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夭折的创新赛百诺:长不大的“中国创造”

2010/9/9/10:0来源:中国经济网作者:王勇

    【慧聪制药工业网】即使有难得的技术创新,但科学家与资本家的冲突,创始人与投资人的争斗,在中国商业环境和商业规则不够完备的背景下,几乎无可避免,结果两败俱伤

    “创新是一个链条,局部动是很难的。有的动有的不动、有的快有的慢是转不起来的。创新在早期阶段确实是一种精英文化,一个人、几个人在实验室就可以干,但到产业化、到临床再到市场就超出了个人的能力范围,进入了社会系统,此时就需要一个创新的社会环境。”在赛百诺创始人彭朝晖看来,现下我们面临的是一个非常糟糕和不规范的市场。

    2003年,赛百诺推出了世界首个基因治疗药物“今又生”,这是中国生物高科技发展的里程碑事件,有评论认为,其堪与杂交水稻、盘尼西林相提并论,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创造”。经过三年多的沉淀之后,无论是《科学》、《自然》这样的科学权威,还是《时代》、《经济学人》这样的舆论领袖,都对其成果表示认可,并将其视为“中国巨龙觉醒的例子”、“将确定中国作为科学超级大国的地位”。

    但人们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局。由于大股东湖北同济奔达鄂北制药公司(以下简称奔达公司)和赛百诺创始人彭朝晖的内斗,赛百诺走到了崩溃边缘,“今又生”也一度被吊销GMP证书。

    赛百诺案例,绝非一个脸谱化的“资本家赶走科学家”所能概括,它几乎囊括了“中国创造”的所有问题,早在研发阶段就已潜伏风险。

    众所周知,生物医药产业是个高投入、高风险的领域。中国的生物药市场相对狭小,政府对药价的控制又让巨额的研发经费难以在短期内回收。这便形成了一个中国创新药领域的特点—研发经费过于依赖政府支持,缺乏国外高新技术产业常见的风险投资支持。

    赛百诺初期虽然引入了风险投资,但各级政府先后投入的资金总额远远超过股东所投入的资金。不计各种无息、低息贷款,仅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和各种公共基金中,彭朝晖研发“今又生”所获得资金支持就在5000万元以上,这是“今又生”后期产业化及临床试验的主要经费来源。

    中国生物技术企业在某些产品的研发阶段领先于美国,而且能得到世界公认,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一模式。但是,中国目前尚无政府科技投入监管方面的法律法规,在资金管理上比较粗放,绩效考评和问责机制薄弱,考核业绩的主要指标是新药上市而非其后的销售

    因此,当“今又生”进入真正需要大手笔投入的市场营销阶段,缺乏专业投资者接盘的政府主导模式弊端便暴露无遗。

    中国缺乏能够吸引国际资本的重大创新,国际资本进入中国后也缺乏退出渠道,很容易形成资本与产业的错位。国际资本是以财务投资为主,重视的是盈利,所以喜欢从二级市场退出,但当时中国没有创业板市场(现在的创业板也毫无理性可言),想获利就要把企业拿到境外上市,成本高到让人望而却步,自然也就没什么兴趣。

    于是企业只能在国内寻找一些有行业经验的产业投资者,而这些人有根深蒂固的“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习惯,希望控制每一个环节。“中国医药界的产业投资者,很少能称得上真正的资本家。

[1] [2] 下一页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