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药监局将公众利益私了 辩解称被“下套”

2011/7/14/9:42来源:医药招商网

    【慧聪制药工业网】“假药就该依法查处,药监部门让我不再追究,有猫腻。”号称“全国职业打假药第一人”的高敬德爆料,杭州天城路有药店售假药,药监局牵线让他们“私了”,并出示“协商意见”,除双方签字外,还盖有“杭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江干分局”的公章,时间为今年6月23日。药监局称,盖公章是为“私了”做见证,当时“欠考虑”,被高敬德“下套”了。

    天城路有药店卖假药,遭职业打假人举报。在江干区药监局的见证下,举报者“甲方”与被举报的“乙方”签订“协商意见”,最后还盖了该局的公章。

    药店卖假药不稀奇,公众对作为监管部门的药监局多以行政不作为诟病之。然而从今次这一纸荒唐“协议”看,又不是行政不作为那么简单。药店售假不大力打击,却建议双方私了,药监局恐怕脱不了与药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明明是应严厉打击的违法售假行为,当地药监部门反让举报人和售假商家“私了”,此做法甚为荒唐。一者,此举严重背离法定职守,将规范药品市场行为完全抛弃;二者,是非不分,丧失原则;三者,看似被举报者“下套”,实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建议“私了”,为利益驱使所致。“私了”后,商家虽赔钱了事,却换得继续坑害公众的空间和预期利益,对售假者有利。有据可查,从2009年举报人举报至今,当地相关药店继续售假药,而本应短时间作出的处罚决定,至今没有下文。这难道不是变相包庇和充当“保护伞”?

    从相关报道上看,执法人员在处理该起举报上,如同交警处理普通的刮擦交通事故。态度超然、置身事外,待甲方乙方讨价还价妥当并签字画押后,敲上一颗公章作见证。整个事件唯独不见最为关键的公众利益,仿佛卖假药无关公众健康,不关药监局什么事儿。在协议的最后一条“甲方放弃以任何形式,包括举报、诉讼、行政复议、向媒体曝光等各种形式就本案追究乙方、药监部门的责任”上,江干区药监局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负有监管责任。手握行政处罚权不用,而刻意偏袒药店,这是典型的渎职行为。

    从法律角度看,作为三方合同,该合同存在对违法行为进行包庇与掩盖的成分,可以判定不具备法律效力。而作为执法部门的第三方也根本不应参与其中。退一步讲,即使这一协议没有药监局的参与,也不具备法律效力,因为该协议是以损害公众利益为前提的。

    故不难看出,处理该起举报的执法人员不是法盲就是有意为之。而报道中相关人员称盖公章是被“下套”,这样的辩解听来软弱无力,更像是被人抓了把柄无可奈何地呻吟。而协议的第一、二条:“乙方向甲方赔偿购买产品的10倍赔款1200元,并保证绝不再经营类似产品;甲方领取举报奖励费4300元”,现在看来这10倍赔款与举报奖励,更像是药监局与药店联手给举报人的封口费。

    回到新闻,药店所售假药,多是假得不能再假的类似壮阳药物。药监局在此的监管全然不存在技术壁垒,只要有决心、有毅力便可整顿改观。若报以此类药物乃小众药物而作壁上观或刻意替售假者和稀泥、平息事态,那么这种选择性执法必将彻底埋葬药监局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公信力。

    对江干区药监局和相关执法人员的问责是题中应有之义,应公之于众,这也是挽回其公信力的契机。而从更广泛的意义上看,各类举报平台都应晒在阳光底下,剔除“私了”等暗箱操作,让民众真正地参与其中。正如蔡奇部长在微博中所言“公开是个好东西”。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