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制药网

顾昕:基本药物制度格局无法持续下去

http://www.pharmacy.hc360.com2016年10月21日08:56 来源:搜狐健康作者:顾昕T|T

    【慧聪制药工业网】在我国的一些改革中,政府费劲、企业晕菜、社会迷茫,兜了一大圈子,到头来回到原地的例子有很多新医改中的基本药物制度,就是兜圈子的典例之一。什么是基本药物?按照诸多权威人士的界定,基本药物就是针对“常见病和多发病”的“安全有效廉价”的药物。

    自2009年9月以来,基本药物制度逐步在基层医疗机构强制实施。基层医疗机构只能使用基本药物,不能使用其他药物。同时,由于实施药品零差率,基层医疗机构从药品销售中无法获得净收入,而医疗服务本身的定价又畸低,这导致基层医疗机构的运营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府补贴。

    政府补贴虽有大幅增加,但由于采取“评劳模、选先进、发奖金”式的下拨方式,根本无法调动基层医疗机构的积极性。于是,在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之后的三四年间,公立的基层医疗机构医师人均门诊量没有增加,而住院服务量则大减。[关于这一点的详细分析,参见顾昕:“政府购买服务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发展”,《河北学刊》,2012年第2期(第32卷第2期),第99-105页。此文转载于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社会工作》,2012年第6期,第30-37页。有数据有真相。]

    基本药物制度,由卫生行政部门编订《国家基本药物目录》,试图让医疗机构的用药局限在目录的范围之内。本来,基本药物制度的初衷是在所有医疗机构实施,包括三甲医院,但完全不切实际。

    于是,2009年9月开始实施的基本药物制度,只能在基层医疗机构中实施。2009年版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是所谓“基层版”,其中仅有307种药品。后来,2012年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还是“基层版”,药品增加到520种。此后,2015年版的目录,药品种类又减少到497种,还是“基层版”。

    药品种类如此之少,对于中国这种人口大国来说,显然是不敷使用的。患者的用药选择权大大受限,于是只能从基层医疗机构转往非基层医疗机构就诊拿药。对百姓来说,看病不仅更麻烦,而且还更贵了;对于政府来说,长期所冀望的“小病进社区”,空喊多年,始终都停留在口号而无法落地。

    基本药物制度基本上没用,这种格局显然无法持续下去。于是,在很多地方,例如基药模范生安徽省,各级基层政府早就默许基层医疗机构的用药范围突破基药范围。有些省级行政单位,例如河南、北京等,陆续出台放松基药制度的政策,让基层医疗机构也可以使用基本医疗保险目录中的药品(有2000多种)。

    实际上,从一开始,基药制度就受到各方质疑。笔者也是强烈质疑者之一,在许多公开场合质疑这一制度是叠床架屋。[参见顾昕,“医保与基本药物制度关系几何”,《中国社会保障》,2009年第1期,第82-83页。]

    在卫生行政部门大力推进基药制度之时,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早已建立,包括卫生部主持的新农合在内的城乡医保药品目录已经行之有年。既然有医保药品目录,又何必要另订基药目录呢?

    难道医保药品目录中的药,不是治疗“常见病”、“多发病”的药吗?难道中国的参保者大多都喜欢得怪病?难道医保目录中的药不安全吗?不安全的药是毒药。难道医保目录中的药不有效吗?不有效的药是假药。难道医保目录中的药不廉价吗?当然有一些医保用药不便宜,但其城镇医保目录中甲类药品大多还是不贵的。

    既然有了医保用药目录,还要兴师动众,另订基药目录。搞了若干年,兜了一个大圈子,现在又回过头来,依然还要使用医保目录。基本药物制度基本上瓦解,已成为医药界热议的话题。

    云南卫视副总监王珂在其博客文章“兜圈子”中写道:

    在沙漠里,如果你一圈一圈地兜下去,其实也耽误不了多少事儿,几圈就足够死了,一了百了。可如果你是在一生中都是一圈一圈地绕着,或者被别人一圈一圈地绕着,或者跟着别人一圈一圈地绕着,那比马上死还要惨,马上死叫立马惨死,兜圈子又不能马上死,叫什么呢?叫折腾死,在现代汉语里面,折腾死的死,不是真死,不是一了百了,而是有死的感觉而又没死。都说了,不折腾,可我们身边的世界,哪天能不折腾呢?

