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制药网

中外制药设备价格差10倍 国内企业学日企破局

http://www.pharmacy.hc360.com2016年10月28日14:25 来源:第一财经作者:王悦T|T

    【慧聪制药工业网】身为国内最大的冻干机设备制造企业创始人,东富龙董事长郑效东守民营企业的本分“低调做事”,同时又不忘生存下去的丛林法则“保持创新”。冻干产品听上去小众,却有着广泛的应用领域。仔细盘点发现,这家民营制药设备供应商创新的二十年,也是一度落后的中国制药行业与世界制药“第一梯队”追赶、合作、竞争的二十年。

    用“合资”打开创新大门

    尽管包括辉瑞、诺华、赛诺菲、拜耳在内的国际一线制药“大牌”企业,都已经在若干年前相继作出“本土化”战略来耕耘中国这块全球最重要、也是增长最快的市场,但不能否认的是,二十年前,中国的制药水平仅处于全球的“第三梯队”。

    郑效东告诉记者,在那时,美国、西欧、日本身处第一梯队,药物研发实力强劲;处于第二梯队的代表是印度,身兼帮助全球制药企业“加工”的重任,而中国的制药企业仅仅出于“满足国内需求”的第三梯队,尚未走出国门。

    据他回忆,在那时,国产制药企业想要在制药设备上“改朝换代”大多离不开两条路:一条,是从进口设备厂家引进更先进的设备,比如我们熟知的GE、赛多利斯;另一条是是从本土的制药设备厂商中挖掘其中的佼佼者。

    二十年前,这两条路的差距有多大?郑效东说了一组数字:价格上,十倍差距;技术水平上,30-50年距离,缩短价格和质量上的差距是摆在本土制药设备供应商门前一道最重要的关。

    “在那个时候,要求高一点的制药厂商只能选择买进口的冻干机设备来制造,国产的技术还完全跟不上,但是进口设备非常昂贵,更重要的是涉及到申请外汇审批购买等流程,当时一些小的制药企业也根本没办法购买。”中国冻干设备专家张伦照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1982年,张伦照刚刚进入冻干机设备行业,在那时国产的冻干机设备才刚刚起步。

    不过他说,现在国内的制药企业已经很少直接买进口设备了,合资、国产的冻干机设备已经占据了国产制药企业购买的主要市场。这些的真正开始是伴随着中国的“合资”大潮而来的:对外资企业而言,这是用技术换取一个高速成长的市场;于本土企业,这是“偷师学艺”的最好时机。

    2000年,东富龙与日本共和真空签订了技术合作协议,并于其后共同出资成立“上海共和真空技术有限公司”:日本共和向东富龙分享制药设备技术和市场盈利,但并不共享技术专利,于此同时双方对产品进行市场划分:上海共和的产品只允许在中国、台湾、韩国三地销售,不得侵占日本共和产品原有的销售领域。

    “在那个时候还是仿制为主,我们早期的技术还停留在人工阶段,通过他们接触了自动化,再慢慢把这些技术移植到我们自己的产品身上,最重要的是通过他们我们打开了技术快跟的思维,管理的体制也更健全。”郑效东说。

    将“偷师学艺”的成果转化为经济效益也是需要动脑筋的,郑效东坦言,和日本合资的“上海共和”于东富龙而言几乎不赚钱,就是技术积累,在日本严密的知识产权和合资规定的背景下,将这些学习到的技术如何转化为可以带动经济效益的生产力又成了一门学问。

    光是仿造技术,不但不可能超越,而且在专利申请上也会很吃亏,在技术积累尚欠缺的时候“仿创结合”就成为了创新的必走之路。

    “专利我们没争,但是我们采取双品牌的形式,把学到的日本技术移植到了东富龙的产品上,4年以后,我们这些仿创结合的产品不仅在国内开始卖,还打开了印度、俄罗斯市场,其实在那时候日本人是‘吃醋’的。”郑效东回忆说,在技术学习最渴求的时候,他们连别人招标的标书也不放过,因为在他们眼中,标书就是需求,里面的“文章”也很多。

