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制药网

审计署揭开药品招标黑幕

http://www.pharmacy.hc360.com2015年03月03日09:36 来源:赛柏蓝作者:冷眼记者T|T

    【慧聪制药工业网】2015年伊始,审计署公布了第1、2号审计公告,报告显示,卫计委主管的中华医学会等33个社会组织和医管所等9个所属事业单位,利用所属部门影响力,采取违规收费、有偿提供信息等方式取得收入共计17亿7893万元。

    这一幕何其相似?就在一年前,审计署便披露中华医学会在2012年到2013年期间收取医药企业赞助费8.2亿元。​

    ​然而,药企并不是慈善机构,他们耗费巨资赞助中华医学会其目的何在?每年数以十亿计的巨额赞助费究竟进了谁的腰包?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葛兰素史克“贿赂门”事件。​

    ​以学术之名“雅贿”医生,非法回扣披上“合规”外衣​​2013年7月曝出葛兰素史克(简称GSK)“贿赂门”,从公安部披露的细节看,自2007年起GSK利用旅行社、咨询公司等渠道,采取赞助项目等形式转移资金高达30亿元人民币,通过行业协(学)会和基金会等渠道贿赂医生,给医生的回扣占到药价的20%。审计署报告提到,中华医学会表面上的资金来源,就是以学术会议为名收取赞助费,而GSK便是其“金主”之一。​​

    可见,GSK赞助中华医学会实质上是以学术为名的洗钱式“雅贿”。包括GSK在内的跨国药企受制于总部的财务制度,所有费用开支都必须有规范凭证,所有营销行为必须“合规”,他们因此不得不“借道”中华医学会等机构以课题费、授课费、会务费等学术名义走账,将给医生的回扣黑金洗白。(相较跨国药企,国内药企则更为直接,绝大多数都以现金直接兑付医生回扣,财务上则全是两套账。)​​中华医学会成为了药企与医生之间利益输送的平台和渠道,巨额赞助费中的绝大部分便这样流入了医生的腰包,因为医生直接决定了药品的销售。​

    ​近年来,跨国药企在华行贿愈演愈烈,继GSK丑闻曝光以来,辉瑞、罗氏、赛诺菲、阿斯利康等一些跨国制药巨头也先后传出类似丑闻。

    我们不禁要问,这些跨国巨头为何也要通过行贿医生的方式打开中国市场呢?​​

    其根本原因在于,现行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遏制了药企正常的市场竞争,倒逼药企只能以“高定价、大回扣”作为竞争手段,导致价格虚高有回扣的药品销量暴涨,价格空间小无回扣的药品无人问津。在这种扭曲的政策管制下,跨国药企不得不“入乡随俗”,通过回扣来刺激医生多开药。​

    ​具体来看,现行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实质属于行政审批定价,药品进入公立医院的资格(即准入)与价格均由卫生行政部门通过招标确定,但他们并不采购药品,也不付款,“只招不采”。即所有医院只能按中标价采购中标药品,不允许“二次议价”,让医院没有动力采购低价药品。​

    ​然而,药品的销量最终由医院和医生说了算,药品进入医院的价格高低决定了医药代表给医生回扣的空间大小,而回扣的多少又决定着医生的处方“热情”。​

    ​在准入与价格被卫生行政部门招标圈定的情况下,为了让医院和医生采购并使用自己的药品,药企唯一的竞争筹码就是回扣。这让全国几千家药厂“华山一条路”,在省级药品集中招标中想尽办法中个高价标,如果中标价格不虚高5倍以上就会被淘汰。​

    ​对于既是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规则的制定者又是执行者的卫生行政部门来说可谓“煞费苦心”,从药品采购目录的遴选,到药品质量分组、评分标准、议价规则的制定,可谓环环相扣、层层设卡,给权力寻租谋得了巨大空间,药厂为了顺利中个“好标”(行内标准是中标价虚高10倍以上)只能公关请托,使得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腐败在全国盛行。​​

