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制药工业网

药价暴利 体制之殇背后的人祸

2010/5/31/8:34来源:羊城晚报作者:秦淮川

   慧聪制药工业网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上周节目报道了一种叫做芦笋片的药,它的暴利是1300%,今天这个纪录轻松地就被另外一种叫做恩丹西酮的,也是治疗癌症的药给打破了,这种药的利润居然是2000%。(5月27日中央电视台)

    底线在沦陷,暴利无极限。1300%的暴利让人错愕,2000%其实倒让人平静,正如主持人所称,“上星期我们关注这个问题的时候,利润率是1300%,今天再关注这个问题已经到了2000%,下周如果我们再关注一下的话,有可能到20000%。”

    暴利药的症结在哪里?业内外人士已经对症下药,拿出了不少真知灼见。有学者称,药价过高,无非是两个方面出了问题,一方面是市场流通体制出了毛病。另一方面是政府的价格监管在某些环节也出了比较大的问题,这两方面如果同时失灵,那带来的的确是没有最高,只有更高。有业内人士也认为,“这已经不再是药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了。”

    但是,我们能仅仅把矛头指向体制吗?体制是有问题,但所有的问题不能都要体制扛,毕竟体制是人制定的,也是靠人来落实的。多年来国家为遏制药价暴利,所下发的文件和进行的制度设计,堪称多如牛毛,这些规章制度不能说全都毫无价值,但为何几乎沦为一纸空文?为何设计严密的制度,却成了牛栏关猫?制度不可能完美无缺,但即便完美无缺的制度,一旦在执行中发生异化,这样的制度也无法发挥威力。

    近日,《法制日报》披露建筑行业腐败,称建筑行业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可以用钱买通的。“与行贿的巨大收益相比,行贿的那一点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国为了保证一个建筑产品的质量,除了各类标准之外还有30多个法律法规,可以说已经涵盖到了每一个工序,但“豆腐渣”工程依然时见报端。我们缺少制度吗?不缺!我们缺的是对制度的尊重,缺的是对制度的执行。

    另外,笔者想到了学者孙立平提到的基础秩序问题。孙立平称,“有人对我国现有的反腐败措施与西方国家的反腐败措施进行比较,发现在一些领域内,我们的反腐败措施并不比西方国家粗疏,相反,有的甚至更为复杂和严密。但问题在于,它们就是不起作用。其原因就是基础秩序的缺失。不仅反腐问题是如此,其他许多制度的失败,也往往与此有关。”显然,药价虚高,也许与制度设计和制度安排有一定关系,但更说明制度运行的条件和基础出现了问题。

    以天价芦笋片事件为例,医院必须通过湖南振湘医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进行招标采购,而该公司是一家红顶公司。有论者说,“药价黑幕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监管没有到位,但它怎么能到位呢?监管者就是最大的获利者,总不能自己把白花花的银子监管掉吧。”

    日前,国家发改委宣布,为打击药价暴利,推出四项举措,比如,对属于企业自主定价的药品,加强市场购销价格调查,对政府指导价药品加强成本审核,建立基本药物动态调整机制,研究改进药品价格管理方法。坊间称之为猛药、狠药。但在笔者看来,如果不解决制度执行和监管中的溃败问题,再猛的药也会被稀释的,最终稀释到药效近乎为无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