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输液成暴利 药品降价难撼高价吊瓶

2011/1/17/9:24来源:半岛网

    【慧聪制药工业网】国家发改委最新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医疗输液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人输了8瓶液,一个“全民输液时代”悄然到来?

医院

输液成医院暴利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小到感冒发烧,大到做手术,输液被很多人视为“必不可少”,可因此“受苦”的却是患者及其家属,不仅钱包瘪了,患者身体还要遭罪。当下,尽管药品价格一直都处于被打压之中,但在输液泛滥成灾的医疗环境中,最该降价的吊瓶价格却始终坚挺着,这其中包括公众普遍熟知的抗生素,还有一些陌生的营养液。一些重症患者每天光输营养液就要上千元,“医”和“药”结成的利益同盟中,输液俨然已成为药品暴利的最后一块“保留地”。

    误区

    壮小伙,一年输液九瓶

    “吊瓶森林”——这是青岛各大医院输液室的真实写照。当前的寒冬季节导致感冒盛行,输液室里又排起了长队,坐着、躺着、站着挂吊瓶的人随处可见,还有家长手举输液瓶给孩子打“点滴”。

    假如你感冒了,会不会选择输液治疗?带着这个问题,记者近日采访了青医附院、市立医院、第三人民医院的20位感冒患者,结果有12人表示感冒后输液是第一选择,有5人说感冒加重就会选择输液,还有2人说是听医生意见,只有1人明确表示不愿意输液。

    今年30多岁的董明荣就对输液“情有独钟”,他认为输液是治病的最快途径。

    “我轻易不感冒,一感冒就不容易好,靠口服药没有用,到医院打上几天吊瓶就好了,省时还少受罪。”董明荣告诉记者,这几天他发低烧,一到医院就让医生给开输液单,结果打了3天、共6个头孢菌素类等抗生素吊瓶,花掉了600多元,烧确实很快退了。在过去的2010年里,董明荣说自己感冒了两次,每次都是通过输液治好病,全年共输了9瓶液。

    在记者采访中,市民叶女士是明确反对一感冒就输液的,可是她也有自己的苦衷。“我都是劝我家人和朋友不要随便输液,输液输多了肯定不好。但我5岁大的女儿只要一感冒发烧,我心里面就矛盾极了,不输液好得慢,输液又怕有副作用,那种感觉太难受了!”叶女士说,她女儿去年有一次发烧到39℃,吃退烧药不见好,医生检查说回家静养就可以,可叶女士实在忍不下心,就带着孩子去医院挂吊瓶,花了300多元钱才治好病。

    危害

    一天6个吊瓶晚上失眠

    输液被当成快速治病的“灵丹妙药”,可随之带来的潜在风险却不为众多患者所知。业内人士透露,输液一直是各大医院药品不良反应的“高发地”,至少能够占到六成到八成,患者在选择输液时不仅要多掏钱,还要承担着不确定的身体损伤。

    市民王女士近期由于严重贫血到市内一家医院住院,简单的问诊之后,医生一口气给开了一个多星期的输液单,还表示只靠吃药效果很慢,可能导致病情加重。这份输液单中包括维生素C、注射用复合辅酶、葡萄糖注射液、注射泮用托拉唑钠、注射用环磷腺苷……一个个药品名词让王女士感到头晕眼花,每天她都必须挂6个不同的吊瓶,护士定时过来更换,这让王女士的两个手背上布满了针眼,每天光输液费就达到200多元。

    “我从来没打过这么多的吊瓶,医生也没有告诉我有什么副作用,打了两天就开始觉得腿特别痛,后来就是成宿成宿失眠,晚上一躺在床上就觉得脑袋疼。”王女士到另一家医院找医生检查,医生了解情况后认为这是由于输液过多引起的神经系统不良反应,建议王女士减少输液量。听从了建议之后,王女士的失眠症状才有所缓解。

    动不动就“上汤”患者被潜规则

    抗生素、激素、维生素和输液,这被医生私下戏称为“三菜一汤”,只要有过看病经历的市民,无论小到感冒腹泻,还是大到手术开刀,打吊瓶常常是必不可少的。

    以第三人民医院为例,这家位于李沧区的二级医院,每天至少有150人过来输液,而像青医附院这样的大型三级医院,仅本部每天输液人数就能达到400多人。“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是条所有医生都知道的常识,可一瓶小小的输液瓶,背后却缠绕着药厂、医院、医生等各方的经济利益,医疗常识在“潜规则”前显得不堪一击。

