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今年三七价格暴涨大大增加药企成本

2011/1/18/9:0来源:都市时报

    【慧聪制药工业网】自从楼市新政向炒房客宣战以来,流动性过剩的“炒作”现象似乎更加泛滥。不仅表现在黄金上,还向多个领域蔓延,如大蒜暴涨、绿豆疯狂、虫草上涨高达万倍。在“中国三七之乡”文山也正在上演一场“价格大战”——“无路可逃”的资金在这里让三七疯狂,价格一年间上涨了10倍之多。

三七

今年三七价格暴涨大大增加药企成本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三七价格一年涨了10倍

    1月9日,在文山州三七国际交易中心后面的临时性三七交易市场内,还不到8点,市场内就已人声沸腾。三七流通商黄先生像往常一样穿梭在市场的每个角落,问问这家三七的价格,再看看那家的三七,但一直没出手。“三七如股票,价格还处在高位,还不宜买入。”黄先生说,现在几乎没有三七流通商敢存货,谁知道今后价格会上演哪出戏呢?

    在市场门口不远处,记者与坐在一堆三七后面的杨女士说起三七话题:“现在的生意应该好做吧?”“还不错!只是价格让我们看不懂,现在也只敢小打小闹了。”虽说是小打小闹,但是从她早上的一笔交易看,战绩还是颇丰:8点多钟,三七刚刚上市,她以每斤172元收购了1000多斤三七。在11点多时,以175-180元的价格卖了出去。3个小时就赚了数千元。

    一位正在购买三七的老板说:“是三七价格把我带到云南来的啦。”听口音是一位来自广东的老板。他说,他是去年过完春节后来云南的,三七价格从他来的时候开始一路狂涨,还没反应过来,价格就从最初的50多元一公斤噌噌地上升到600多元,也就是一年时间。“还好现在三七价格正慢慢回归理性,从最高价600元一公斤,下降到了现在的均价320元一公斤(60至80头三七)。”

    “炒三七”有多种操作手法

    1月8日,在文山临时性三七交易市场内,大约有三四百人在市场内交易,但基本找不到种三七的农户来交易。这些人都是来自全国做三七买卖的,行业内称三七流动商(户)。这一天上午9点半至中午12点,市场内交易的量很小,大约只有几千公斤,原因是这天不是交易日。要等到星期天,更多的三七种植户才来到市场,这样也就不是流通商的独角戏了。

    相比8日,9日(星期天)也就是文山人说的赶街天,也是三七的交易日。这天记者找到了一位三七“向导”——余育艳。她是文山苗乡三七公司这个传统家族企业主的小女儿,4年前涉足三七行业。做三七后,她每天都有三四个小时要泡在市场里,只要一有三七入市,她也会像其他老板一样,把带泥土的三七送入嘴巴,咬一咬、看一看三七是否已排干了水分。由于进入市场的三七多数没有洗过,所以市场内总是尘土飞扬。余育艳还自嘲,做三七后自己就成了文山穿得“最脏”的女孩。“我与你们打交道,穿的是最干净的衣服了。”

    8点进入市场,余育艳先是带记者绕交易市场走了一圈,她自己则了解了当天的交易价格,也让记者对整个三七行情有所了解。

    余育艳为我们推荐了几位有代表性的三七流动商进行采访。一位来自广东的黄先生说:“目前三七的价格让我们很看不懂,就像看不懂一些大片一样,让人永远不知道结果。”

    通过对多位流动商的采访了解到,其实“炒三七”有多种操作手法。小炒家通常是购进三七后两三天内卖掉,这样能降低风险,还能加速资金周转。而对于一些资金以百万来计的中型炒家而言,近来的操作手法通常是在存货量达到数吨以后再统一出手。

    10多位流通商都表示:“现在没有存货,因为三七价格太高,大家都耗不起。”但余育艳说,这些流动商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存货,一些大的流通商存量都在数十吨以上。

