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原料夹杂着腐败变质、霉变生虫的下脚料;生产环境污水横流、蝇虫乱飞;生产过程中也没有任何消毒等卫生防护措施。就这样,某些公司生产出来的成品阿胶直接流入了市场。 这是近日央视对山东一些阿胶生产厂家进行调查后曝光的事实。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的阴魂尚未走远,向来以“国粹”补品面目示人的阿胶腐败气息又向我们扑面而来。[详细]
   从“上品圣药”到耀世“国粹”——阿胶的前世今生
    历史记载,杨贵妃本人就是阿胶养颜的“拥趸”,古人诗句对此有生动描述:“暗服阿胶不肯道,却说生来为君容”。
    随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阿胶已经进入寻常百姓家。它不再是祛病用药时才想到,居家进补时人们也会买上一些来熬膏煲汤享受口福。

    阿胶是与人参、鹿茸齐名的“中药三宝”之一,它具有非常神奇的保健功效,能够补血养血、美容养颜、强筋健骨,增强免疫力等,迄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

    从前皇宫贵族养生保健的“特供品”

    过去,阿胶又称贡胶,是专为皇宫贵族制作的养生保健的“特供品”,一般人难得服用。关于阿胶的医疗保健作用,历代医药著作均有记载。我国最早的医药学著作《神农本草经》说它:“主心腹内崩,……女子下血,安胎”。东汉末年的张仲景是有史记载的第一个把阿胶列入方剂治疗病症的大医学家,他的著作《伤寒杂病论》记入了许多阿胶方剂,如:黄连阿胶汤,炙甘草汤,猪苓汤,温经汤,胶艾汤等,至此,阿胶的应用范围扩展到失眠、心律不齐、小便不通等内科疾病的治疗;在《本草纲目》一书中,李时珍说阿胶可“治男女一切风痛,骨节疼痛”。三国时期的大才子曹植,唐太宗李世民、杨贵妃直到清朝的慈禧、曾国藩、李鸿章等,都是阿胶的忠实“粉丝”,被曹植称为“仙药”,李时珍称为“圣药”。祖籍福建的宋代理学大师朱熹,在其《晦庵集》中记载,他曾修书一封劝其母服用阿胶养生 :“慈母年高,当以心平气和为上,少食勤餐,果蔬相伴,阿胶丹参之物,时以佐之,延庚续寿,儿之祈焉”。据统计,医药著作中记载的阿胶名方多达两千多首。历代文人墨客对阿胶的功效也是赞叹有加。明代嘉靖何良俊有《恩生》诗曰:“万病皆由气血生,将相不和非敌攻;一盏阿胶常左右,扶元固本享太平。”

    如今被喻为“药中茅台”的国宝级中药

    随着近年国内外中医养生文化的大热以及东阿阿胶价值回归政策的有效推进,阿胶的功能应用逐步由单纯女性用品扩大到男女皆用,广泛应用血液系统、免疫系统、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泌尿系统疾病的治疗,可以讲,阿胶是集预防、治疗、保健、强身健体于一身的国药瑰宝,是中华民族乃至世界的宝贵财富。阿胶作为中医药国粹,承载了厚重的中医药文化和历史文化。这些是东阿阿胶未来征服世界消费者的有力“武器”。

    据悉,拥有“中药国粹”美誉的东阿阿胶7月份将亮相世博会山东馆。这是继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之后,东阿阿胶第二次亮相世博会。 业内人士认为,作为中医药的一支奇葩,东阿阿胶百年内两度入驻世博,预示着传统中医药搭载着世博会的大平台,将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中医养生文化的热潮,东阿阿胶也将为中医药文化赢得世界的尊重做出贡献。

   阿胶面临的生产困惑
    我们已经进入到一个全民养生的时代。
    从分析师近期的研报中可以看到,阿胶行业面临的最大困局就是驴皮原料的短缺。
    作为民间传统补品,长久以来,阿胶滋补已经成为了一种当地的养生文化。近年来,随着养生热度的持续攀升,东阿阿胶作为“国药瑰宝”的价值逐渐被重视的同时,不断上涨的消费需求与原料供应不足之间的矛盾也日渐凸显。
 
