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父子争当主谋 均称不知药品能制毒

2011/3/23/9:4来源:北京日报作者:高健

   【慧聪制药工业网

    手法揭秘:雇家政公司掰药偷运新西兰

    虽然,解氏父子等人在法庭上不愿多说,但公安机关有被告人详细的到案经过。

    据介绍,由于新康泰克中含有盐酸伪麻黄碱这种物质,是提炼冰毒的原料,所以新康泰克胶囊在新西兰属于违禁药品,市场上不准销售。解氏父子在新西兰期间得知,一小盒新康泰克在中国批发价一般为11元,药店贵一些也就13元,但在新西兰一盒能卖到70钮币,约合人民币330元。

制毒

父子争当主谋 均称不知药品能制毒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2004年解氏父子回国后,就囤积一万多盒康泰克,夹带在沙发中,从中国托运到新西兰。为此,解群英在新西兰被判刑六年四个月,服刑四年后被驱逐出境。

    回国的解群英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他四处联络药品批发商,如本案中的张海明等人,大量购进新康泰克。梁兴还雇用一家政公司的小时工,把康泰克胶囊掰成小粒,然后把药粒塞入定做的十个中间挖空的大理石茶几,再以家具名义出口到新西兰。

    警方破案也实属“巧合”:当时家政公司附近居民发现,该公司经常从地下室向外扔大量新康泰克包装盒,怀疑是假药窝点。没想到,警方由此侦破了特大买卖制毒物品串案。

    庭审现场:父子都认是“主谋”

    检方指控称,2006年底至去年1月,60岁的解群英连同自己的儿子解飞和外甥梁兴,先后从被告人张海明手中购买新康泰克700余箱,他们拆封药品后,把胶囊内的粉末装入大理石家具向外出售。新康泰克共有126公斤药粉,经营数额达127万余元。检察官认为,三人行为已经构成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

    除张海明外,田春雨、王玉谦两名被告人也是解氏父子的主要“供货商”。检方认为应以非法经营罪追究三人刑责。

    3名“供货商”对被控罪行均认可,仅田春雨对指控数量提出异议。

    父子、表兄弟三人,对于各自角色说法不一。

    “是我最初提议干的。”头发花白的解群英说,自己并不知道新康泰克中有可以制造毒品的成分,只是陪儿子在新西兰读书期间,得知新康泰克在当地黑市价格非常高,在利益地驱动下,才走私药品。“其他,我没什么好说的。”

    解飞也把主犯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我提议的,买药的钱也是我出的。”但当检察官询问其如何操作和买主是谁时,谢飞只用“具体不清楚”或者沉默以对。而且,解飞也咬定不知新康泰克能制造冰毒。

    梁兴说,自己只负责买药,其他事情不太清楚。

    此案将择日开庭再审。

    庭外走访:药店“限售令”形同虚设

    由于部分常用感冒药、止咳平喘药含有麻黄碱成分,可能会被不法分子大量购买,用于提炼制造冰毒等毒品,2008年,国家药监局就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含麻黄碱类复方制剂管理的通知》,要求药店对数十种常用感冒、止咳平喘药限量销售,每人每次购买量不得超过5个最小零售包装。限售药品包括白加黑、新康泰克胶囊、日夜百服咛、泰诺等。

    记者昨天走进看丹桥附近的一家药店。“帮我拿六盒感康(每盒12.0元)。”销售人员毫不犹豫地从“非处方药”柜台中取药,当记者再次追问有无康泰克,并也要六盒时(每盒12.2元),销售人员依然表示“可以”。

    同样的情形,也一一出现在五棵松、阜成门、劲松等处药店,没有一家药店销售人员阻拦记者购药。

    “限售的药基本都属于常用药,非处方药,一般药店都可以买到。如果真的想多买的话,多去几家药店就行了。限售根本不可能。”市民马先生说得很实在。

    据朝阳医院主管药师介绍,每粒康泰克胶囊中仅含有90毫克伪麻黄碱,含量非常少,不会产生毒害作用。“康泰克属于非处方药,通过了国家相关部门的严格检验检测,安全系数非常高,患者不必产生恐慌。”医生强调说,只要按照说明书服药,不会产生不良影响。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