    云南省文山州三七研究院院长崔秀明说,他们调查得知,三七流动商大约有2000多人,一半是云南本地的,一半是广东等外省的。

    “目前这些流动商驾驭着三七的价格。除了大型药企,他们就是三七的价格风向标。”文山三七药企一位负责人说。

    高价三七造就多名千万富翁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人说,三七选择了文山作为自己的生长之地是明智的,文山选择了三七作为自己的发展之路却是艰苦的。或许由于珍贵的东西都来之不易吧,种植三七的七农要极为精心地照顾三七三年以上——第一年育苗,第二年移植,直到第三年以后才得以采摘。

    文山州生物资源开发和三七产业局副局长胡宗红介绍,在三年时间里,要不断根据时间等因素为三七搭造、调整遮阴棚,才能使三七获得最适宜的透光、温度和水分。“每株三七都像七农的一个孩子,他们的心与三七时时连在一起。”

    种植三七到底有多少酸甜苦辣呢?1月7日,我们从文山市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抵达砚山县东北部的干河乡法都克三七种苗基地。

    刚进入法都克村,就见到三七老板邱光旭开着刚买不久的丰田RAV4驶向自己的种植基地。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就到达了他的种植基地。基地一侧,一些村民正在搭建三七遮阴棚。

    邱光旭说,2003年他从宣威来到文山,在朋友的引导下,把自己带来的10多万元全部投到了种植三七上。刚开始种了10多亩,没有赚钱,还找朋友借了10多万元。度过困难期,2008年时,邱光旭开始扩大种植规模。

    此前,也许邱光旭从来没有想过三七会涨到最高600多元一公斤的高价。今年,他的三七种植基地将达到280亩,按照现在的行情算,每亩成本在3万元左右。那么邱老板的资产将达上千万元。在文山,像邱光旭这样的老板很多,他们因三七而成为千万富翁。文山州生物资源开发和三七产业局一位工作人员说,很多三七种植户都发了财,一些七农还买了宝马、奔驰等豪车。

    专访

    三七产业局:

    价格暴涨

    属“纯市场行为”

    一年的时间,三七在云南市场的价格涨幅高达10倍,是谁导演了这场“疯狂的三七”?带着种种疑问,记者专访了文山州生物资源开发和三七产业局副局长胡宗红。

    记者:2009年下半年至2010年上半年,三七价格暴涨,主要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胡宗红:从现在来看,三七价格暴涨主要是受市场供求、自然灾害两个因素影响。2008年文山遭受霜冻灾害三七减产,2009年下半年至2010年上半年整个云南都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干旱。在这个时候,三七市场的需求量是在不断扩大的,因此在短时间内出现供不应求、价格暴涨的情况。另外,三七种植的生产资料成本急剧上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三七原料价格的上扬。

    记者:很多人都说高位三七价格是企业囤货和社会游资炒作造成的。您对此怎么看?

    胡宗红:对于是否有人恶意炒作,国家发改委也派专人入滇调查,并未发现三七价格是不合理上扬的。同时,经过省、州发改委的联合调查,高位三七价格是市场规律在起作用,没发现州内和州外企业倒买倒卖的现象,也没发现省外企业在州内有大宗交易,同时也不存在市场炒作和囤积居奇的现象。因此现在的三七价格属于纯市场行为。

    记者:目前三七价格较去年有所下降,并趋于不断回落态势。政府在这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

    胡宗红:价格大涨大跌对三七市场是不利的。自去年7月份以来,我们多次召集三七种植、经营户代表座谈,听取意见、传递信息,并于7月18日联合州发改委、文山县政府在三七原料交易市场召开三七产业发展情况通报会,帮助种植户和经销商研究市场,分析说明三七价格涨跌原因及其危害,引导他们用价格规律正确看待、把握市场供求关系,合理规避市场风险。现在,三七价格稳定。

    记者:文山三七的种植面积不断扩大,三七种子、耕地等成本增加,专家预测几年后三七市场供大于求,价格将会下跌,三七种植户将出现亏损。您认为这种说法对吗?

