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基本药物零售价格公布 药店转型谋求出路

2009/10/13/08:32 来源:中国医药报 作者:李帅

   慧聪制药工业网10月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公布国家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格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公布了国家基本药物(共涉及2349个具体剂型规格)的零售指导价格,调整后的价格从10月22日起开始执行。

    与此前的指导价格相比,除49%的药品价格未做调整,以及6%的短缺药品价格有所提高外,45%的药品价格均有所下降,平均降幅达12%左右。如规格为25mg×100粒的复方丹参滴丸(滴丸剂),调整前为16.2元,调整后为15.4元;规格为125mg×10粒的华佗再造丸,调整前为45.3元,调整后为44.7元;50mg×20粒的阿莫西林胶囊,调整前为7.3元,调整后为6.2元……

    各地反应不一

    “通知”指出,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社会零售药店及其他药品生产经营单位经营基本药物,其销售价格不得超过新公布的零售指导价格。对此,不同地区药店的反应不尽相同。“道理很简单,竞争激烈的地区早已经过价格战的洗礼,药店的药价普遍低于新出台的指导价,药店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应;相反,竞争不激烈或较发达的地区,如北京、上海等地的药店药价偏高,接下来可能有很多产品需要调整价格。”一位业内人士说。

    在北京某知名药店,记者看到,该店销售的由昆明贝克诺顿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规格为500mg×16粒的阿莫西林胶囊,现售价为18.1元,会员价为15元,而新公布的零售指导价格仅为8.5元;北京大恒倍生制药厂有限公司生产的规格为250mg×30片的头孢氨苄片,现售价为10元,会员价为9元,新公布的零售指导价格为8元;同样,惠州九惠制药厂生产的规格为24粒的元胡止痛胶囊,现售价为10.7元,会员价为9.42元,新公布的零售指导价格则仅为7元……在记者收集的十余种基本药物中,没有一种现售价和会员价均低于指导价,半数以上的基本药物现售价和会员价均高于指导价;其余的,则是现售价高于或等于指导价,会员价则或多或少低于指导价——如规格为100片的复方丹参片(薄膜衣),该药店现售价和新公布的指导价都是11.9元,但会员价却只有4.76元;规格为100片的护肝片,现售价为18.9元,会员价为16.9元,而指导价为17.7元。

    对此,北京一位连锁药店的负责人表示,他所在企业的情况也差不多。“10月22日之前,我们有得忙了。”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北京的大多数药店恐怕也和我们一样。”

    与北京不同的是,重庆的药店似乎轻松很多,至少几位重庆药店负责人的语气是这样。“只有极少数的品种现售价高于指导价,绝大多数品种都低于指导价。”几天前,一位重庆药店的门店经理如是向当地媒体表示。如27mg×150粒的复方丹参滴丸(薄膜衣),新公布的最高零售指导价是25元,重庆药店的现售价普遍在20元左右;再如80万单位的青霉素注射剂,许多药店的现售价还不到指导价0.92元的一半。

    “前两年重庆药品零售行业血雨腥风的价格战拉低了药价,没想到,今天这些药店却因此尝到了‘甜头’。”重庆桐君阁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的一位店经理对记者说。

    价格优势不再

    “价格调整并非将偏高的价格调低至‘国家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格’那样简单。”上述北京连锁药店的那位负责人说。

    “至少首先要保证不赔钱,如果现有产品的价格还有下调空间,不必多说,立即下调。如果没有下调空间……”北京金象大药房董事长徐军曾向记者表达过这样的疑惑,根据新医改方案,所有零售药店均应配备和销售基本药物,但基本药物目录中的所有药品,药店是否需要全部配齐?目前还没有具体规定。如果国家不强制要求药店配备基本药物的范围,对于那些价格已经没有下调空间的基本药物,药店就可能有两种选择:其一是不再经营该基本药物,其二是为了保证品种齐全防止顾客流失,继续保留该产品,赔本销售。

    “不过最可能的做法还是更换厂家。”一位业内人士说,通常品牌厂家的产品要贵一些,比如在百洋健康药房网,同样是100片的护肝片,黑龙江葵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标示的市场现售价是20.9元,高于17.7元的指导价;而黑龙江红豆杉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产品市场现售价只有7元。尽管二者的会员价,也就是现在的实际售价分别为16.5和6元,均未超过17.7元的指导价格,但参照指导价,后者无疑有更大的提价空间,在价格相同的情况下,可能为药店带来更高利润。

    “关键是在价格优势渐行渐远的今天,药店是否还敢于提价。”不管如何选择,药店相对于医疗机构在药价上的优势越来越不明显已成定局。首先是政府举办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行基本药物零差率销售,消费者不用再支付原来需要承担的15%加价部分。另外,基本药物的报销比例将明显大于其他药品。“但在药店购买基本药物是否也能享受同样的‘报销待遇’,至少目前在北京还是个未知数。”徐军说。而在广州,自8月1日起实施普通门诊医疗报销以来,市民在社区卫生机构就医一样可以使用医保卡购药,医保定点药店的销售已经呈现出迅速下滑的态势。

    一个希望寄托于医保政策对医院和药店“一视同仁”;另一个希望则来自更低的采购价格。曾经,一些药店老总将其当成背水一战的杀手锏——希望通过小厂家的低价药继续保持价格优势。但未来的医疗机构药品招标是最高限价基础上的省一级招标,面对基本药物庞大的市场规模,药厂也希望以尽可能的低价争夺市场,如此情况下,药店想争取到更低的采购价格并不容易。

    此外,此次北京等地药店调整价还要考虑自己在行业内的价格优势。“一批药品面临重新定价,如何做才能比其他药店更具竞争力?”北京一位连锁药店的负责人说。近年来,各地价格战打得正酣时,一些药店卖场经常出现竞争对手前来“抄价”的情况,他们有的手中拿着笔和一叠写有药品名称、规格、产地的表格,进入卖场便把货架上的售价抄写下来,目的就是要“知己知彼”。“这次也许不需要再像那样大动干戈,但也免不了一番折腾,尤其是一些长期使用的慢性病用药,顾客对价格很敏感。”他说。

[1] [2] 下一页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

> 网络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