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谁给中药架了一把火?

2010/11/23/11:0来源:《中国经济周刊》作者:王辰越

    安国市市场管理局局长李士民告诉记者:“药材原产地和集散地的价格倒挂问题非常严重,原产地价格虚高,造成了今年一种‘产品倒流’现象的发生,不少药材商见到产地价格高,将药材从集散地又运回了原产地,以赚取差价。这扰乱了市场秩序。”

    当地官员否认“炒作抬价”

    在安国,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药材药材,多了就是草,少了就是宝。

    在安国药材交易大厅市场管理办公室里,安国市药监局市场科科长韩士凯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造成药材涨价主要是三个原因:第一是国际因素,通货膨胀造成的;第二是成本价格上涨了;第三就是原产地减产。”

    对于“游资炒作”之说,李士民并不赞同:“我觉得外界舆论所谓的‘游资炒作’之说,和实际情况不符,事实上,这并不是造成安国市药材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现在各种费用,包括化肥、种子、人力成本都涨了。”

    他告诉记者,前几年,农民种一亩地管理费用就要1000多块,药材价格还普遍偏低,一年到头收获的药材卖不出好价钱,只能用来当柴火烧。现在各项成本都提高了,1998年那会儿雇一个人一天也就十来块钱,现在得七八十块。化肥、种子的费用也涨了。“过去一亩地管理费用1000多块,最多2000块,今年没有4000块下不来。因此,药材价格其实是在趋向合理的发展。”李士民说。

    在和药农的攀谈中,记者了解到,前几年,药材市场价格普遍低迷,不少药农甚至选择改种经济作物。

    “什么赚钱种什么,去年种的白术,赔了1000多块钱,今年改种小麦了。”一位药农告诉记者,“药材作物的种植工艺复杂,收获之后还需要雇人进行初步的加工,总体的管理费用远远高于粮食。”

    “我们不欢迎记者。”一位药材商在得知记者的真实身份后,显得有些不高兴。“总有记者过来我们这采访,然后就写稿说我们农民哄抬物价。前几年药价低,我们都吃不上饭了,那时候怎么没人报道呢?”

    药材太贵,加工企业“停业”

    “好多药厂都停业了。药材进价比零售价还高,这生意怎么做?”从事饮片加工的程利带记者看了他的作坊,墙角堆着大袋的原料,机器停转,一片冷清。

    药材价格的疯涨让很多药材加工企业骑虎难下。中美合资的美微制药厂总经理韩刚告诉记者:“去年的订单还没完成呢。现在很多国外的订单都不好执行,药材价格涨得都没边了。原料太贵,人家也不想下订单。库存的原料已经快用光了。”

    “我们在一些常用原料的原产区都会派专人指导农户种植药材,然后以一个比较高的价格收购,如果定低价,那农户就都卖给出价高的人了,所以必须出价高。但是,今年的价格一涨再涨,收购价已经很高了,再涨就赔钱了。现在有些订单只能延期执行,等等看价格怎么样。有的药材价格也落了,但是还是涨的多。”韩刚说。

    “国家如果建立相应的储备机制,给药农相应的补贴,药价就不会涨得这么邪乎了。”李士民认为。他告诉记者,以前,安国还有国家直属的一级站、二级站,用来储备药材。但是1998年以后,这些储备站就因为种种原因关闭了,这样就导致了药材市场出现缺口的时候国家没有库存来堵缺口,价格自然就上去了。除此之外,如果能给种植药材的农户一些相应的补贴政策,调动药材种植户的积极性,国家再定一个比较合理的指导价,这样就既能防止游资炒作,也不会发生“药贱伤农”的现象了。

上一页 [1] [2]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