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辉瑞收购惠氏后成为制药业世界第一

2010/9/16/10:20来源:中国医药网

    第一眼看去,格兰治堡(GrangeCastle)也不过就是个最常见的工业园区,大片的绿地上,点缀着标准化的玻璃幕墙和钢结构厂房。距离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十几公里的这片地界,因15世纪时伯明翰家族建造的一座古堡而得名,但几百年过去,古迹早已所剩无几。如今令这里名闻天下的,却是一座促成了全球医药行业最大并购案的工厂——格兰治堡生物技术基地(GrangeCastleBiotechCampus)。

    680亿美金背后的筹码

    2009年1月26日,当辉瑞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夫-金德勒(JeffreyKindler)与惠氏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伯纳德-波索特(BernardPoussot)联手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两家公司已达成并购协议时,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发出疑问:不惜一掷680亿美元的巨资,辉瑞所为何来?

    主流的声音是,鉴于辉瑞全球最畅销的明星药物立普妥(Liptor)即将于2011年专利到期,辉瑞必须像当年靠收购华纳-兰伯特(WarnerLambert)拿到立普妥、收购法玛西亚拿到西乐葆(Celebrex)一样,借助收购扩充自己的产品线,确保全球制药业老大的地位。

    然而,这个答案并未能解释的问题是,在当时的市场上,也有许多其他传统大型制药公司也在待价而沽,他们手头也有自己的潜在明星药物生产线,为什么偏偏是惠氏?就算惠氏手头握有全球销售额最高的疫苗沛儿(Prevenar)和在全球处方药市场销售额排名第5的恩利(Enbrel),但这两者已经上市多年,专利也有马上过期之虞。更何况,在制药业中,早有所谓的“me-too”药物一说,也即当市场上出现某种畅销的创新专利药物后,其他竞争对手沿用其研发思路、作用机理和作用靶点,在化学结构上进行一定修饰后研制出的规避了专利侵权问题的药物。以辉瑞如今在全球的研发和生产实力,如果只是为了拿到某一两种药物的专利,在众多强强并购带来复杂整合难题的前车之鉴下,在向小公司或实验室收购新药专利蔚为风气之时,为何逆流而动,采取这种连窝端的“笨”办法?

    《纽约时报》的记者娜塔莎-辛格(NatashaSinger)敏锐的看到了另外的答案:分子和平台。在她看来,惠氏对辉瑞最大的吸引力,便是在大分子生物技术药物领域的突出表现和未来的发展潜力。而10年前,负责惠氏全球药物业务的波索特冒着极大风险、斥资20亿美元在爱尔兰建成的格兰治堡工厂,作为全球最大的大分子生物技术药物生产基地之一,成了这次并购中惠氏最大的一个筹码。“借助对惠氏的收购,辉瑞一下子便从一个此前在生物制药领域甚少作为的公司,一跃成为生物制药和疫苗领域的世界第一……而要自己从头建造一个(像格兰治堡这样的生物制药基地),至少需要5年的时间,以及10亿美元以上的投入。”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中,辛格这样写道。在时间就是金钱的制药业,5年意味着什么?2008年,沛儿给惠氏带来的收入为27亿美元,恩利,38亿美元(注:恩利当年销售总额为64亿美元,但在北美,这款药物由安进(Amgen)和惠氏共同销售。)

    小分子与大分子之战

    要理解辛格的判断,先得了解,新一代的生物技术药物与传统的化学药物相比,究竟有哪些根本性的不同。

[1] [2] [3] 下一页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