    “养生热”带动旺盛的市场需求

    有网友说,现在是“全民养生时代”。如果你不懂得食物颜色搭配,不知道足三里穴位在哪,没听说过阴阳五行,那你肯定是不看书、不看报、不看电视、不上网的非现代人,属于“稀有动物”。某网站近期做了一项关于公民参与养生的调查,被调查者中72%的人选择“渴望养生、对养生产品感兴趣”,我们无法否认当代国人对养生有着极大需求,而这种需求正对生命质量的推崇。

    随着这股养生保健热潮,阿胶因其滋补养颜的药用价值及保健作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药用和食用的阿胶需求不断加大。阿胶比起海参、燕窝、野山参、鹿茸等高档滋补品,阿胶的价格还是比较“亲民”,进补阿胶的市民消费力也较强,因此,阿胶备受追捧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我国的阿胶市场正发生着一个显著变化。10年前,市场对阿胶的需求很少,价格也低。但最近几年,从2007年以来,我国的阿胶市场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长,也一直处于缺货状态。
 
   驴皮资源正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卸磨杀驴”是中国妇孺皆知的成语,意思是驴刚拉完磨,就要杀驴。然而,进入21世纪后,大规模的“卸磨杀驴”正在中国真实上演。由于农业机械化的普及,传统农畜功用的毛驴数量急剧减少。据《中国统计年鉴》统计数据,从上世纪90年代起,家驴的存栏量以年均26.71%的速度递减,如今,很多农村都已“驴踪难觅”。

     驴皮是加工阿胶的主要原料,占其原料比例的98%以上。据有关部门估算,目前全国毛驴存栏数不足50万头,与市场需求的160万张驴皮相差甚远。没有毛驴,就缺少驴皮资源,这直接成为了制约阿胶生产发展的一大瓶颈,一度以来,国内驴皮原料需要依赖进口。

   正本清源——揭秘阿胶正宗原产地
    国内最大的阿胶及系列产品生产企业东阿阿胶,凭借核心技术优势以及驴皮资源掌控等因素控制着阿胶的自主定价权,在这场“牛皮充驴皮风波”中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因祸得福。

   地下水,正宗阿胶之“魂”

  阿胶之所以为“阿胶”,首先在于东阿地下水。东阿县的地下水是制作阿胶必不可少的原料。东阿地下水是太行山、泰山两山脉交汇的地下潜流,水质“性趋下,清而重”,所以熬制过程中,杂质上浮,制作出的成品东阿阿胶质地纯粹。东阿水相对密度为1.0038,富含多种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大量矿物质可助药性发散,疗效迅速。

  水是阿胶之魂,正是独特的水质条件决定了阿胶的品质。古往今来,无论是在民间还是中医药界的权威殿堂,都一致公认惟有东阿县出产的阿胶才是正宗地道阿胶。

  熬胶工艺,道地阿胶之“源”

  传统阿胶熬制技艺要求非常严格,中药的生产工艺,用传统术语说,叫修治。阿胶的修治,端的是程序复杂,大致说来,关键程序有十几道之多,曲曲折折,方能见功,任何一环出现差错,都会对整体质量产生影响。历史上阿胶工艺讲究师徒传承,一般密不外宣。

   近年来,随着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的不断引进,阿胶的生产有了较大发展。另一方面,东阿人也在极力保护东阿阿胶传统制作工艺,不但恢复了古方阿胶生产线,还每年举办一次以弘扬中药养生文化的冬至阿胶节。熬胶工业在不断地舍其糟粕,取其精华,多次改革后日臻完善。东阿传统秘制的炼胶工艺,构成了东阿正宗阿胶产地的另一个要素。[更多]

  驴皮原料,地道阿胶之“本”

