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制药工业网首页资讯市场企业科技政策曝光专题健康读图时代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药企用系统方法寻找小分子新适应症

http://www.pharmacy.hc360.com2011年11月09日08:54医药经济报作者:石头

    【慧聪制药工业网】 制药公司仍在不遗余力地挖掘已有小分子药物的新用途。这些已有的小分子药物,包括已经上市以及那些在早期临床研究中被证实具有充分安全性和生物利用度、但因疗效不足或其他原因而被中途放弃的药物。

    三大行业典范

    不管将“老药新用”称为再定位、再利用、再包装还是再重生,这个过程都是基于药物通常会作用于多个靶点的事实,所以产生的作用有可能是正面或负面。如果副作用是可取的,这个药物将被赋予另外一个适应症。利用副作用发现新用途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沙利度胺。

    沙利度胺最初批准用于治疗妊娠期呕吐,后因导致数千名海豹畸形新生儿于1961年在全球撤市。后来,科学家证实,沙利度胺具有抗血管生成和免疫抑制剂作用,所以1998年FDA批准Celgene公司开发的商品名为Thalomid的沙利度胺用于治疗麻风病,并于2006年批准用于多发性骨髓瘤的治疗。

    此外,药物靶点通常还与治疗其他疾病和用于其他适应症有关。非那雄胺就是这一类型应用的代表。非那雄胺由默沙东公司开发,属于4-氮甾体激素类化合物,它是雄激素睾酮代谢成为双氢睾酮过程中的细胞内酶Ⅱ型5α-还原酶的特异性抑制剂。最初批准用于治疗前列腺增生,后来发现这一作用机理同样可用于治疗男性雄激素性脱发。而且,第二个适应症的患者人群比第一个适应症的范围更广。

    而有关辉瑞公司的“重磅炸弹”药物万艾可(枸橼酸西地那非)的传奇研发经历更是在业内被誉为佳话。枸橼酸西地那非是一种5-磷酸二酯酶(PDE-5)抑制剂,最初是作为肺动脉高压药物进行开发。1998年FDA批准上市的西地那非却用于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治疗。这也是目前制药行业内最著名的“副作用事件”。

    壮大于后基因时代

    由于“老药新用”的研发过程可以免除已有的毒理学和药代动力学评价,因此可以大大缩短开发的时间和研发成本(约为40%)。但是挑战在于,如何进行系统的新适应症临床研究。因为像万艾可那样的传奇确实只是灵光一现,在现实的药物研发过程中并不多见。

    MeliorDiscovery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AndrewReaume博士指出:“老药新用不是什么新的想法。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有科学家提出这样的观点,然而这种发展势头真正壮大却是在后基因时代。”

    一些公司,如Sosei制药、GeneLogic(现在的Ore制药)和CombinatoRx(现在的Zalicus制药)很早就专注于该类研究。早期研究方法涉及到对基因表达数据库的使用,以及药物注释技术的引入,后来具有专利保护的计算方法以及其他研究方法也不断加入老药新药的研发模式中。比如以细胞疾病模型建立的生物信息学高通量筛选技术、以共享分子特性数据库建立的基因活性定位技术、化学信息配对技术以及体内动物疾病模型和其他方法。

    制药巨头摩拳擦掌

    大多数制药巨头为寻求一些药物的再开发,建立了特别的机构或部门。

[1] [2] [3] 下一页 跳转到: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