    胡宗红:2009年干旱导致三七种子减少,因此出现价格上涨,目前在800元一公斤左右。从成本测算来看,如今平均每亩三七投入在2.5-3万元,三七农户的收益大约每亩7000元。随着三七种植面积的扩大,肯定会出现供应量增加的问题,但是经过几十年的种植积累和涨跌考验,我相信三七农户不会出现跟风,而且如今的三七价格不可能降到三四年前40元的水平,更不会出现上世纪80年代时的大跌。我认为三七的价格还是没有完全体现它的价值,以现在的市场情况来看,合理价位在310-320元/公斤。另外,全国现在有上千家药厂需要三七,供应量增加时,市场需求量也在增加。

    记者:近两年,不断有省外知名企业进入文山种植三七。这是政府提高三七知名度的举措吗?

    胡宗红:“十一五”期间,文山共吸引香港华润集团、广药白云山、广州康美集团等客户的关注,并促成了云南云科药业公司、天津天士力集团、云南白药集团等到文山投资开发三七产业,其中天士力主要搞种植,云南云科药业也将建年生产80吨的三七生产线。这些企业的进驻,对文山来说不仅带来了知名效益,对文山的种植户来说也提高了抗风险能力。

    记者:这么多企业进入种植领域,会给文山三七农户带来影响吗?

    胡宗红:对于这些企业,更多的是希望他们能在文山做三七深加工,这样不仅可以改变三七的初级生产模式,还可以解决当地的就业问题。对于是否会抢夺三七农户的市场,我认为这些企业要依赖农户种植。因为三七种植不是你有钱就能种出来的,而需要丰富的经验,这就体现在了农户在种植三七的优势上。因此,企业和农户会共赢。

    时间回到7日下午5时,文山的阴天让黑夜提前来到。

    砚山县干河乡法都克村的山脚下,邱光旭还在招呼着小工搭建三七的遮阳棚,准备栽种新三七。三七的种植让他由一个负债10多万元的农民成为身价千万的富豪。但是邱光旭也有烦恼的时候,由于三七过了3年的种植期,这块地在30年左右时间就不能再种三七(专业人士介绍,强行种植后会出现各种病虫害和质量不达标等问题),如今文山能种三七的地越来越少,去年900元/亩的土地租赁价格已涨到目前的1200元,而且还越来越少。

    价高地少药企蜂拥文山“圈地”

    “三七价格高了,也引来了更多的关注。不仅是来文山做三七生意有钱,还有大量的三七需求大户。”三七种植户王汝祥说,这也许对文山近期是一件好事情,而对于远期,将有损当地农户利益,现在可以种植三七的土地越来越少,随着外来企业的进入,将更加加剧种植地的缺乏。

    据介绍,天士力是国内第一家到文山投资三七种植业的制药企业。该企业准备设三七良种育苗基地1080亩,优质三七种植基地5400亩。“在三七原产地‘圈地’是为了降低药品的成本。”天士力证券部有关人士解释道,因为去年三七价格波动过大,给他们造成不小的成本压力,他们希望做到成本可控、质量可控。

    与天士力一样,只要有三七入料的药企今年都陷入了集体焦虑。白云山一直是全国三七大用户之一,从前年9月开始,就着手筹划在文山州建基地的事情。去年上半年,白云山和黄中药在昆明与文山三七研究院、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分别签订协议,计划三年投资5亿元,在文山建立两个5000亩的三七GAP基地。除了白云山和天士力,2009年12月19日,云南白药与文山州政府签订《合作开发文山三七产业战略协议》,文山州政府将文山州制药厂所持云南白药集团文山七花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以及文山州制药厂的其他资产全部无偿转让给云南白药。

    丽珠集团、梧州制药到文山洽谈基地建设也正浮出水面。在药企大佬们忙于“圈地”的背景下,目前在文山已经很难找到适合大规模种植三七的土地。因此,三七的种植范围已经扩大到红河、玉溪、石林等地。

