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控制药价:国外政府如何买单?

2009/9/4/09:47

   【慧聪制药工业网】在发展中国家里,印度算得上是最早制定全国药物政策并引入药物价格控制制度的国家之一。早在上世纪60年代初,印度便出台《基本物资法案》,其中有一章对药物价格控制做了专门规定。1979年出台的《药物价格控制法令》,建立起一套更为全面翔实的药物价格控制机制,明确规定347种药物为基本药物。该机制建立之后,印度的抗生素等基本药物的价格陡降60%?70%。有分析认为,正是由于基本药品的价格大幅下降,印度人口身体素质明显好转,死亡率迅速下降。直到1991年之前,很少有人为买药发愁。

  1991年之后,随着市场化浪潮的冲击,印度药品也走向自由市场,印度政府逐渐削减基本药物名单,1995年公布的基本药物名单只有74种。新生产的抗生素药物等都不在名单之列。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表的《世界医药状况报告(2004年)》,印度一度有一半人口买不起药,居世界之最。

  印度药店分国营药店和私营药店,国营药店的药物大都比较便宜,但问题是那里的药物种类不齐全。私营药店的药虽然种类齐全,但价格不菲。根据印度第五十五次全国消费者调查结果,印度2/3的患者将80%以上的医药费用在买药上。《印度教徒报》发表评论称,药品和其他商品不同,直接关系到人们的健康,即使是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也对药品价格进行限制,发展中国家由于贫困人口居多,更应该将控制药价作为以人为本的一项优先政策选择。

  2003年,印度一些专家向政府建议制定新的基本药物清单,该名单应该包括354种药,这些药基本可以满足印度人的健康需要。2005年12月,印度政府公布了《药物政策2006(草案)》第一部分,该部分内容主要是强调基本药物制度是印度医疗保障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控制药价政策是印度政府的一项重要政策,该草案拟分两部分,第二部分将具体规定哪些药物属于基本药物,并对基本药物进行限价。据悉,印度政府正在研究出台新的基本药物名单,该名单不仅涵盖很多常用药,而且包括治疗癌症等疑难杂症的药物。印度政府将通过基本药物制度改变人们买不起药的局面,从而提高公共健康水平。

  阿根廷的基本药物制度2002年开始实施,旨在向低收入和无保障的社会群体提供药物,现已成为消除社会不平等和保障大众健康权利的核心项目。

  在阿根廷,基本药物由政府卫生部门负责采购和分配,经过专门的配送体系直接送至分布全国的卫生医疗中心。民众到医疗中心就诊时,如果医生认为在基本药物目录中有合适的药品,就会按照计量和疗程免费提供。药品由卫生部门直接向厂商订购,生产环节由国家、各行政省份以及医院和大学的医疗机构负责,质量有较好的保证;还建立了国家级监督和质检体系,如阿根廷国家药品食品和医疗技术管理局以及国家药品实验室等专业机构均参与其中,有效地保证了该制度切实为民众服务,避免成为少数团体牟利的工具。

  在金融危机严重冲击下,阿根廷卫生部门仍努力保障基本药品制度的有效实施。在2008年召开的公共药品生产会议上,与会的卫生部门负责人和主要厂商均承诺,加强在初级卫生保健方面的努力,保证公共药品的生产和民众的基本医疗服务能够获得足够的资源,保持合理的价格,力争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带来的益处。

  记者走访了阿根廷的部分医疗网点,随机咨询了一些医护人员和就诊民众。一位叫胡安的药剂师告诉记者,阿根廷医院分公立、工会和私立三种,在不同的医院里,提供基本药品的情况各不相同。阿根廷的公立医疗服务体系由各级政府出资,覆盖了阿根廷大部分人口,主要面向普通民众,特别是中低收入人群,一些常用基本药物在公立医院里都可以免费获得。医生一般在开药时会询问开免费药还是自费药,病人可根据自己经济条件自选。但公立医院病人数量多、硬件较差,有时预约治疗需等待1?2个月,但常用药品基本可以免费供应。  

  工会系统医院仅为参保人员及其家庭成员提供医疗保健服务,取药程序也较为复杂。到工会医院看病,门诊药费自己出一半,住院时医药费全免。但在享受优惠价之前,必须先花上10比索(约合18元人民币)购得一张优惠卡,且每卡仅限一种药品。如果同时开了几种药,病人就需分别买几张优惠卡。

  阿根廷也有不少病人宁愿多花钱去私人诊所看病开药。私立医院的目标客户是高收入群体,就诊收费比较高,一般不提供免费药,病人须自费买药。如果病人有医疗保险,在药房买药时可享受4折左右的折扣。偶尔私人医生也会视病人病情和诊所内药品情况,为病人免费供药。

