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产业观察:基因产业呼唤重大技术突破

2009/7/2/10:02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作者:王朝选

   【慧聪制药工业网】基因产业前景广阔,被誉为21世纪最富远景的产业之一,得到国家大力扶持。我国基因基础研究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差距不是很大,但产业发展却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如何拓展基因企业的融资渠道,促进基础研究成果产业化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需要各方积极探索解决之道。

    “从2004年到2008年,我国基因技术专利申请数量排名前十的国内专利权人有8家是高校,另外两家是科研机构,没有一家企业。”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张勤日前在中国基因科学暨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表示,虽然近年来我国基因技术专利申请数量增长较快,得到授权的专利数量也远高于国外,但专利的有效年限和有效率远低于发达国家,而且我国基因产业发展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近年来,全球生物产业增长速度是世界经济平均增长率的近10倍,包括基因诊断试剂、基因检测、基因工程药物、基因治疗、转基因等在内的基因产业被誉为21世纪最富远景的产业之一。目前我国市场上已有100多种基因工程药物,但要实现基因产业快速发展,形成较大的产业规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呼唤重大技术突破

    据张勤介绍,国内基因技术专利平均有效年限仅为4.8年,而国外一般为8.7年,而且随着年限临近,国内专利有效率下降幅度显著高于国外。

    “在没有重大技术突破的情况下,专利的年限当然比较短。”联合基因科技集团首席执行官秦义龙表示,如果我国基因技术有重大突破,则会产生一系列专利,专利的年限也会相对较长。目前国内很少有系列专利出现,这反映出国内企业虽然模仿能力很强,但创新能力仍然不足。

    秦义龙表示,重大突破是建立在一系列突破基础上的,要想取得一系列突破就需要有一个强大的团队。我国研究人员大多在高校、科研院所,企业好的项目比较少,但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教授、研究员基本是各自为战,形不成强大的团队,所以难有重大突破。相比而言,国外的研究人员大多在研发型企业,有能力研发出重大创新产品,中国企业还不具备这方面的能力,一直在跟着别人走,即模仿外国企业的产品。

    天津昂赛细胞基因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磊认为,我国基因产业存在一些问题,不利于长期发展。一是产业链条不完整,创新平台老化。企业和研发机构仅有仿制药开发经验,在创新药物基础研究、立项评价、质量研究、安全评价方面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在药物筛选、大规模哺乳细胞培养、抗体、基因治疗、蛋白质修饰等前沿技术和关键技术领域存在技术瓶颈,也未探索出成功的产业化服务模式。二是产业集成度低,人才、资金、设备匮乏而分散,缺乏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龙头企业。中小生物制药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缺乏参与全球范围竞争和做大做强的经验。三是传统经营管理手段已经落伍,缺乏复合型的经营人才。四是我国生物产业配套服务资源匮乏。战略研究、项目评估、战略咨询、信息交流、项目管理、专业培训、研发外包、会展策划、专利代理等服务水平低,例如一些项目因为管理不善而在时间和费用上均大大超出计划,一些政府资助项目无功而返,一些项目因为没有好的商业计划而找不到资助等。此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很多知识产权由于专利代理机构不专业而得不到有效的保护,因此急需专业化、高层次、遵守职业操守的知识产权代理服务机构。

    从市场出发加快产业化

    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志珍在中国基因科学暨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表示,我国基因领域的研究与世界先进水平差距不大,甚至有些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这为我国基因产业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记者了解到,我国在基因基础研究方面的确取了一些成绩,但在产业化方面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

    张磊表示,由于体制因素,我国生物技术研发机构重视核心论文而轻视技术转化,完成前期工作后就匆匆将“青苗”出手,不愿意继续开展缺少“突破性”的技术完善工作,导致上游先进、中下游落后的现状,即实验室科研水平高,产业化制造水平和产品市场拓展水平低。