    连作障碍投资近5000万元解决

    9日中午12点,文山迎来久违的明媚阳光。文山科技示范园内,余育艳来到园区查看育苗情况。对她而言隔天来园区看看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作为家族企业的一员她的责任不轻。而对于整个苗乡三七公司来说,由于受三七连作障碍的影响,公司的三七种植基地遍布云南各地,其最大的种植基地甚至设在石林。

    “种植三七的人每年会像候鸟一样迁徙。由于土地缺乏,苗乡三七每年会提前储备土地以备不时之需。”余育艳说。余育艳的说法也得到文山州三七特产局工作人员的认可。

    目前,由文山苗乡三七公司投资建设的文山科技示范园便致力于解决三七土地连作障碍的问题。园区位于砚山县盘龙乡,项目规划占地500亩,总投资近5000万元。项目已于2009年11月开工建设,其中一期建设260亩。将开展针对三七品种选育、连作障碍研究、农残和重金属降低、营养与施肥等4个方面的应用基础研究和技术引进,解决三七基地建设面临的技术困难。

    走进科技示范园,工作人员正在进行三七苗的移栽工作。在三七种苗的地头竖着“紫根三七选育试验”等标识。苗乡三七技术总监陈中坚表示,一旦三七种苗培育成功,新品种会具有抗病虫害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会解决连作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该园区与云南农业大学共同研究开发的无土工厂化育苗将颠覆三七种植的传统模式,彻底解决三七连作障碍。

    在园区内的实验室里,一股蒸汽袭来让眼镜蒙上雾气。整个实验室上方为滴水设施,种植三七的装置远离地面由一个个小方块组成,装置内放置的是与土壤成分相似的原料。陈中坚介绍,其优势在于病虫害较少,预计2011年底将培育出第一批新苗。“该项目投入1000多万元,由云南农业大学校长朱有勇任首席科学家指导培育,目的就是能够解决三七的连作障碍。现在大家都在期待新苗培育成功。”陈中坚表示,由于成本投入过高第一批种苗的价格会在12元/棵,随着工厂化育苗的发展形成规模后价格会降下来。对于未来的发展目标,陈中坚表示,研究成功后2013年公司将大规模生产,努力解决文山1/3三七种苗的供应。

    文山州三七研究院院长崔秀明预测

    未来三年三七价格将走低

    三七,形状酷似人参,剪口似头,根似手脚。其药用价值也与人参不相上下。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就是这一棵小小的三七因其药用价值和价格的暴涨让很多人遐想无限。来到文山后从众人口中得知,如果你想知道三七的前世今生有一个人非找不可——文山州三七研究院院长崔秀明。

    见到崔秀明是在他的办公室内,戴一副边框眼镜十分斯文,讲话的语气中也透着学者的风范。提到三七,崔秀明用“云药的发展离不开三七的发展”来概括三七在云南中药材中的地位。“据统计,云南有6000多种中药材,但是知名的除了三七、天麻等确实不在多数。三七在整个云南中药材产业中占到35%—40%,因此要发展云药,三七的发展必须得到保证。”崔秀明表示,随着近几年的发展,云南三七产值已经达到30多个亿,这也造就了无数的千万富翁。因此,在三七良好的发展势头下,从三七种植中得利的首当其冲是当地的农民。

    一年内三七价格暴涨,最高达600多元/公斤。崔秀明认为,三七的种植规律、自然因素和少许的人为因素是价格走高的主要原因。崔秀明回忆,三七价格在1987—1988年曾出现过300元以上的辉煌期。此后,三七价格除了在1993年有过180多元的行情外,再也没有升到150元以上。基本遵循着3年一轮回的规律。

    是否有游资炒作导致三七涨价?崔秀明表示,如今的三七交易如同股票确有热钱存在,但他个人不认为那是游资炒作。“在文山有1000到2000人从事三七贩卖的生意,这些人称之为三七流动商,也叫‘小户’。他们手头的资金不多,大约在20万元左右,但交易人数上千,交易额就得上亿元。”