    创新的“突变”时点

    1993年,郑效东从药厂创立东富龙,2000年东富龙与日本共和真空开始初步的技术交流并于2004年合资成立上海共和真空,同年,他们第一次将制药设备销售到海外。十年时间,他们完成了设备的首次重要突破,那一年,他们的海外销售额突破了100万美金。

    不得不提及的大背景是,在国际上对于医药认证有着严格要求的环境下,1998年,中国出台了更加符合国际惯例的GMP(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标准。作为制药企业的强制性标准,它第一次对于医药企业的质量管理体系提出了极其详细和严格的规定。全民关注医药产业产品质量的意识空前高涨。医药企业本身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对于制药工厂而言,操作上一定要少人化,比如对于注射剂而言,国际规定是制药一定要隔离化,人不能进入核心区域。如果还停留在以往的单机阶段,这个环节就没有办法实现无人,中国的药品不但国人使用不安全,也永远不可能达到国际标准,走进国际市场。”郑效东说。

    操作无人化、流水线化对制药设备运转体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过去的单机运转离不开工人作为“中介”,信息化程度高的系统化制药设备成为了制药工厂的改良必须。

    在这样的市场需求下,结合之前在“上海共和”学习到的自动化技术,2008年东富龙卖出了第一套自主研发的系统设备,在这套设备的辅助下,制药企业可以完成流水线作业,这是国产制药设备对安全、洁净技术升级的里程碑。他们曾经做过一次统计,系统化的出现,帮助工厂将成品率提高了2%-3%,人工上可以减少20%-30%。也正是这次技术升级,让东富龙成为了佼佼者,在那时,可以满足提供系统化GMP标准制药设备的国产制药设备供应商可以说寥寥无几。

    对于东富龙而言,另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是2011年2月1日,这一天东富龙在深圳创业板上市,正式登陆资本市场。

    “上市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转变,我们的融资功能、人才招聘能力都得到了提升,现在,我们最重要考虑的事情就是如何整合这些资源来做创新。”郑效东坦言。

    梳理东富龙在上市后的投资并购资本动作,“外延式”并购是其中一条重要路径。在2015年,公司在康复领域、制药工业软件领域、精准医疗领域连续投资布局。在采访当天,郑效东甚至特意邀请记者去体验了一把他们自主研发的3D药厂建模体验,这是他们去年新成立的一个新的数字媒体部门。

    这些动作看上去与制药设备制造的主营业务相距太远,但郑效东告诉记者,其实这些都是在为一个长远愿景而布局。

    “在未来,我们希望为客户搭建一个自动化、信息化的智慧药厂。类似GE的Kubio(一种模块化工厂),我们的智慧化工厂取名叫KuFill,他们主打大分子原液的一体化工厂建造服务,我们主打灌装。”郑效东说。这个从2008年开始起步设计研发的一体化智慧工厂,经过5年的打磨终于在在2013年得以揭开面纱。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十大评选人物访谈热点事件更多>>

一周话题人物 [人物关注排行榜]

[陈启宇] 复星医药是怎么投资医院的
复星医药与浙江省台州市立医院合建的医养结合项目获得批复,复星医药计划直接投资6亿元建设医院[详细]
[闫凯境] 从一品独大到全线开花
复方丹参滴丸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大品牌后,天士力多个后续产品开始发力,其内生性增长驱动力日渐强大。[详细]
[杨杰] 领军儿童药
全线退出糖尿病、心血管等用药领域销售,决然以儿童药为其全力以赴的战略方向[详细]

资讯中心 产业研报 企业中心 人物中心 产品微门户

企业媒体关注榜

话题人物排行榜

1 白慧良 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 会长
白慧良
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 会长
2 齐谋甲 国家医药管理局 原局长
齐谋甲
国家医药管理局 原局长
3 于明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于明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4 付明仲 国药控股有限公司 总经理
付明仲
国药控股有限公司 总经理
5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 会长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 会长
6 高祥友 山东鲁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高祥友
山东鲁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7 刘燕 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刘燕
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8 刘晨 北京英茂药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刘晨
北京英茂药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9 刘国庆 湖南汇一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高级工程师
刘国庆
湖南汇一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高级工程师
10 赵毅新 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赵毅新
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