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制药网

【年度盘点】2014年突如其来“新常态”

http://www.pharmacy.hc360.com2015年01月14日08:48 来源:E药脸谱网T|T

    【慧聪制药工业网】中国医药行业本来是不缺危机意识的。管理部门最多、产业政策最密集,社会敏感度最高,所以每年行业内部的交流中,几乎总能听到类似“变局”、“洗牌”之类的字眼。2014年这些依然是躲不开的主题词,可是一切却来得快如飞瀑,出人意料。

    表面上看,变化还是出在新的政令上;而更深层次的遽变则发生于观念和认识层面:这个行业靠小聪明的日子告一段落,大智慧的时代已呼啸而来。近两年,尽管已经有不少企业相时而动,但大部分人显然还没有来得及从过去的惯性中抽身,所以难免猝不及防,莫名惊诧,慌里慌张,无所适从。

    合规,不是风暴而是气候

    “这可以说是一封‘举报信’引发的药企合规风暴。”一位行业协会领导在《E药经理人》2013年举办的医药企业家年会上,说出了他所观察到的医药产业正在经历的风起云涌。他那次的结论是,正在发生葛兰素史克(GSK)事件只是一个个案,风暴来得快去得也快。但谁承想,一切其实才刚刚开始。

    2013年11月,卫计委、监察部等多部委提出,将继续进行医药领域的行风整顿,针对医药领域的商业贿赂要“严查三年”—“2013年只是第一年,2014和2015年还将严查,绝不会放松。”

    这话果然没有放空炮。2014年,中国的政治主题之一即是反腐,一时间,全国上下“老虎”“苍蝇”落马一片,医疗卫生领域亦是“多点开花”,未能幸免。

    最早的消息来自四川。四川省卫生执法监督总队调研员罗志君以及四川省卫生厅医政与医疗服务监管处处长焦云智,先后被纪检部门调查。随后,广东省卫计委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处处长伍新民和两个科长被移交检察院,广东省第二中医院院长涂遥生涉案被抓??

    最惊人的消息来自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这个曾经呼风唤雨的部门在这次反腐风暴中几乎“人去楼空”。被带走的5名涉事官员几乎均曾掌管药价审批大权。该案至今尚无定论,有分析称,倘若腐败最后涉及到医药领域,那么问题很可能会在进医保目录、药品单独定价以及价格审批过程中的违规操作等方面。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外通报的数字显示,2014年1~6月,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处发生在民生领域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数量同比上升10.2%。其中,“医疗卫生领域”被特别点名,可见检察系统在医疗反腐中“成绩斐然”。

    GSK事件在2014年下半年终于盖棺定论。GSK中国被判处罚金30亿元人民币,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开出的最大反商业贿赂罚单,公司CEO马克锐等高管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到三年。

    这一事件带给中国医药行业药品销售生态的深远影响正在显现——整个行业旧有的销售模式加速碎裂,购销双方的边界正在重新定义。

    一方面,传统的医药代表销售拜访正遇到空前的阻力。比如在广州,卫计委对医院的巡查暗访已经明确推进了多轮。不少医院科室已经收到卫计委下达的通知,巡查暗访仍会继续,医生不得接触医药代表,“特殊情况下要接触的,必须备案”。

    另一方面,各种以学术为名的医学会议受到严查。一个听起来很是尴尬的故事是,2014上海血液学年会因突遭举报,被上海卫计委监察处查处,会议被迫临时取消—400多名血液科专家连夜在酒店大堂排队退房。而此事发生前三个多月,中华医学会被国家审计署以“不当牟利”点名,指其“依托行政资源”在2012至2013年的160个学术会议中,“收取医药企业赞助”高达8.2个亿。

    眼下,国内医药代表们的作业环境正在遭遇有可能比2006年更为漫长的“寒冬”,一些药企正考虑将医药代表改称为“医学联络员”,一些医药代表则主动或被迫离开了这个行业。

