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 中药老传统遇上了新“硫”量
 
      新《药典》规定,除了矿物来源的中草药材,中药材及饮片中亚硫酸盐残留量不得超过150毫克/千克,山药、天冬、天麻等10种中药材及其饮片中亚硫酸盐残留量不得超过400毫克/千克。
 
政策刺激 中医药海外受益
 
      1月16日,2014年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在京召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会上指出,中医药海外发展,要立足于服务我国公共外交、经济外交,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促进我国开放型经济发展。要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在统筹“走出去”、“请进来”基础上,优先发展面向海外的服务。

 

本期看点:中药材跨年起伏路

 

疯狂三七:农民一夜暴富买保时捷
      那一年,王堂出售三七,曾在一个小时内,连续加价三次,涨了15元后,还是有人来买。3亩多地,给王堂带来7万元左右的利润

 

鲜人参:货源少需求大价格翻番
      13年人参价格从五六月份开始小幅上涨,到9月份今年的鲜参下来后价格直线上升,超乎参农、经销商和应用企业的预料。

 

阿胶:东阿和同仁堂相继涨价
      在东阿阿胶14日晚公告阿胶块出厂价上调19%后,15日同仁堂也向中国证券报记者确认其阿胶块零售价已上调30.14%,新一轮阿胶提价竞赛再次开启。

 

元胡:中药镇痛可取代吗啡
      中国和美国研究人员说,他们从传统中药材延胡索(又名元胡)中找到并确认一个新的镇痛活性成分,以此为基础或许可研制出副作用小、无成瘾性的止痛药。

 

市场聚焦:三七价格一路飙升 盗七者疯狂采挖

     
        带上砍刀与大棒,设计几个凶狠表情,登上载满“自己人”的皮卡。在云南文山,这不是去拍电影,很有可能是去采挖三七。三七长在地下,一块地即便重复采挖3次,也只能收获90%。剩下的往往被周边村民强挖,“盗七”之名由此而来。一采一盗,冲突不断。疯长的行情无法阻止疯狂的人群。  
     
     2013年10月2日,建水青龙镇水塘村,大雾在中午慢慢散去,七农王麟松采挖最后20亩三七时,发现已被遮阳棚外的盗七者四面合围。从第一天开始采挖大七到最后收尾四天时间内,聚集了足有300人的盗七者,他们骑着摩托从四面八方赶来,有背着孩子的妇女,也有不及锄头高的孩子。
      一名十几岁的中学生也加入了盗七者的队伍,他埋着头躲在七棚的一处撕开的边缘偷挖三七,完全没注意记者拍摄的镜头。
     一名盗七者甚至说:“三七老板那么多钱,他们挖完了大七我才去挖,我也没去抢啊。”
 
     上午12点10分,王麟松组织采挖队伍迅速抢收尚未挖掘完的大七,他担心几十人的采挖队伍根本无法阻挡几百个盗七者。被雇来的当地人负责安抚、劝阻遮阳棚外的盗七者;另一些则露出手臂上的肌肉,用刀砍削木棒,以示锋利。
 
     一名工人手持砍刀蹲在撕烂的七棚旁,试图阻拦这些跃跃欲试冲进七地的盗七者。但盗七者则认为,头上的刀锋不敢、也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侥幸与贪婪战胜了本应有的恐惧,为了成功盗七,大家拼了,即使白天不能得手,夜幕降临,盗七者更加猖獗。
 
     下午3点,工人们再也无法安抚住盗七者,他们一股脑冲进七地,疯狂挖掘留在七地中还未被采挖完的三七。2012年开始,随着三七价格一路飙升,盗七的情况频发发生,但却从未消停,当地派出所警方曾多次出面阻止,但盗七情况根本无法有效制止。
 
     一名盗七着背着孩子在地里盗采三七。这一天,运气好的盗七者挖到了1公斤左右的鲜七,市场价近200元,更多的人仅有几十元的收成,甚至一无所获。面对挥舞着大刀的“护七”工人,背上的孩子是否有一丝恐惧?
 
     三七又名田七,为伞形目五加科植物,主要分布于云南、广西、江西、四川等地,是我国一种重要的中药材,也是云南白药、血塞通等药物的重要原材料。2009年以来的5年间,种售三七,一度似乎成为了任何人都能赚钱的买卖,这源于其价格的不断上涨。
 
     三七老板王麟松(右)一言不发,2013年下半年三七质量大不如前,价格下跌,盗七者的疯狂,都让他苦恼不已。家里一位远房亲戚(左)专门负责看护七地。盗七者一天的疯狂已让王损失约12万。传说,2012年有七农为阻止盗七曾闹出人命。

 

大盘走势预测: 四大因素交织 药市波澜再起

     
        2014年中药材行情整体稳中有降。但在行业改革、治理不断深入的前提下,2014年注定不会是个平静年。  
     
中长期规划
      酝酿了近两年的国家中药材产业中长期规划,有望在上半年正式定稿。建设中药材现代生产供应保障体系,必将成为整个规划中的重中之重;而信息服务平台、药材资源动态监测、电子商务平台和仓储物流平台应成为该体系的核心内容。而呼吁了多年的中药材保险、战略储备等措施也有可能出台。
市场净化
      作为市场经济初阶段产物的传统中药材市场,已完成行业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时代任务,其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只剩下时间问题。但在新的流通体系尚未完全建立现状下,不断加强对传统中药材市场的整顿、严管和净化将成为常态。因而,粗放、落后的传统贸易方式日子将越来越难过。
资本介入
       药市俗语云:“行商不如坐商,坐商不如卧商”。在以“行商、坐商”为特征的传统贸易模式日薄西山的背景下,以囤积炒作为盈利手段的“卧商经营”方式将愈演愈烈。加上大企业、外部游资的强势介入,中药材原料供应保障将面临严峻挑战。这种业态,一方面会倒逼用药企业走向生产源头,以产销对接、生产基地方式来保障自身原料供应;另一方面,也会维持中药材原料价格相对高位运行,不至于再次陷入“大上大下”的历史怪圈。
全链运作
       中药原料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资本介入行业的强烈渴求,都将刺激有识企业及早打通中药产业全产业链,利用现代电子商务平台、融资平台等手段将资源、金融、销售等充分整合架构,最终打造中医药行业的“航空母舰”。大健康时代正以爆炸式增长态势扑面而来,中医药行业因而也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良机。面对机遇,作为物质基础的原料供应端远没做好准备。但从2013年诸多正能量来看,积弊正在发展中不断得到解决;2014年这种正能量必将被加速放大,进一步推进行业的提档升级。
     
        预测在2014年5月随着市场淡季到来,行情出现下滑在所难免,淡季之中指数整体向下震荡调整。大盘受到2013年市场整体复苏的短时刺激,加上热点因素的适时出现,在2014年中期仍有向上回暖的势头。预测在2014年10月以后,一方面,因为2013年市场价格复苏会使部分家种1年生品种产量重新激增;另一方面,部分野生资源尚未匮乏,2013年过高的价格会刺激农户积极采收。预计在2014年10月相关产量大幅增加后,中药指数将再次出现短时下调。  
     

 

畅所欲言: 为中药材市场有序发展建言献策