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制药网

陈发树诉云南白药案一审败诉 称誓将官司打到底

http://www.pharmacy.hc360.com2013年02月05日08:56 来源:凤凰网作者:陈雅琼T|T

    陈发树代理律师认为,应该报批财政部而不是红塔烟草集团才是完成了合同约定的报批义务

    陈发树与云南红塔集团之间上演的“秋菊打官司”一审判决尘埃落定。2012年12月28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除了确认《股份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外,原告方陈发树的其它请求均被驳回。据陈发树代理律师李庆透露,陈发树方面已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法院同时寄出上诉状。

    苦等至今一审败诉

    李庆律师2月4日对记者表示:“今天我们正式把上诉状分别寄往了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法院,上诉期应该是到明天截止,所以我们提前一天寄出去。”

    因红塔集团长时间不履行云南白药[73.90-2.64%资金研报]股权转让事宜,陈发树于2011年12月8日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正式起诉云南红塔集团,如今一审终于告一段落。

    根据陈发树方提供的民事判决书,双方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被法院确认为合法有效。但法院认为,红塔集团已及时按约履行了就本案所涉股份转让的有关报批、信息披露等手续,并未违反协约的规定。

    法院驳回了陈发树的其他请求,包括判令红塔有限公司继续全面履行该《股份转让协议》;因红塔有限公司违约给其造成的损失应由红塔有限公司予以赔偿;追加中烟总公司、云南中烟公司、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本案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

    在此案中,争议最大的焦点是《股份转让协议》第三十条:“本协议自签订之日起生效,但须获得有权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同意后方能实施。”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认为:“本案的股份转让只有在获得有权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同意后方能实施,但目前,《股权转让协议》并未获得有权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正因如此,陈发树诉请判令红塔有限公司继续全面履约,未获得法院支持。

    “按照我国现行体制,有权批准这份合同的,只能是财政部,”李庆律师认为,“(根据判决书)它(指红塔集团)在转让协议的第二天,就给它的上级红塔烟草集团报告了,所以它履行合同义务没有违约,这有一个偷换概念的问题,他明明确认了隐含部门,就是财政部,合同约定的义务是要完成所有报批手续,换句话说,就是应该要报到财政部。”

    陈发树要将官司打到底

    值得注意的是,这起官司的一审受理费高达1696.85万元,由陈发树负担,这被李庆形容为“有史以来最贵的个人诉讼费”。

    “相当于陈发树用1700万元换了一个知情权,问出一个没有道理的不批准的回复。”李庆律师表示,“陈发树之所以决定还要上诉,在很大程度上还代表他对中国的法治建设和司法公正还是有信心的。”

    过往资料显示,2012年1月17日,中国烟草总公司回复称“为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不同意本次股份转让。”至此,在等待超过800天后,陈发树的云南白药股权转让合同被正式拒绝。

    李庆律师也承认,本案确实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可能性,但他同时对本报记者解释称:“国有资产流失”是结果,必须有违法情节在前,比如说恶意串通买卖双方、故意把交易价格压低等,才能使之成为合同失效的理由。

    颇为值得玩味的是,在陈发树方看来,正是红塔集团迟迟不履行《股权转让协议》,才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加大。李庆说:“它(指红塔集团)的这种努力的时间越长,可能导致的惩罚,就是赔偿责任越大,那个时候承担的赔偿责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有资产流失。一个正常的交易卖赔了卖赚了,只要程序合法,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从2009年9月10日红塔集团与陈发树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至今,云南白药的股价已从33.37元/股涨至73.90元/股(2月4日收盘价),账面浮盈超过120%,若股权顺利交割,陈发树当初支付的22亿元成本将轻松翻倍。

    根据这份时隔3年多的协议,约定红塔集团将其持有的占云南白药总股本12.32%的股份全部转让给陈发树,总交易金额超过22亿元,由陈发树在转让协议生效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一次性以货币方式全部支付给红塔集团。

    据了解,这笔22亿元的巨款目前还在红塔集团的账户中,能实现的收益仅为活期利息。李庆律师表示:“虽然很艰难,但陈发树决定将官司打到底,一定要讨个说法。”

责任编辑:刘燕2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十大评选人物访谈热点事件更多>>

慧聪市场

一周话题人物 [人物关注排行榜]

[倪如林] 提高医用敷料附加值任重道远
医用敷料类整体市场仍存在非常多的不足,制约了行业的进一步发展,提高产品附加值,依然任重而道远。[详细]
[姜伟] 围出更多活棋
尽管姜伟是贵州人耳熟能详的药业大佬,但在很多同事和同行的眼中,他又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详细]
[朱保国] “救火”健康元
他看报、打高尔夫生活被彻底打破,“地沟油制药”使健康元身陷漩涡,这是他创业近20年来“所遇最大的危机”。[详细]

资讯中心 产业研报 企业中心 人物中心 产品微门户

企业媒体关注榜

话题人物排行榜

1 白慧良 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 会长
白慧良
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 会长
2 齐谋甲 国家医药管理局 原局长
齐谋甲
国家医药管理局 原局长
3 于明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于明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4 付明仲 国药控股有限公司 总经理
付明仲
国药控股有限公司 总经理
5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 会长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 会长
6 高祥友 山东鲁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高祥友
山东鲁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7 刘燕 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刘燕
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8 刘晨 北京英茂药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刘晨
北京英茂药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9 刘国庆 湖南汇一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高级工程师
刘国庆
湖南汇一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高级工程师
10 赵毅新 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赵毅新
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