    “比如治感冒,要是口服药最多五六十元就能解决,可输液就不一样了,价格能翻上好几倍,花千元看个小感冒也不稀奇。通过多开吊瓶,医院收入能更高,部分医生收到的回扣也更多。这种现象在基层医疗机构更严重,有些小诊所就是靠输液养活的。”青医附院药剂科主任隋忠国表示,医生对于是否输液拥有很大自主权,加上患者生病普遍爱追求“短平快”的治疗效果,吊瓶由此成为众多医疗机构创收的“大头”。

    市立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介绍说,在他参加的某次医疗会议上,有专家提出8成左右的输液是没有必要的,与会的多数医生也都认为有道理;还有医生提出“中国患者可能是全世界花冤枉钱最多的患者”,可“慎重输液”这一理念,却在现实中不堪一击。“并不是中国人喜欢输液,很多情况下都属于‘被潜规则’了”。这位专家表示。

    揭秘

    “吊瓶森林”惊险暴利

    输液是医院的暴利领域,而营养液的暴利空间更是惊人。近年营养液领域的“新药”可谓层出不穷,“转化糖注射液”就是其中的一种。实际上,它并非什么新药,其原料成本应该与葡萄糖注射液接近,可是就借助一个好名字,要价就有天壤之别了。业内人士透露,5%葡萄糖注射液250ml,塑瓶包装的为每瓶3元左右,同样是250ml的转化糖注射液,塑瓶包装的却高达五六十元。

    输营养液,一天要花1600多元

    今年29岁的徐先生现在一听到“营养液”仨字,心里就会感觉不舒服。

    去年在一次施工作业中,徐先生受到尖锐物撞击,肠子被刺穿破裂。在青岛一家三级医院接受治疗时,又遭遇腹膜炎发作危及生命,一直在ICU重症监护室住了两个多月时间。由于肠道破裂不能进食,徐先生身上插着十几根管子,氨基酸、脂肪、糖、盐、维生素等各种营养液经此流入身体。

    “输液时总有恶心想吐的感觉,可医生说不输不行,输了不到一个月,医生又诊断出我有了高血糖、黄胆等症状,推断是营养过量闹的,再输可能就引发脏器功能衰竭,这才缩减了药量。”徐先生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后来,医生改用把食物打碎,通过胃管输入体内的方法,这加快了徐先生的恢复速度。

    当徐先生高兴得想要出院时,仍对超贵的医药费耿耿于怀,除去近10万元的治疗费和药费不说,两个月中输营养液就花了10万多元,平均每天1600多元。徐先生至今不解:不是用来治病的营养液,咋比治病药贵这么多?

    高价吊瓶赶走屁股针

    从2009年到2010年,青岛各大医院都按国家规定进行了数次药品大规模降价,尽管口服药、抗生素等药品价格有所降低,却难以撼动营养液的高价地位。

    “每次药品降价,抗生素、营养液等主要输液药品就像‘禁地’似的丝毫不动,就算降也是葡萄糖这种普通输液药品降价,患者很难得到实惠。”一家医院药品采购办负责人透露,像250ml的葡萄糖降一次价才五六毛钱,降价后也就4元多钱,而一瓶250ml的氨基酸营养液300多元,价格却连五六毛都降不了。

    青岛一家药厂营销人员表示,外资输液产品占据国内输液药品市场的优势地位,价格高昂难以避免。“再加上卖药是医院挣钱的主要途径,而给病人输液是赚钱最快且‘最安全’的方法,例如孩子感冒,如果用好一点的抗生素,如先锋,一次100元左右,一个疗程三五天下来,就是好几百元。”这位营销人员称,注射剂型药品价格能比口服型价格贵十几倍,其实疗效都差不多,还有屁股针如今几乎在医院绝迹,就是因为输液比打屁股针更有利可图。

    “输液病”比疾病本身还可怕

    “医院里药品不良反应大都是由输液引起的,几乎天天都能碰到,比如,普通人可能觉得输营养液就是补充补充营养,不会发生严重不良反应,这是一个误区,一些营养液的实际营养作用还比不上日常饮食,可价格够吃好几顿酒席。”青医附院副院长、ICU主任医师孙运波介绍说,正规营养液制作都是按照固定营养成分比例统一配置,缺乏个性化用药供应,为引起不良反应埋下了隐患。

    “90%的感冒都是病毒感染,抗生素是用来杀灭细菌的,对病毒感染没有疗效,大多数感冒一个星期左右就可痊愈,不辨别情况一上来就打点滴纯属浪费。”青医附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蒋捍东说。

    孙运波还提醒说,口服药物进入胃部后,有一个人体吸收接纳的过程,它比打针更为安全,而输液的优点是药物吸收迅速,见效快。不过,输液需要刺破皮肤、肌肉或血管,稍不注意就会引发如感染、刺伤神经、传播疾病等副作用,而且输液时,大量患者在一个空间里长时间相互接触,容易发生交叉感染。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