    对于未来三七价格的走势,崔秀明预测,按照三七的种植规律,2011年—2013年三七价格将出现下行趋势。在不出现极端天气的情况下,3年后的三七价格将低于200元。“现在你去三七市场看一下,三七种子最高卖到800多元/公斤,而这样的价格与2006年那次价格触底时卖1元相比差异巨大。”

    崔秀明表示,如果按一亩地需要40公斤种子计算,今年一亩三七平均投入将达到2.5万元/公斤。他认为这么高成本的投入是不正常的,自己非常担心。崔秀明说:“如今的三七生意这么红火也带动了农民种植三七的热情。我预计今年三七的产收量将达到76000亩,明年会达到12万亩,这样便会出现供大于求,三七的价格只有卖出300元/公斤,七农才不会受损。”三七作为原材料,是一个高度市场化的东西,而我国药品仍属于高度计划经济商品,药品的价格由国家制定,这样会带来一个矛盾。企业不做亏本生意,当其需求量与供应量出现缺口,三七价格超过300元企业肯定不会接受,农民吃了亏后下一年就不会大规模种植。他认为,目前三七的合理价格是300元/公斤,已能体现三七自身的价值。

    “让子弹飞一会儿。”这是电影《让子弹飞》的一句台词。如果把这句台词用在三七上,那么以三七为原料的制药企业们宁愿它早点停下来,因为去年三七价格暴涨,大大增加了药企的成本,不少单一生产某种三七药品的小企业在减产、停产,甚至面临退出市场。

    价格暴涨

    逼得药企停产

    三七入药的产品

    那么三七原产地的制药企业是怎样应对的呢?1月10日,记者带着这样的问题走进了云南特安呐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安呐制药”)。自20世纪90年代,特安呐公司立足于文山,营建广大的无公害三七种植基地。公司所选用的用于制药的三七,完全没有施加任何有害的农药和化学肥料,而是由天地灵气孕育而成。特安呐制药集团的三七产业园以五基地、三中心鹤立于医药行业。

    云南特安呐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祥明接受采访时坦言,去年持续上涨的三七价格,也让他们苦恼了一阵子。“最高600多元/公斤的三七,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公司开董事会时虽然想到了三七价格会上涨,预计最多翻一番,可没想到,才五六月三七的价格就翻了10番之多。”邓祥明说,往年公司在价格低时都会采购大量的三七,以保证公司库存能有三个月的生产量,去年上半年由于价格太高就没法做到。从三七价格开始明显上涨后,公司给经销商的提货价差不多一个月一调。但因为国家对药品实行最高零售价限制,并且公司主要销售渠道的医院也不会上调中标价,经销商的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现在公司血塞通片的订货量比去年减少了1/5。

    据了解,当时三七价格暴涨,特安呐制药曾暂停生产三七胶囊,主要是因药品和原料的价格成本倒挂。吃一堑长一智,特安呐制药表示将扩大自己的三七种植基地,或者加大三七的收购。

    三七是我国中成药的主要原料之一,国家发改委公布的102种中成药基本用药目录里有10种药需要用到三七,血塞通胶囊、血塞通片、复方丹参片、云南白药、复方丹参滴丸等都需要大量使用三七。

    提高产能

    到2015年三七总产值

    将实现100亿元

    三七如一颗子弹穿过枪膛,正在强势飞行,具体飞往何处,还要看市场走势以及管理者引导,而管理者对三七的规划几年后将见成效。文山州也因此有这样一个目标,力争到2015年,实现总产值达到100亿元以上。