    如:2012年四川药采窝案,四川省卫生厅、成都市卫生局和医管局等要职官员群体落马;2013年湖南药采窝案,一次性查处职务犯罪20件26人,涉及相关职能单位部门11个;2014年,广东省卫计委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处处长伍新民涉嫌基药目录增补违纪被调查落马。​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如同卫计委精心设下的饭局,药企、医学会、医院、医生谁也不能也不愿绕开这个局,药企排着队请客,医学会笑坐门口收钱,医院好吃不好吃的都要吃,医生该吃不该吃的一个也不能少,最后一同举杯互捧“好酒量!”至于庄家呢,雁过拔毛,自书牌匾“公正廉洁,非请勿入”。结果呢,药价虚高依旧,回扣泛滥依旧,埋单的是背负巨额药费的老百姓连同恐将崩盘的医保。​

    ​近年来,对于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非议不绝于耳。在此情况下,卫计委推出新的《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简称《指导意见》),将坚持以省(区、市)为单位的网上药品集中采购方向,推行“招采合一,带量采购,量价挂钩,完善双信封制,全程监控”等新的招标方式,希望通过以量换价、减少流通环节、鼓励生产企业与医院和配送商分开结算(药厂直售)等方式降低药品虚高价格。可惜的是,这些“换汤不换药”的做法,不仅会让解决药价虚高变成“捏着鼻子哄眼睛”,还会让已经存在的问题变本加厉。​

    ​结合我们上面的分析,原因很简单:​

    ​1、在《指导意见》下,为了确保药品销量,药品生产经营企业还是必须做大回扣空间,还是必须千方百计中个高价标,还是必须唯权力部门是瞻。​

    ​2、在零差率下施行《指导意见》,医院“价格越高、获利越多”的药品采购导向依旧不会改变,只会令回扣竞争变本加厉。​​零差率让医院明的收益由原来的15%变为0,即医院药品进什么价卖什么价,明的没有了,暗地的回扣成为药企竞争的唯一手段,且愈演愈烈。因为,医院明的差价收益与医生的暗地回扣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只有不限制医院获得明的差价收益,让医院采购价格越低、获利越多,才能让医院有动力遏制医生的暗地回扣;只要不限制医院获得明的差价收益,医院就不可能采购价格虚高几倍几十倍的药品。​​药品价格虚高几倍几十倍,是政府招标定的,当院长采购虚高药价受到质疑时,他们可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在这种情况下,医院院长为保障医生收入不降低、弥补医院15%的差价收益损失,他们自然对医生收受回扣视而不见。​​

    3、“带量采购、以量换价”是忽悠领导的把戏。​​以量换价(类似于GPO)的集中采购方式在世界范围内的实践过程中也仅能达到降价5-8%的效果,这与我国药价虚高几倍乃至几十倍的严酷现状相比是天壤之别。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十大评选人物访谈热点事件更多>>

慧聪市场

一周话题人物 [人物关注排行榜]

[陈启宇] 复星医药是怎么投资医院的
复星医药与浙江省台州市立医院合建的医养结合项目获得批复,复星医药计划直接投资6亿元建设医院[详细]
[闫凯境] 从一品独大到全线开花
复方丹参滴丸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大品牌后,天士力多个后续产品开始发力,其内生性增长驱动力日渐强大。[详细]
[杨杰] 领军儿童药
全线退出糖尿病、心血管等用药领域销售,决然以儿童药为其全力以赴的战略方向[详细]

资讯中心 产业研报 企业中心 人物中心 产品微门户

企业媒体关注榜

话题人物排行榜

1 白慧良 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 会长
白慧良
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 会长
2 齐谋甲 国家医药管理局 原局长
齐谋甲
国家医药管理局 原局长
3 于明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于明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4 付明仲 国药控股有限公司 总经理
付明仲
国药控股有限公司 总经理
5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 会长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 会长
6 高祥友 山东鲁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高祥友
山东鲁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7 刘燕 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刘燕
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8 刘晨 北京英茂药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刘晨
北京英茂药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9 刘国庆 湖南汇一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高级工程师
刘国庆
湖南汇一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高级工程师
10 赵毅新 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赵毅新
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