    “从高校、科研院所的研究到开发市场化的产品,需要理念的转变。”秦义龙表示,目前高校、科研院所有研究成果,但不符合产业化的要求,而且高校、科研院所也很少有人会去将成果开发成产品,而大多数企业又没有这个能力。究其原因,“高校、科研院所对工程技术人员的培养严重不足,我国搞应用研究的人才太少”。不过,目前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产业化研究的界限逐渐模糊,有些项目虽然是基础研究但离产业化很近,一旦成功就能推广应用,这是一种值得注意的“特色”。

    长期以来我国科技成果转化难、转化率低制约了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科研成果转化需经过技术研发、中试、大规模生产三个环节。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的调查证明,经过中试的科研成果产业化成功率可达到80%,而未经中试的科研成果产业化成功率只有30%。张磊介绍说,先进国家在上述三个环节的资金投入比例为l∶10∶100,而我国目前仅为1∶0.7∶100,中试被忽视成为我国科研成果产业化的一个超级“瓶颈”,使得产业链上下游衔接不良,从上游转入中下游的应用性产品不多,科研成果转化率不高,产业化水平明显落后于国际先进水平。

    张磊表示,我国新药技术创新的主体仍然是远离生产现场的高校、科研院所,他们转让的基本上只是完成小试的研究成果,对后期放大生产的技术细节考虑得很少,而企业技术力量单薄,难以与高校、科研院所进行对接,导致许多技术含量较高的新药迟迟未能产业化。药品生产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资源,由于未经过中试,而且一些药物的生产需要很多苛刻的条件和高端设备,而企业并不了解,因此要么产品在放大中失真,要么无法生产出理想的产品。

    那么,让大学教授进入企业,合办企业怎么样?“我对大学教授办企业的看法很矛盾,一方面希望有更多的大学教授办企业,另外一方面大学教授办企业办得成功的很少,目前来看效果不理想。”秦义龙表示,联合基因有不少大学教授,但大多数教授眼中的市场与做营销工作的企业高管眼中的市场是不一样的。教授做的是基础研究,可以给企业指出一个比较可行的方向,接下来的工作由联合基因的研发中心完成,而研发中心招聘研究人员的要求之一就是甘于默默无闻,不是以各种奖项、头衔为主要追求目标。

    秦义龙表示,高校、科研院所脱离市场的现象既是上世纪50年代学习苏联的结果,也是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一个普遍现象是,一些教授在项目研究前没有进行市场调查,只是想当然地认为产品会有很好的前景就去研究,结果是拿着开发出来的产品找市场,而不是根据市场需求开发产品。因此,高校、科研院所的研究者应该多了解市场,多学习一些市场经济的基本原理。

    在科研成果转化中还存在一种普遍的现象,即新药在遴选、立项、研究、临床试验等各个阶段顺风顺水,市场的评估、调查、分析等也一致看好,但往往投放市场时“变脸”,致使企业的巨大投入打了水漂。秦义龙认为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有些企业并非真正想经营产品,而只是想通过炒作概念赚钱;二是有的企业虽然想踏踏实实地经营产品,但没有能力对项目进行评估,尤其是像基因这样对技术要求非常高的产业。虽然企业可以请专家评估,但专家往往纯粹从科研价值上考察,不了解企业的需求,因此可能距离产业化很遥远。

    新闻链接

    以平台建设促进生物医药产业发展

    日前,天津昂赛细胞基因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应按照国际标准建设综合性新药研发平台,为新药、特药产业化提供支持。

    截至2007年,我国已建立20多个符合国内药物非临床研究质量管理规范(GLP)标准的实验室和300个符合国内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GCP)标准的实验室或基地,但没有一个与发达国家互认;已建立4900多个符合国内药物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标准的生产车间,但通过发达国家认证的极少。这些平台、实验室、基地没有与发达国家互认,因此难以承担国际化的研究外包服务,影响了我国新药创制的国际化进程。另一方面,上述平台建设分散,没有形成一个整体的服务链,难以承担新药创制过程的全程服务。目前,迫切需要完善新药研发平台服务体系,并实现与发达国家的多边互认,使中国创新药物占领国内市场、走向世界,解决制约我国生物技术新药创制的重大难题。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

> 网络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