    文山作为三七的主产地和原产地,种植历史已达600余年。2010年,全州种植面积由2005年的6.66亩上升到2010年的12.71亩,户均增长90.84%。为规范三七种植,文山采取“政府推动,龙头带动,农户联动,链条拉动”的方式。种植基地已基本形成了区域化、规模化、专业化和科技化发展的格局。种植区域主要集中在文山、砚山、马关三县的最适宜区,专业种植户相对集中,在优质无公害三七种植示范基地的带领下已逐渐按GAP和SOP(操作规程)进行种植,生产出大量优质三七。规模化种植之下,种植户也由2005年的18640户减少到2010年的6690户。

    据文山州生物资源开发和三七产业局副局长胡宗红介绍,力争“十二五”期间文山州三七产业总产值、增加值、销售收入、税利指标年增长17%以上,到2015年分别达到100亿元、49亿元、112亿元和20亿元,各项指标在“十一五”的基础上翻一倍以上。其中,2011年分别达到35亿元、17.35亿元、52亿元和12.2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7%、17%、16%和13%。到2015年,三七种植面积达15万亩,产量达1000万公斤,其中标准化基地发展到12万亩左右,占文山州三七在地面积的80%以上。

    在加工业方面,三七深加工水平逐渐提高,州内形成一批以三七为(主要)原料生产药品、保健品、功能食品、化妆品等三七系列产品的加工企业,经济效益连年提高。胡宗红还称,将积极扶持特安呐、金泰德、七花公司等三七加工企业发展壮大,力争5年内培育出一个上市企业,打造“文山三七”文化名片,积极申报“文山三七”商标成为全国驰名商标,与“文山三七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并用,打开文山三七走向国内外市场通道。

    新闻延展

    三七价涨牵动中药材价格上涨

    一公斤太子参涨了250元

    记者毛亚南近期,记者走访大型中药材市场、中医院、重要配送企业了解到,中药市场的涨价潮依旧,和两年前相比,一服感冒药上涨后的费用平均在20元左右。

    1月12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昆明市菊花园中药材专业市场,和两个月前相比,市场里的人气明显旺多了。“我要这种好一点的三七,要35公斤,多少钱?”在一个铺面前,一名男子在问价。“430元一公斤。”店主回答。男子虽然嘴上说贵,但还是买了35公斤。店老板介绍,年末是一些名贵中药材的销售旺季,每年这个时候销售量基本都会成倍增加。目前市场里,三七的价格还在小幅上涨,质量最好的三七价格达到1000元/公斤,中等的也要400 600元左右。

    在市场里随意走访几家商户后发现,这个市场里的三七价格和文山本地的销售价格大致相同。几个店主说,这是因为市场里很多卖三七的商户在文山都有专门的收购团队,这边的货都是直接由下面的收购团队发货的。

    商户介绍,除了三七外,近年来几乎所有中药材都涨价了,甘草、枸杞、黄芪、天麻基本上都是“涨声”一片,但是“涨声”最高的莫过于虫草、三七、太子参等滋补药材。去年买一公斤太子参,只要50元,今年却涨到了300元。如果非要评选一个“中药材涨价冠军”的话,太子参绝对当选。

    中药材市场的价格上涨直接导致中药费涨价。1月12日,在云南省中医院一楼大厅排队拿药的张大妈拿出3服中药的缴费单,上面显示的价格是68元钱。“我们一家都很信任中医,近年来发现中药的价格确实涨了不少。像我3年前得感冒拿3服药在这家医院大概就是50元左右,现在差不多涨了20元。”该医院一名医生表示,原材料普遍都涨价了,医院的成本增加,患者的药费自然就涨了。在昆明的一些私人中医诊所,个体老板也表示,中药材的价格上涨幅度很大,很多患者也感觉到一年下来中医药费比以前贵很多。

    云南鸿翔中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字勇也表示,从2009年开始,包括三七在内的中药材全部涨价,2009年60元一公斤的白芨现在涨到了最高170元。天麻等很平常的药材也至少涨了3倍。总体来说,各种药材和2年前相比价格至少翻了一番。随着原材料的不断上涨,公司旗下的一心堂门店等各种销售和供货的渠道都只能同时上调价格,患者抓中药总体的价格和2年前相比起码都翻了1倍或1.5倍。