    我们身边的这个世界,的确是真奇妙。至于为什么如此奇妙,恐怕是与权力欲望的作祟有关。为什么不少政府部门热衷于搞目录?你懂得。基药制度背后的权力之影,请大家参看《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夏金彪在2009年4月2日撰写的报道“基本药物制度背后的纷争”,此处不必赘述。当然,无效的制度并不会有效地退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诺斯曾有研究,称之为“路径依赖”。

    关于基药制度与医保制度的关系,以及基药制度本身的运行方式,笔者自己以及与两位小伙伴曾撰有两篇论文详加讨论,并对当时盛行的统购统销式的基药制度构想进行了剖析和批判。[参见顾昕:“全民医保与基本药物的供应保障体系”,《河南社会科学》,2009年第6期,第106-110页;顾昕、余晖、冯立果:“基本药物供给保障的制度建设”,《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08年第6期,第20-24页。]

    笔者在2008年所撰的《走向全民医保》一书,也在最后一章的最后一节,对基药制度回归计划体制表达了深切的忧虑。事实证明,正如计划体制作为大的经济体制不具有可持续性一样,带有强烈计划经济色彩的基药制度也不具有可持续性。

    在这里,笔者从上述两篇已发表的论文摘抄一些段落,不是为了怀旧,而是回顾一下这些年来我们所兜的圈子。[原文的很多段落过长。为了微信公众号读者的便利,这次摘抄,均将段落改短。]

    基本药物制度与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的衔接至关重要。然而,问题在于,无论是“新医改方案”本身,还是未来三年的实施方案,对于两大制度之间的关联,并没有给出清晰的描绘,在一系列重要的关节点上留下了广阔的模糊空间。

    譬如说,基本药物目录与基本医疗保障体系的药品目录究竟是什么关系?基本药物制度在城乡之间的运行是否有一定的差别?医保机构在基本药物的遴选以及基本药物目录的编订上究竟扮演什么角色?在购销环节(尤其是所谓“集中招标采购”)上,基本药物与医保用药有何区别?就医疗机构对基本药物和医保用药的合理使用上,卫生行政部门的行政性规范机制与医保机构的市场性付费机制,究竟是相互替代还是互为补充的关系?

    其实,中国实施基本药物制度已经多年了,世界卫生组织也把中国列为早已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国家。到2008年10月,中国的《基本药物目录》已经出了4版了。可是,同中国的许多制度一样,基本药物制度基本上是一纸空文,而《基本药物目录》无论如何更新,均被束之高阁。

    大量的基本药物在医疗机构不被使用,因此也就没有制药企业愿意生产,更谈不上配送。当然,除此之外,一部分基本药物由于政府定价过低,致使不可能形成合理的利润空间,导致没有企业愿意生产。还有一部分基本药物在任何一个地区内使用人群规模都不大,因此其生产无法形成规模经济效益,在缺乏有效集中采购模式以及政府定价过低的情况下,自然也没有企业愿意生产。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十大评选人物访谈热点事件更多>>

一周话题人物 [人物关注排行榜]

[陈启宇] 复星医药是怎么投资医院的
复星医药与浙江省台州市立医院合建的医养结合项目获得批复,复星医药计划直接投资6亿元建设医院[详细]
[闫凯境] 从一品独大到全线开花
复方丹参滴丸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大品牌后,天士力多个后续产品开始发力,其内生性增长驱动力日渐强大。[详细]
[杨杰] 领军儿童药
全线退出糖尿病、心血管等用药领域销售,决然以儿童药为其全力以赴的战略方向[详细]

资讯中心 产业研报 企业中心 人物中心 产品微门户

企业媒体关注榜

话题人物排行榜

1 白慧良 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 会长
白慧良
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 会长
2 齐谋甲 国家医药管理局 原局长
齐谋甲
国家医药管理局 原局长
3 于明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于明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4 付明仲 国药控股有限公司 总经理
付明仲
国药控股有限公司 总经理
5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 会长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 会长
6 高祥友 山东鲁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高祥友
山东鲁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7 刘燕 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刘燕
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8 刘晨 北京英茂药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刘晨
北京英茂药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9 刘国庆 湖南汇一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高级工程师
刘国庆
湖南汇一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高级工程师
10 赵毅新 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赵毅新
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