  一位名叫安娜的女士告诉记者,她曾因眼睛不适到私立医院就诊,主治医生开了3种不同的药品,她就跟医生商量说自己的病情很轻微,买这么多药有些浪费。医生觉得有道理,就给她开了一种免费眼药水。安娜认为,当前阿实施的基本药物制度是正确的,出发点是为了保障低收入民众也能够获得所需药品,是一项利国利民的政策。不过她认为阿基本药物制度目前也存在一些问题,这与阿根廷整个医疗体系现状有关,“如果能使基本药物制度执行过程更加周密有序,相信可以造福更多的民众。”

  巴基斯坦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响应世界卫生组织的号召建立了基本药物制度。1994年巴基斯坦公布了《国家基本药物清单》,随后在1995年和2000年又进行了两次修订,最终形成了现在共有29大类452种药物的清单。基本药物制度将大部分常用药的价格尽可能地控制在人们可以承受的水平,满足了民众最基本的医疗需求,更是穷人的生命保障。    

  记者在伊斯兰堡市中心的沙欣药店看到,环丙沙星每片价格仅为10卢比(1卢比约合0.08元人民币),扑热息痛的价格为0.6卢比/片,安定的价格是每片0.7卢比,利福平的价格是4卢比1片。而且这些还都是印在药品外包装上的价格,如果买得多的话,还可以有一定优惠。

  今年23岁的小伙子瓦希德是百货公司的售货员,他告诉记者,由于经常要向顾客介绍产品,这两天咽炎又犯了。他按照以前医生给他开的药方,直接到药房买消炎药环丙沙星。他说:“我久病成医,可以给自己看病了,每次买来消炎片吃上3天嗓子就好。幸亏这药不贵,要不我每月6000卢比的工资早就看不起病了。”

  说起巴基斯坦的医药制度,阿里卫生医疗中心的阿希夫医生介绍说:“为了保证医疗卫生的公平透明和最大限度保障民众需求,巴基斯坦实行医药分离制度。医院只管诊断、检查、治疗等,药品则专门由独立经营的药店负责。患者的医疗消费自主权很大,可以去任何一家自己喜欢的医院就诊,也可以到任何一家化验室化验和检查。

  巴基斯坦的药店分成平价药店和营利性药店两种,平价药店的药品全都来自巴政府出资经营管理的药品生产企业,虽然没有什么名贵药物,但药物种类还算齐全,价格也很便宜。不过,平价药店并不是很多,而占据巴基斯坦药品主体市场的仍然是那些私人药店。”

  根据巴基斯坦1976年药品法案第四条规定,每种药品的生产都应该保证满足市场需求,并且方便消费者获得。法案第五条则规定,未获得药品注册监管部门的许可,制药公司任何时候都不能让其注册药品停止供应,以造成市场药品短缺。然而,“商为利所驱”,许多巴基斯坦本地乃至合资的制药公司,把生产能力集中在一些利润丰厚、价格昂贵的药品生产上,人为地制造药品短缺,这使得一些用来救命的基本药品因为利润低在巴市场上难觅其踪。   

  据在巴基斯坦行医多年的一位资深中国医生透露,巴基斯坦存在着同一种药多名、多品牌,价格相差悬殊的现象,这主要是因为巴基斯坦的医药行业竞争很激烈;许多欧美大制药公司都在巴设有分支机构或者合资企业,这些企业生产的药物质量有保证,相对价格也高一些,而巴基斯坦本地的制药企业生产的药物价格较低,导致出现同药不同价的情况。

     西班牙 药方分“红”“绿”

    在西班牙,到医院看病后从来没有人提着大包小包药回家。西班牙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医、药分家的国家卫生体系。在职人员在缴纳社会保障金后,人人都有一个如银行卡大小的医疗卡,持卡即可免费就医。

  西班牙人看病先同本人所在社区医院医生预约,然后就诊,这是初级医疗。一般常见病社区医院都可以诊治。社区医院没有药房,医生视病情给患者开药,患者拿着药方到药店买药。药方分绿色和红色两种。绿色药方是给在职人员及其家属用的。拿绿色药方买药,患者需付40%的药费,其余由国家卫生体系支付。因病需长期服药的患者只需支付10%的药费。红色药方是给领取养老金的人员用的。持红色药方在药店购药,个人不付费,费用全部由国家卫生体系支付。社区医生视病情可将患者转到专科医院,即二级医疗。在二级医院就诊,患者所用药品全部免费。一位国内派到西班牙工作的朋友,其家人不久前因患急病住进一家公共医院。由于参加了社保系统,住院期间包括药品等各种费用均不用个人缴付,全都由公共医疗体系报销。

[1] [2] 下一页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

> 网络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