    云南省药材行业商会:

    今年欲投产5万亩中药材种植基地

    云南省药材行业商会秘书长李革兰介绍,包括三七在内的中药材价格不断上涨的原因还是因为正常的市场竞争和市场的需求量加大形成的。云南作为中药材的生产大省,去年遇到百年不遇的旱灾也是主要原因。种植三七的农民算过账:干旱时,一棵三七苗每天活命需要的水费是1元钱!种植成本的增加肯定会直接导致成品价格的上涨,加之随着医疗事业的不断发展,作为很多制药必要的原材料,三七涨价也势在必行。“总体来说,包括三七在内的所有中药材价格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她表示,随着人们保健意识的不断增强和对中医的青睐,中药材市场的前景是很光明的。

    李革兰还表示,春节后,商会将到文山等地进行实地调查和考察,尽快确定不低于5万亩规模的中药材种植基地,种植品种涉及当归、三七、天麻等市场销售量大、需求稳定且容易在云南种植的中药材,主要是想从产地、源头控制,减少中间流通环节以稳定中药材价格。商会引导会员企业组成种植投资公司,建设GAP种植示范基地,通过自产自销来减少中间流通环节,可以从一定程度上控制价格上涨。据了解,这个项目投资额在1亿元左右,但目前具体的方案还没有出台,预计年后不久将实施。同时,她表示,商会还将扩大发展昆明市菊花园中药材专业市场,构建医药产业集群化、产品科技化、结构合理化的泛亚医药物流商贸中心。

    .pb{zoom:1;}.pbtextarea{font-size:14px;margin:10px;font-family:"宋体";background:#FFFFEE;color:#000066}.pb_t{line-height:30px;font-size:14px;color:#000;text-align:center;}/*分页*/.pagebox{zoom:1;overflow:hidden;font-size:12px;font-family:"宋体",sans-serif;}.pageboxspan{float:left;margin-right:2px;overflow:hidden;text-align:center;background:#fff;}.pageboxspana{display:block;zoom:1;overflow:hidden;_float:left;}.pageboxspan.pagebox_pre_nolink{border:1px#dddsolid;width:53px;height:21px;*height:21px;line-height:21px;text-align:center;color:#999;cursor:default;}.pageboxspan.pagebox_pre{color:#3568b9;height:23px;}.pageboxspan.pagebox_prea,.pageboxspan.pagebox_prea:visited,.pageboxspan.pagebox_nexta,.pageboxspan.pagebox_nexta:visited{border:1px#9aafe5solid;color:#3568b9;text-decoration:none;text-align:center;width:53px;cursor:pointer;height:21px;line-height:21px;}.pageboxspan.pagebox_prea:hover,.pageboxspan.pagebox_prea:active,.pageboxspan.pagebox_nexta:hover,.pageboxspan.pagebox_nexta:active{color:#363636;border:1px#2e6ab1solid;}.pageboxspan.pagebox_num_nonce{padding:08px;height:23px;line-height:23px;_height:21px;_line-height:21px;color:#fff;cursor:default;background:#296cb3;font-weight:bold;}.pageboxspan.pagebox_num{color:#3568b9;height:23px;}.pageboxspan.pagebox_numa,.pageboxspan.pagebox_numa:visited{border:1px#9aafe5solid;color:#3568b9;text-decoration:none;padding:08px;cursor:pointer;height:21px;*height:21px;line-height:21px;}.pageboxspan.pagebox_numa:hover,.pageboxspan.pagebox_numa:active{border:1px#2e6ab1solid;color:#363636;}.pageboxspan.pagebox_num_ellipsis{color:#393733;width:22px;background:none;line-height:23px;}.pageboxspan.pagebox_next_nolink{border:1px#dddsolid;width:53px;height:21px;*height:21px;line-height:21px;text-align:center;color:#999;cursor:default;}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