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全科医生成低端职位”未必是误读

2011/7/28/9:4来源:医药经济报作者:吴帅

    【慧聪制药工业网】 建立全科医生制度是国家已确定的一件民生大事。可在当前,全科医生已成为一种稀缺资源,待遇低、流失严重,很多时候全科医生被公众误读为低端职业。

    在一件事情上,如果被一个人误读,那是正常。被一部分人误读,那是偶然。如果长时间被大多数人都误读,那有可能就是一种事实了。在社会中,收入水平往往是判断一种职业社会地位高低的标准之一。当全科医生们领取的是低端职业的薪酬待遇,就根本没法阻止人们也将之解读为低端职业。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它未必就是误读。

    北京市卫生局在今年3月份时表示,今年内将提高社区医院医生待遇,年收入将从现在的4.2万元涨至5.8万元,以此缓解收入过低的现状。对医生们而言,这是一个好消息,不仅是因为涨了一万多元的年收入。而是,终于有地方政府愿意承认“社区医生收入过低”了。

    收入过低是如何造成的?可以举一个现实的例子。当下,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居民就医往往只收取很廉价的诊疗费;在不少地方,甚至连挂号费都直接免除。如果说在医院,以药养医还能“滋润”医生们,让他们免除低收入的难堪。那么,在社区医疗机构,因为实行的是政府“一刀切”的低收入分配,在药品价格上实行的是零差价,进价多少钱,就卖给病人多少钱,医生们也不可能从中获得收入。在这种经济根源下,全科医生自然就只能领低薪水,成为一种低端职位了。

    出现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医生们的劳动价值长期被人为漠视。一方面,诊疗费水平高低将直接决定医生们薪酬的多寡。但政府却将全科医生们的诊疗费定位为最廉价水平,甚至连挂号费都直接免除。这一级医生,挂号费通常是4~7元,医生们看一个病人,自己只能获得寥寥几毛钱的收入。另一方面,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医生领低薪水将意味着看病成本被削减,有助于降低就医费用。这些年来,即使很多医生都站出来呼吁要体面的合法收入,但却一直应者寥寥,政府连这一个议题设立的热情都没有,更不要说考虑转变。

    如此现状造成的最大伤害性是什么?首先,从理性经济人的角度来看,将意味着那些真正优秀的医疗人才不可能加入这一职业群体,也不可能带来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淘汰。间接来说,就会产生一种“看病危”效应。低薪水让优秀人才对这一职业避而远之,不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氛围,最后只能让这一职业保持在平庸的水平线上。很多社区医生会被认为是吃“皇粮”,干多干少一个样,医生们很容易安于现状,因为没有被淘汰的风险。我曾经见过一些社区的医生,甚至毕业后就没再翻开医学书籍的,但却依然安然地在职位上坐得很安稳。

    近日,在谈及“为什么广东对香港医生开放市场,至今依然没有多少医生来内地开业?”问题时,广东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提出,除了一些客观因素之外,主要的还是大陆医生与香港医生的价值不但不一样,而且相差太多了。大陆医生的收入真正通过技术性收费部分的占比很小,主要是通过以药养医、过度医疗和过度检查来体现“价值”。这样的制度,对于内地以外的医生当然是不光彩的,这又怎么吸引香港医生到内地来呢?300元一个门诊,1500元一个查房,内地的患者恐怕难以负担。并非我们的医生一定要达到香港医生和境外医生的价值水平,但也必须要对“价值”持有清醒的认识。

    由此来看,对公众而言,“全科医生成低端职位”不是一个好消息。

[1] [2] 下一页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