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上海阿伐斯汀事件调查:药品疑被污染

2010/9/16/11:20来源:时代周报作者:龙婧 马欢 实习生 路琳娜

    【慧聪制药工业网】61名眼疾患者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注射一种叫“阿伐斯汀”的药而眼睛肿痛,视力模糊。令人讶异的是,“阿伐斯汀”仅被允许用于转移性结直肠癌,未被批准用于治疗眼疾,甚至它还没有在大陆上市。

    一时间,医院被纷纷质疑为拿患者当小白鼠,甚至是谋私利。而医生则强烈否认,因为“阿伐斯汀”用于治疗眼疾,国外有许多成功先例,而且该药疗效好,价格低,他们也是为患者考虑。

    那么,这场纷争中,谁是谁非?患者又何去何从?

    所有不良反应都源于一次眼底注射,注射的药物叫阿伐斯汀(Avastin)。

    9月8日,48岁的纪昀(化名)因视网膜病变,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第一次注射了阿伐斯汀;同天,75岁的林昭(化名)因眼底黄斑,第四次注射了阿伐斯汀;一起注射的还有来自舟山的72岁的卢大爷,来自江苏的高中生周港……几个小时到1天后,他们陆续出现了眼部红肿、视力模糊的症状。

    9月9日,上海市卫生局发布声明,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市一”)55名患者在接受眼科注射阿伐斯汀药物治疗后,出现眼部红肿、视力模糊等不良反应。一天后,这一数据被更新为61人,其中有17名患者接受了部分玻璃体摘除手术。接受注射人数则被公布为116人。

    但卫生局未在声明中提及的是,阿伐斯汀今年刚刚在中国获得批准文号,还没在大陆正式上市,药监局批准的适应证,也仅限于转移性结直肠癌。

    被注射的眼睛

    经过治疗,前两天让纪昀夜不能寐的剧痛,已逐渐消失。但眼睛依然视物不清,他有些担心。负责治疗的大夫安慰说,他的情况比较乐观,应该没有太大问题。“谁知道呢,也许吧。”他扭了扭头,眼睛上蒙着的银色铁罩,折射出一道冰冷的光。

    9月5日,在老家医院医生的推荐下,纪昀来到市一就医。检查后,医生向他推荐了阿伐斯汀这种药物。“就给我说比较便宜也比较有效,我就同意打针了。”随后,医生给了他一个预约的号码牌,让他9月8日凭号码牌到一楼119室交钱,然后换注射牌上二楼手术室打针。

    打针前,病人们都签署了协议。协议正反面都是满满的字,大家排队签名。协议内容很多,比如“Avastin注射针剂我国以及我院药房尚未引进,一瓶针剂价格较高,目前是自费,不属于医保报销范围,可供约40人共用,所以每次注射前由一名患者自行买药,当次注射病人共同平摊药费”。又比如,“根据文献报道,局部注射并发症主要是出血、感染、高眼压、白内障等,能导致视力不可逆丧失,并发症发生率为0.1%到0.01%不等。”纪昀没细看就签了名。也有不少患者细看了,但还是签字。

    多名患者回忆,打针过程很快。病人换上消毒服,走进手术室,阿伐斯汀被打进眼睛玻璃体,然后,用纱布蒙住打针的眼睛,医生再嘱咐两句,就可以回家了。

    下午1时多,纪昀注射完,回到了老家。当晚6时,他遵医嘱拿掉纱布,发现眼睛充血,视线模糊。“我以为是正常反应。但是第二天头疼了一整天。”感到不对劲的纪昀于10日打电话给医院咨询,被告知必须复查。

[1] [2] [3] [4] 下一页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