  在各种阿胶中,古人经过多次尝试后发现,只有驴皮做得阿胶是效果最好的,七世纪《食疗本草》记载“牛皮作之谓“黄明胶”,驴皮作之则称之为“阿胶”。乌驴之皮(东阿县的驴体壮膘肥,毛色乌亮,皮质特别适宜熬胶)又是上好阿胶的首选,“小黑驴,白肚皮,粉鼻粉眼粉脚蹄,城里大桥遛一遛,冬至宰杀取驴皮”,正是这首民谣所传唱的乌头驴,成就了东阿阿胶作为正宗阿胶代名词的第三个关键之所在。[更多]

   “指马为驴”背后的游戏规则
   看过周星驰版唐伯虎点秋香的应该都会对“小强你死得好惨”“谁敢比我惨"的那一幕印象深刻,最终只有最惨(次)的那个人才能进入华府先得香。这里面隐含的就是“竟次”规则。
    阿胶生产企业“指马为驴”的闹剧近年来频频上演。
   当单个公民无法有效地打击那些造假、售假者,就需要让有组织的政府来更有力地打击那些造假、售假者,而政府的主要职责也就是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

    劣质的阿胶与“竟次”规则

    我们常常听到的的一个词“竞争”,一般都被人们认为带有褒义积极的倾向,但是在一些领域实际的游戏规则却表现得刚好相反。可以称之为“竞次”,专业术语叫做“劣币驱逐良币”,简单地说就是竞争看谁更差一些。 

    在竞争充分的领域里,产品的定价权一般就掌握在实力买家手里,比如下游的知名的用料企业等。他们需要的是极端利润,只要质量不至于低到卖不出去,就会不断的选择更低价的供应商。此时许多供应商便扛不过去了,因为总有更便宜的同行冒出来。为了维持生存,一家家企业开始向规则低头。各家开始偷工减料、偷梁换柱压缩成本,以比原来更次的水平重新参与竞争。 山东“问题阿胶”生产中或就遁循了“竟次”规则。当用完整驴皮去熬制阿胶的“老实企业”倍感受伤后,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就会出现,市场开始了新的一轮循环。

    阿胶陷入“杂皮疯狂”已非一日

    早在2002年,央视《焦点访谈》就播出了《马皮上面有文章》的调查报道,对山东福胶集团“以马代驴”的所谓“原料黑幕”进行曝光。其中一个镜头是,一份福胶集团的原料采购单被放大,清楚地显示了大量的碎马皮并不是买驴皮时夹带进来的,而是有目的地成批采购进来的,采购单上还赫然署有企业负责人的亲笔签名。在那场“以马代驴”风波中,当时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处处长的崔恩学曾公开表示,国家药典已经明确规定阿胶要用驴皮做成,如果用了其他杂皮来做阿胶即为假药。

    如今8年过去,阿胶原料乱象非但没有得到根治,似乎还有愈演愈烈之势。[更多]

    围剿“下脚料” 更该堵塞监管漏洞

    这起劣质阿胶事件有几点让人匪夷所思,一是制假的企业不是一家、二家,而是一大片甚至享有国药准字号的企业,二是制假的企业不是集中在一个县,而是分布在许多县城,三是制假企业并不是藏在深山老林,而是就是大家眼皮底下,而制假企业的生存也不是一年、二年的时间。与此对应的是,对于这种造假行为,有工商、质监、药品监督和卫生监督、食品监督、环保等多个执法部门可单独或者联合进行执法。面对如此大规模、长时间造假,“八顶大盖帽”说不知情,是无法如何都说不过去;而知情了,众多执法部门都充耳不闻,任凭“下脚料”制成的阿胶送入消费者肚子中,公权提供如此“下脚料”的公共服务,公职人员对得起民众的纳税吗,而这些执法部门有存在的必要吗?

    当地监管部门的这种不作为,难免让人生出更多联想,是否官商一体,导致监而不管,各项法规形同虚设?或许,正是监管部门的这种“稳坐钓鱼台,光钓鱼不管事”的态度,助长了不法商人的气焰,成了不法商人敢于大肆造假、问题商品屡屡出现的真正原因。 [更多]

   往期回顾

 “伪养生”终难长久

 工业氧医用 儿童怎堪如此遭罪?

 制药企业环保屡撞红线

 海普瑞的十年“创富梦想”

 药价虚高 暴利落水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