    要从彻底放权读出决策者撬动既有利益格局的态度和决心

    “简政放权”是《E药经理人》在进行2013年度盘点时圈定的一个关键词,十八大提出要加快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实现“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2014年,这一改革思路依然延续,所不同的是决策层的行事风格,政府放权的毅然决然与不留余地大大超出了外界的预期。

    7月份,国家食药监总局结束对《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的意见征集,互联网售药规定强力松绑,引发全行业地震。“网售处方药或将在2015年1月开闸”的消息,在网上不胫而走。

    之所以引发“地震”,是因为放开处方药网售对医药行业意味着利益格局的重新划分。比如就有反对处方药全面放开者认为:网上售药准入门槛、经营范围简单地放开,将严重威胁百姓用药安全,导致假劣药品泛滥。而且网售药品配送过程的运输条件堪忧,也有可能危及药品质量。反对者还质疑淘宝、京东等巨头除了做第三方平台外,还被政府允许卖药,既做“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从另一个角度看,有上述种种相左的意见也难怪,医药行业上一个关于互联网电子商务的政策颁布于十年前,这十年来,在探索处方药B2C方面,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几乎都没什么作为。

    几个月后,另一份征求意见稿再次震惊四座。

    11月底,国家发改委向八个医药行业协会下发了关于征求对《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该方案显示,发改委有意取消药品政府定价,通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让药品实际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

    药价改革的一大背景是,十余年来,国家发改委多达30多次覆盖数千种药品的降价行动,并没有起到控制药品费用的政策意图,却导致将疗效可靠的廉价普药挤出药品市场的负面效应,同时还催生了大量价格虚高的虚假创新药品。所以这次改革被视为“发改委自己革自己的命”,可谓中国药品定价历史上最大力度的规则变更。

    发改委的“任性”,亦引来议论。外界普遍关心下一步的配套细则怎么制定,医保是不是能够顺利接棒。因为“药价改革应该和医保支付改革同时推进,不然汽车的轮子大小不一样,是走不远的。”

    但不管怎样,上述两个看上去极为超前的政策在大方向上是有利于简政放权,有利于减少权力寻租,有利于公平竞争,有利于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它突显了新一届政府创造良好发展环境的强烈愿望,撬动既有利益格局的态度和决心,也昭示着未来行业改革的思路和方向。

    当然,说到2014年让人印象深刻的政策放开,也不都是出人意料。

    9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药品配备使用管理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对2012年版基本药物目录不鼓励进行新的增补,基层可在坚持基药主导地位的前提下,从医保(新农合)药品报销目录中,配备使用一定数量或比例的药品,从而打开基层医疗机构使用非基药的“口子”。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产品库

十大评选人物访谈热点事件更多>>

慧聪市场

一周话题人物 [人物关注排行榜]

[陈启宇] 复星医药是怎么投资医院的
复星医药与浙江省台州市立医院合建的医养结合项目获得批复,复星医药计划直接投资6亿元建设医院[详细]
[闫凯境] 从一品独大到全线开花
复方丹参滴丸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大品牌后,天士力多个后续产品开始发力,其内生性增长驱动力日渐强大。[详细]
[杨杰] 领军儿童药
全线退出糖尿病、心血管等用药领域销售,决然以儿童药为其全力以赴的战略方向[详细]

资讯中心 产业研报 企业中心 人物中心 产品微门户

企业媒体关注榜

话题人物排行榜

1 白慧良 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 会长
白慧良
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 会长
2 齐谋甲 国家医药管理局 原局长
齐谋甲
国家医药管理局 原局长
3 于明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于明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4 付明仲 国药控股有限公司 总经理
付明仲
国药控股有限公司 总经理
5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 会长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 会长
6 高祥友 山东鲁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高祥友
山东鲁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7 刘燕 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刘燕
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8 刘晨 北京英茂药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刘晨
北京英茂药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9 刘国庆 湖南汇一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高级工程师
刘国庆
湖南汇一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高级工程师
10 赵毅新 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赵毅新
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