

    疫情暴发的第一时间,美洲国家就启动了卫生应急预案,美国同墨西哥、加拿大组成了三国联合工作小组,在墨西哥当地工作,实行信息共享。

    而除了墨美两个“重灾区”严控疫情外,疫区周边国家也对边境口岸严加监控。古巴、阿根廷分别宣布暂停与墨西哥的通航或禁止来自墨西哥的航班降落。此后秘鲁、厄瓜多尔也颁布各自不同的“禁航令”。

    在较晚被病毒染指的亚洲和欧洲,预警机制和应对措施已在早些时候建立,各边境关口严密戒备,并对疫区入境人员的健康状况进行监督,严防流感病毒入境。

    与此同时,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研制工作也正紧锣密鼓地展开,欧盟卫生部长特别会议在5月1日通过了一项声明,要求各成员国加强合作,在最短的时间内研制和生产出针对该流感病毒的疫苗。

    然而疫苗的研发仍需要一段时间,世界卫生组织表示,目前流行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现在还没有制作出包含这一新病毒的流感疫苗,而按照规律,研制一种全新的流感疫苗通常需耗时5至6个月。

    在疫苗生产出来之前,瑞士罗氏制药公司生产的“达菲”胶囊和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喷雾式药剂“乐感清”两款药物掀起了热卖狂潮,因为据悉这两种药物可能有助于治疗甲型H1N1流感。世卫组织也已经储备了350万份“达菲”,希冀能在必要的时候发放到需要的国家手里,以应对可能发生的病毒大流行的局面。

    虽然人们对于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认识不断加深,但是病毒的源头问题仍然是个未解之谜。“这次发现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病毒毒株,应该可以称之为‘北美流感’。这次发生的流感最大的危害是,它兼具禽流感、人流感病毒的一些基因,以及亚洲猪流感、美洲猪流感病毒的一些基因,这是一个具有全新生物学特性的‘四合体’病毒。”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兽医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崔尚金博士对流感病毒下了如此复杂的判断。

    4月28日,一位名叫埃德加·赫尔南德斯的4岁小男孩被证实可能是这次全球甲型H1N1流感的最早确诊病例。

    赫尔南德斯居住在墨西哥东部韦拉克鲁斯州拉格洛尼亚地区,他所在的村庄靠近格兰加斯·加罗德墨西哥公司的一家养猪场,养猪场环境问题相当严重,上空经常被苍蝇组成的“云团”遮盖,臭气熏天,这家气味难闻、苍蝇乱飞的养猪场可能正是引发此次全球H1N1流感危机的源头。

    34的岁马丁尼兹住在猪场附近,电视刚播出猪流感暴发的新闻,说到症状包括发烧、咳嗽、关节疼痛、头痛,甚至呕吐和腹泻时,他就知道自己被感染了。“当看到电视报道时,我们马上就对自己说,‘这说的就是我们’,病毒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描述的症状跟我们这里的都一样。”

    然而实际情况是,在美国和墨西哥接连出现猪流感患者的同时,并没有发现任何猪在感染或传播这种病毒。世界卫生组织在4月24日确认墨西哥发生流感疫情后遂将这种流感称为“猪流感”。但是这一名称随后带来了诸多误解,并最终迫使WHO对其更名为“甲型H1N1流感”。

    5月1日,世卫组织发言人托马斯·亚伯拉罕对“改名”的解释为,“给疾病和病毒命名的确很难。一开始,专家们称其为猪流感,因为从技术上这个新病毒被确定为包含猪流感病毒的毒株。理论上说这种病毒应该是由猪传染给人类。然而,专家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猪感染了这种新病毒。”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巴特勒·琼斯表示,这种病毒并不是一种猪病毒,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它在猪之间传播,将它称为“猪流感”是因为它基因片段的大部分来自于猪。“但是它是在猪体内发生的突变,还是在人体内某些因素契合的时候发生的突变,我们并不知道。”

    “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历史上,1918年大流感究竟是鸟传给人的还是猪传给人的,迄今没有确切的结论;SARS的起源也有许多不同的说法。

    除了源头的模糊不清,更令人担心的是病毒在传播过程中的变异。一种担心认为,假如甲型H1N1病毒在猪的体内再与其他亚型的流感病毒,比如H5N1病毒,发生重配,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任何时候,不光是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们都知道这是一种适应性非常强的病毒,它随时可能与人、猪或鸟类的流感病毒重新混合。”巴特勒•琼斯说道。

    这的确是个难题,在医疗水平和科学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仍然在遭遇一个“只不过是流感”的病毒时,面临着“迄今没有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有效药物,也没有有效的预防接种法,抗生素对甲型H1N1流感无效”的现实困境。这需要我们有所反思。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

> 网络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