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制药工业网

中国药品进入抢仿时代 低价背后藏安全隐忧

2010/6/22/8:44来源:《瞭望》新闻周刊作者:张涛 周正平 孙铁翔

    原创新药的“马拉松”之役

   中国医药的行业环境能不能在“黄金十年”里促成伟大的新药之梦?

   在“不差钱”的中国,新药研发还没有赢得投资者的青睐。

  慧聪制药工业网“中国只有制药,没有新药。”保诺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副总裁邓天敬告诉《瞭望》新闻周刊。

  邓天敬所在的是一家生物医药服务外包企业。这类为跨国医药企业服务、赚取“打工费”的企业近年发展迅速,其佼佼者甚至已经享受到国际业界的尊重。

  面对这种商业的成功,仍有相当数量的从业者颇为不屑——他们的终极梦想,紧紧锁定研制中国“重磅炸弹”级的新药。

  5月25日,中国化学(4.18,0.12,2.96%)制药工业协会副会长潘广成在“国际医疗产业及药物论坛”上称,从今年起,中国制药将进入“黄金十年”。

  那么,中国医药的行业环境能不能在这“黄金十年”里促成其伟大的新药之梦?

  “打工仔”

  与邓天敬所在的保诺公司一样,不少企业放下了新药研发的激情,专注于做跨国医药企业服务外包的“打工仔”——假设一个新药平均需8年研发时间、10亿美元的研发投入,这个游戏没有多少企业玩得起。

  保诺公司们利用跨国医药企业尤其是生物制药企业,看好中国天然药物资源和人才优势的机会,承担其前期新药合成、临床前医药研发等的工作。这些企业就是通常所说的CRO。

  在上海张江高科(10.03,0.25,2.56%)技园区,已经有33家CRO主要为跨国药企服务。而在去年北京服务外包的出口份额构成中,生物医药类增幅达149%。

  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副所长杜冠华说,我国医药企业承担研发外包是积累自主创新能力的过程,但其造成的环境污染、资源消耗不可小视。更严重的是,按行规,CRO因为接触了跨国医药企业技术资料,不能自行研发新药。

  邓天敬表示,他们虽然掌握了新药研发技术,但公司既然定位于服务外包,就不能违反行规自行研发新药。否则,“会让制药企业对与我们的合作产生顾虑,担心自己知识产权的安全性。”

  “这是一把双刃剑。”上海张江生物医药基地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兰忠说,为跨国医药企业充当CRO既给我国医药界带来商机,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一些企业丧失了自行研发新药的动力。

[1] [2] [3] [4] [5] 下一页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